Laceration

写点小文❤画点小图

【蝙超/BS】Kryptonian Treatment.下.

#建立在阿卡姆游戏基础上的AU,讲述骑士陨落之夜发生后的事情。前情见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傻白甜又腻歪的第三部分,夹带了一点乐高,终于完结了,一万字写了一个月,质控和节奏都一塌糊涂,我大概是个假的写手,以后再也不拖短篇了……

“闭上眼睛。”

你要把我惯坏了,甚至不算是抗议,布鲁斯含糊地嘟囔,阖上双眼——他几乎是漂浮着躺在浴缸里,享受热水和泡沫,以及克拉克在他头发上鼓捣出的温柔抚弄。

“要知道,普通亿万富翁绝对享受不到超人的服务。”

“是啊,我真该收你点钱。”

克拉克掐了一把他的耳朵,把一块温柔的毛巾敷在布鲁斯脸上,又搓揉了几下他光溜溜的下巴:“下次再帮你刮胡子好了。”

“你这么确定我愿意把最脆弱的部分暴露给你?”

“啊……我以为我已经充分了解过你——”眼帘上模糊的光斑被充满威胁的阴影全然覆盖,而威胁本身无疑正笼罩在他身体上,一只手不怀好意地伸进泡沫之中,“——脆弱的部分了。”

拜托了,亲爱的,就算是我也是有极限的。布鲁斯情真意切地用双手逮住了恋人毫不客气的那只。

我当然只是在开玩笑了,蜜糖。克拉克咯咯笑着抠了抠他的手心,在他的下巴上响亮地啾了一下。

“但我确实想对你提出一些要求,布鲁斯。下次如果又做了噩梦,告诉我好吗?别瞒着我,别让我担心。”

“……那只是梦。”

克拉克细致地把他湿漉漉的头发全部往后拨弄过去,用毛巾盖住了它们。

“小丑很可能还存在于你的体内。梦境或是幻觉,别让他有机可乘。”

是小丑吗?又或是蝙蝠侠呢?

噩梦,愤怒,仇恨,恶意,贪婪……恐惧,那本来就是我的一部分。

一些念头在布鲁斯脑袋里转动,一定是他的眼睛泄露了什么,克拉克才会突然把他的整个脑袋都紧紧按在自己怀里,就跟在危险面前把幼鸟塞到肚子下面的帝企鹅一样笨拙而有效。

“别苛责自己,布鲁斯。你是我见过的英雄之中最棒的一个。”超人赞扬了他,克拉克又若无其事地开始帮他擦干头发,“当然,超人还是要比你棒一点。”

蝙蝠侠宽容地没有反驳。

 

 

他的面前投影着一些非常眼熟的水墨画。

“请描述您所看到的东西。”人工智能公事公办,温言软语地要求道。

“蝴蝶,云,两个人在跳舞,”布鲁斯心不在焉地咬下一块卷饼,“我做过罗夏测试,堡垒,不过我很好奇你怎么知道这个?”

“学无止境,先生。”

“太好了,一定要答应我别随便看电影,尤其不要看终结者好吗?”

“都听您的,先生,这次测验终止。希望下次能用新的办法帮助您。”

这机器几乎就和它的主人一样好,虽然两者都该被划入外星威胁的范畴。布鲁斯全然放松地瘫在悬浮椅上,舔了舔自己指尖沾染的酱汁。他没去留意一两颗玉米粒掉在了地上,却被闻风而来的扫地机吸引了注意力。这台机器无疑就是跟着自己晨跑那一台,因为克拉克在听了布鲁斯抱怨之后笑了半个小时,修改了它的运行模式,还在它的头顶上贴了个胖乎乎的蝙蝠贴纸。真是坏心眼。

“又是你。”

机器人自顾自勤恳工作,并不理会他。

计上心来,百无聊赖的孤堡访客,从盘子里捡起一颗豌豆,丢了出去——扫地机停顿了几秒钟,立刻追了上去。真像只忠心耿耿的矮脚狗。

于是布鲁斯兴致勃勃地丢出了第二颗,第三颗。这件事的有趣程度真是……难以用语言表达。他看着小机器人满地乱跑,十分遗憾手边已经不剩什么可以丢的东西——

“好啊,你又在欺负我的员工。”

站在客房门廊处的,穿着老土西装戴着黑框眼镜的克拉克,不知道为何竟让他感到一阵亲切。如此说来距离好情人老老实实穿着——裤子的场合也过去一段时间了,布鲁斯真有点想念这身暴殄天物的打扮和克拉克带来的大都会尘嚣。

“欢迎回来,亲爱的,”布鲁斯打趣道,扮演他的懒惰家庭主妇形象,“工作怎么样?心情好吗?今天没有余兴节目吗?”

