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eration

写点小文❤画点小图

【蝙超/BS】Kryptonian Treatment.上.

 #祝超棒的蝙蝠侠生日快乐。【虽然生贺只有一半嘤嘤嘤

#建立在阿卡姆游戏基础上的AU,讲述骑士陨落之夜发生后的事情。为防止剧透无辜群众不详细描述游戏剧情,总之阿卡姆老爷受到了非常多的磨难和煎熬却仍然屹立不倒。本文设定是世上有超级英雄但无正义联盟,蝙超是一对交往多时的恋人。饱受创伤的布鲁斯在他的克拉克那里得到了非常非常多的治愈。

#肉渣渣的R18,大量女装PLAY出没,请注意避雷嗷

 

    “你无法想象,这对我而言有多么重要。”卡尔轻声细语,仿佛面对着什么易碎脆弱的东西,他的手臂环住布鲁斯,一个亲密而保护的姿态。“你愿意来找我求助,我真的很高兴。”

布鲁斯,被迫从肩上卸下了哥谭,又深知在地球的科技水平下,自己体内的小丑血液无法根除——所以向同为英雄,值得信任的超人求助,成为了他符合逻辑的选择。而这种举动,也可被理解为向恋人寻求帮助,听上去天经地义得有如自我催眠一般……实在是非常新颖的体验,他还以为会更难接受呢。

“我已经不是蝙蝠侠了。”他靠在卡尔——超人——克拉克坚实的胸口上,“蝙蝠侠死去了。”

他的敌人抹杀了蝙蝠的恐怖和震慑,而他亲手烧毁了蝙蝠的秘密和弱点,留下的只是一些附着于布鲁斯.韦恩的碎片罢了。

“胡说,”克拉克蹭过来,在他皱着的眉间落下一吻,“他就在我怀里,不是吗?”

 

 

Kryptonian Treatment

 

 

 

 “在你的治疗开始之前,我们应该一起吃顿晚饭。让我为你做点什么吧。”

克拉克提议道,堡垒的智能管家殷勤飘过来,用氪星语流利报出一长串名字。

“别逼我吃上次那种奇怪的水果就好。”

“多么不知感恩!”主人故作姿态地推开他,故意背对着宾客在屏幕上选起了食材——毕竟氪星之子拥有绝对零度的冷库,还有一整个星际植物园,以及大自然丰富的动物储备……见鬼,孤独堡垒真是个好地方。

“如果你真有那么多要求,来帮我挑选怎么样。”

布鲁斯闻言勉强挪动了一下,他从背后环住克拉克,把下巴搁在他宽阔的肩膀上。这感觉真的……很不坏。

“什么都可以。”他迟疑了一下,放低声音,“有你在就好。”

克拉克在他手背上安抚而克制地轻轻拍了拍。

作为一名雄性氪星人,克拉克似乎被地球的一部分男性传染了敷衍的毛病。为你做饭?意思是在面板上输入几个指令,把一切活路丢给机械,然后飘然离去。如果布鲁斯足够坚持,克拉克大概会用热视线煎两个蛋搪塞他。要不是克拉克已经无迹可寻,布鲁斯大概还会抱怨几句,退而求其次,他把机器人摆好的餐具拨乱,然后兴致勃勃地看着它再收拾一次。又一次。

话说回来,抛开克拉克播放的轻音乐不谈,这地方安静得有点反常。

克拉克应该是养着一只狗的。氪星生物,和布鲁斯不怎么对盘,所以它是被送到堪萨斯去了……为了给患者制造良好的疗养环境。真是细腻的思维啊,布鲁斯心不在焉地想着,百无聊赖和机械手臂争夺起一只汤匙,直到对方的力道突然加重,汤匙在空中划过一道利落的抛物线下坠,落进氪星人张开的手心里。

“如果孤堡的系统突然转而反对我,那一定都是你的错。”

 

他略显嗔怒地瞄着布鲁斯,蓝色双眼旁散落几缕打着卷的黑发,它们被一顶样式简洁的头冠压在下面。克拉克穿着一件……类似于长袍的红色民族服装,高领,两侧从肩部开叉,前胸后背两块长长的和披风质地相似的织物垂坠感十足,完全凸显出了其中穿着黑色紧身连体衣的躯体线条。

这副模样竟然同时溢满了难以形容的庄重和情色。

“欢迎来到孤堡,布鲁斯,”克拉克用氪星语致辞,又顺畅切回他的第二母语,“这可是我能找到最正式的衣服了,你觉得怎么样?不会怠慢你吧?”