“什么——哦,我忘了,今天发生了两起连环车祸,三次抢劫,而且还是我的截稿日。”克拉克摘下眼镜,难掩疲惫地捏了捏鼻梁,“最可怕的是佩里——他暴躁得就差没派我去追踪蝙蝠侠,写不出采访就炒我鱿鱼了。”

“我可真不知道你该怎么办呢。”布鲁斯情真意切地陪他一起发愁,拿起桌上的水果啃了一口。见鬼,又是那种他连名字都叫不出来的氪星作物,味道甜得像一百个克拉克的总和,需要极大的意志力才能咽下去。

“还好明天我就该休息了。”洋溢着小市民的快乐,克拉克高高兴兴地同他共进晚餐,“今晚我们轻松点怎么样,看个电影——啊,我有个好主意。”

好主意在餐后散步结束之后正式揭晓:克拉克兴致勃勃地从仓库里扛出了一盒……飞行棋。

“盒子里装的是游戏道具,”克拉克把他拉到一台巨大的桌式终端前坐下,“亚洲几个年轻人塞给我的,说是他们工作室的纪念品,市面上买不到。”他把游戏货币和骰子分给布鲁斯,这些“钱”除了大小同美元等比,手感还不错之外,和小孩子的玩意儿根本没啥区别。克拉克在终端上鼓捣了几下,某种程序启动了,一座繁荣的城市在平面上立体成像,看上去非常逼真,天空中挂着一个圆圆的太阳,时不时还有群鸟飞过。

“我把他们送的游戏软件拿给孤堡加工了一下,就可以这么玩啦。”克拉克高高兴兴地召唤了自己的游戏角色。见鬼,竟然是个乐高蝙蝠侠,一个乐高超人毫无悬念地出现在了布鲁斯面前,朝他挥了挥短短的手臂。

“……克拉克,其实你很闲对吧。”

“……我开局啦!”

 

关于布鲁斯.韦恩的误解有很多种,比如这一条:他的钱全是别人挣来的。

“事实上,我是一位很不错的企业家,运气也很不错。”即使在游戏中也跻身亿万富翁之列的男人叹了口气,从竞争对手颤抖的手里拿走了最后一张钞票——同时,他的乐高超人从闷闷不乐的乐高蝙蝠侠手里抢走了地契,趾高气扬地飞到了地标建筑(原型大概是帝国大厦)顶上,这座大楼立刻和布鲁斯名下的其他战利品一起变成了非常阴暗非常蝙蝠侠的——黑色。

克拉克已经身无分文,只剩一栋小楼房了——那恰好是所报社,乐高超人正虎视眈眈地绕着屋顶一圈圈地飞,顺便躲开乐高蝙蝠侠朝它丢过去的飞镖。

这个游戏真是附带了一大堆多余的功能。

仿佛骰子上寄宿着恶魔一样,克拉克心惊胆战地轻轻把它丢了出去……然后输掉了自己最后一点产业。

“——不!你不能抢走星球日报(哈,连名字都取好了)!我可以给你钱!”

克拉克.完全破产.肯特悲痛而徒劳地用手护着投影,看上去可怜得铁石心肠的人都会动容。但是你又能给我什么呢?布鲁斯冷酷地打量他,目光慢慢变为若有所思。

“嗯,那就按老办法来吧,”资本家抽出了一张钞票,“脱一件衣服,我给你一千万。”

克拉克肉眼可见地变成了一座石雕。

“怎么,嫌少吗?那么,我出两千万买你的涤纶西装外套如何。”

“……是羊毛的。”

“那就三千万,你自己看着办吧。”

 

就这样,凝聚着社会阴暗面的几回合过去之后,克拉克的报社和玩具人仍然屹立在原地。

虽然钱已经输光了,连同所有的衣服一起。

自暴自弃的竞争对手选择对房地产大亨投怀送抱,他们度过了一个极端堕落,纸醉金迷的夜晚。

 

 

在睁开眼之前便有所察觉的,与众不同的清晨,布鲁斯醒来了。

他在医疗仪器里入睡,却在床上恢复了意识。一束阳光穿过外星水晶,将空旷的卧室照亮,把一丝轻微的悸动注射进他残余的睡意——为他做了这一切的人并不在身边,微微有些凹陷的被窝里还残留着体温。

“我昨晚并没有做梦,”他在饭桌上向堡垒提问,“这件事之前没有发生过。是药物的原因吗?”