里面那件。其实有点多余。

但布鲁斯成功地把这句台词保留到了他们都酒足饭饱,完全消食之后。总之,他们成功地——愉快地——就着一张长桌和少许水果,把氪星礼服和其他的一些东西,都开发出了全新的用途。

那种愉快和放松一直持续到布鲁斯躺进了治疗舱,他的主治医生——仍然是全luo的,只剩一半的长袍草草裹在身体上最后一次检查完所有流程,才俯下身吻了吻他嘴唇上尚未褪去的热度。

“今晚我会在这里陪着你,”克拉克的声音在透明舱门关闭之后,变得遥远而难以辨认,“睡吧。”

他闭上眼睛,光线被阻隔,却仍然带来模糊的亮度,是黑暗的……却并不完全黑暗,一切朦胧而令人生畏的不可视之物藏匿在他目力所不能及的地方。不管他如何地努力了,挣扎了,它们也仍然存在。

他的心跳稳健而沉重地跳动着,最后,连那节奏也似乎远去了。

 

 

“早上好,布鲁斯。你的治疗进行得很顺利,不用担心,我去上班了。早饭在桌上,有什么需要的东西请一定要告诉我。”

克拉克的声音在他走出医疗舱,光脚站上地面时,清晰地回荡在整个大厅之中。带来这段留言的机械管家同样端来了早饭。

“你可以在地图上看到堡垒对你开放的所有区域,我保证那些不能进去的房间里也没什么蓝胡子的秘密,只是我曾经弄丢了一两只非常难搞的外星生物……总之在我想到办法之前门还是关着比较好……唉……”

布鲁斯被一口橙汁和这个消息呛得大声咳嗽。他瞪着地图,下定决心不要被卷进任何恐怖片剧情之中。哪怕,他此刻不太清醒的大脑正涌动一股跃跃欲试的荒唐念头。因为氪星技术也有局限性,他的疗程仍带有不少副作用,有趣的是,他并不像以往疗伤时那般头晕或者虚弱,反而精力旺盛,躁动不安,注意力严重的无法集中。他需要做些什么来让自己冷静下来。

医疗终端用女声同他平和交流,询问他的感受,并时不时温言软语加以鼓励和安慰。布鲁斯也像个配合的病人一样,有问必答,最后,他主动咨询自己的治疗期可有什么禁止事项。

出乎意料,终端似乎在鼓励他去冒险:治疗加快了他的新陈代谢,而借助运动把这些多余的精力宣泄掉并不是什么坏事。

所以在规划好路线之后,布鲁斯在空荡荡的堡垒之中,开始了晨跑。自从披上斗篷,或许这是第一次的,他不需要去在意哥谭现在是几点钟,寒冷的黑夜是否已经过去,空气中传来的杂音是枪声还是汽车回火……那些和他原本也并无关系的人民是存活,还是已经死去。

脚步声在堡垒完美的白色墙壁间回响着,回响着。

直到他停下来,喘着气,用毛巾拭去汗水,某种嗡嗡的声音仍然在继续。并不是幻觉。他低下头,看到一个圆圆的清洁机器人正沿着他跑过的地面一路工作,擦净他洒落的汗水。

这可真的有点冒犯人了,小机器。

“你知道,这样很不礼貌。”布鲁斯颇有些受伤地蹲下来告诉它,“我是人类,人类流汗是天经地义的。”

扫地机嗡嗡工作,并不理会他。

 

 

他是被人唤醒的。

大概是早晨消耗体力过度,午饭后,布鲁斯难以抵抗地被睡意捕获,无知无觉度过了好几个小时。以至于他睁开眼睛时,已经是深夜……嗯?

挡在眼前的黑暗不是夜色,而是一双暖和的大手。是克拉克。

“我把稿子带回家然后早退了,”男朋友捂着他的眼睛宣布,“收到你的体检报告之后,我还是很担心。医疗系统从来没有治疗过人类,而氪星和地球文化差异很大,我认为它并不能诊断出你情绪上的低落,所以我决定,在疗程结束之前,尽我所能地让你高兴一点。”

布鲁斯突然有些说不出话来。

“……我没有低落。”

“是啦,你只是在做你自己,阴郁大蝙蝠。”仍然不肯放开手,克拉克又轻又快地在他下唇上啄了一口,“我按照自己的方式安排了一下,你要是能喜欢就好了——”

眼前的遮蔽移开了,出现一副……难以形容的美妙景色。

小车车

TBC

ps 下流话来自五十度灰

评论(27)

热度(164)

©Lacerat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