“主人在您的疗程结束之后,帮助您进行了转移。”女声回答,“您的指标一切正常,请不必担心。”

“我不是在抱怨——等等,我的疗程结束了?”

“是的,您可以随时离开。”

“你是在赶我走吗?”布鲁斯忍俊不禁道。

“只是提出一种可能性,我和我的主人都非常乐意您继续停留。”氪星科技明显已经适应了他的说话模式,回答得滴水不漏——但它是对的。

不管是蝙蝠侠还是布鲁斯.韦恩都不该永远这样躲藏在超人或是克拉克.肯特的温柔乡里。这是极端不负责任的,对……所有的一切而言。布鲁斯思考着,即使没有光源打在他英俊的脸上,那里也盘踞起了一层淡淡的阴影,就像他每一天,每一个小时,每分每秒都会做的那样,他思考着,无穷的问题和解答……

“主人希望您能帮助他一同捕鱼。”

“——什么?”

 

氪星人为他准备的装备是一件连身衣,轻巧又暖和。

如果它不是长着毫无必要的长长白色绒毛和一对熊耳朵就好了。手心和脚底部分做的防滑和肉垫也没有什么两样,这真的不是恶趣味吗。

仿佛一只人立北极熊的哥谭首富,久违地走出了堡垒,相对于极圈而言非常平静的天空下,氪星工程车载着他一路疾行,瞬间便抵达了结着厚重冰层的海面。

除了在冰天雪地里一丝不挂,和普通渔民并没有区别的克拉克趴在冰洞边缘上,向布鲁斯招了招手。

“我昨天就监测到了一支鱼群在往这个方向前进,”一本正经地讲解着,克拉克开始缓慢地下沉,“它们马上就到了,准备好哦布鲁斯。”

准备什么?

甚至还没来得及提问,布鲁斯的眼前便闪现出一道快速逼近的残影,他的运动神经瞬间做出了应对,挥动着他的手——熊掌——把那条肥美鲜活的鲑鱼一掌拍到了雪地上。

鲑鱼挣扎了几下便结成了冰。

而氪星人笑容满面地放下了手中的终端。

“真是张棒极了的照片,亲爱的,”他在熊的怒视下泰然自若地鼓捣着那东西,“我相信阿尔弗雷德会喜欢的。”

“阿尔弗雷德会更喜欢你赏光吃个便饭,”布鲁斯若无其事地拉下了口罩,呼出一口清爽的白气,“和我一起。”

克拉克转向他,瞪大了眼睛,嘴唇微微张开,像是要说一声:哦。

 

哦,你要走了。哦,你恢复了,但会不会太性急了一些。哦,你这么固执,我并不会徒劳阻止你。

 

最终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把满脸的柔和表情埋进了长长的绒毛里,心满意足地蹭了蹭。

“我一直在想,你有没有兴趣和我以及其他英雄联合起来,我们可以组成一个联盟,之类的。”

“如果你们答应不贸然插手哥谭的话。”

“哈!我也不会放任一只黑漆漆的蝙蝠在大都会飞来飞去!”

“那么,让我们祈祷你来求我帮忙的那一天永远也不会到来,”明知道氪星人一点都不冷,甚至暖烘烘的,布鲁斯还是用绒毛把他裹得更紧了一点,“……我爱你。”

“真好,”克拉克把鼻尖贴在他额头上,暖洋洋地叹着气,“如果你跟我道谢,我大概会生气到一个人吃完这些鲑鱼……嗯,布鲁斯……

“这件衣服其实是有裤链的,你想不想……”增添了几分旖旎气息的呼气声逐渐逼近了布鲁斯的嘴唇,“我保证你身体的任何一部分都不会受冻……”

布鲁斯诚实地思考了几秒钟,才回答克拉克:

“作为一头北极熊,我确实不介意被卫星拍到我正在【】一个男人。”

 

 

END

 

 

提着熊和鱼飞回堡垒的超人突然意识到:这周围都有屏障,卫星拍得到个啥啊!

又被骗了!生气!

 

Ps 两人玩的游戏原型是大富翁,真好玩啊,大富翁……
@瓦咩 许诺的洗头发完成啦

评论(29)

热度(204)

©Lacerat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