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eration

写点小文❤画点小图

【蝙超+大米】My Sweet Little Pony

#感谢万能的魔法,把超人变成了小马๑•́₃•
̀ #蝙超前提的大米和超小马亲情向傻白甜 
#OK又是兽化,庸俗,缺乏新意,但是小马真的……好萌啊啊啊啊啊啊啊 (*≧▽≦)

“我为什么一点都不吃惊。” 
蝙蝠侠嘲讽出声。 
神奇女侠,扎坦娜,黑金丝雀,女英雄们吃吃笑着散开来,露出被围在中间,垂头丧气的小动物:一头小矮马……不是幼马,来自英伦群岛那种发育成熟了背高也不到四英尺的短腿品种,称得上周身雪白,毛绒绒的,看上去手感非常好,长长的黑色鬃毛被女士们巧手编成了很多股麻花辫,要不是精神太过萎靡都可以拉去参展了。
超人——克拉克委屈地眨巴了几下湿漉漉的蓝眼睛,四只棕色的,玩具一样小的蹄子踩着地板踱到蝙蝠侠身边,脑袋在他的侧腰(它能够到的最高位置)蹭了蹭。蝙蝠侠想拍拍它,但还是表现出了严厉做派: “你这次又帮谁挡了魔法?” 
“咳,是我。”同样无精打采,一只手打着荧光色石膏的绿灯侠举起他那只完整的手臂,“我的忏罪书下次开会再交好吗?今天真的够操蛋的——”
“允许。”
“你这人——嘎?你同意了?” 
联盟顾问短促地点了点头,从腰带里摸出一块方糖喂给了无所事事的联盟主席,向值班的英雄们交代了一番注意事项,便大步流星地离开了。小矮马一溜小跑地跟在他后面。
“我还以为他会拒绝收容超人呢,”神奇女侠遗憾地说,“然后我就能带它去医院跟孩子玩了。” 
扎坦娜意有所指地笑了起来。
“谁知道呢,戴安娜,或许有人比那些孩子更需要超级小马。”

小矮马看上去娇小可人,但体重和负重能力都不容小觑。很遗憾超人的能力随着他被变成动物暂时消失了——蝙蝠侠不得不靠臂力把克拉克抱进蝙蝠翼的机舱,又同样艰难地把它拖出来。
“如果你的腿能再长一点,我就不需要这么吃力了。”
克拉克对他的抱怨弃之不顾,高高兴兴地跑了一圈舒展腿脚,又回到蝙蝠侠身侧,在他的神奇腰带上热切地磨蹭着鼻子。 如果是在其他情境下,这倒是个性感的举动。 
“没有方糖了——刚才那些是我从茶水间拿的,”摘下头罩,干脆席地而坐的布鲁斯伸出手,从竖起的耳朵一路往下,手指顺着马鬃辫缓慢地拆开它们,让小马变得更加毛绒绒的,“你的马脑袋里只剩下吃了吗,嗯?还认识我吗?” 
克拉克算不上长的马脸上露出一副约等于嫌弃的表情,它突然凑过来在布鲁斯脸上舔了一口,然后哒哒作响地跑开了。
——跑向端着托盘的阿尔弗雷德。
“方糖和胡萝卜应有尽有,克拉克先生,”阿福彬彬有礼地拿起一根萝卜喂给它,“我还为您准备了水果,就在院子里。至于您,布鲁斯老爷,一个月前哥谭的几位议员就约好了要和您共进晚餐,您现在去收拾一下自己还不算晚。” 
“……我的茶呢?” 
“您换好衣服之后再喝并不算迟,”管家铁面无情地一手拿着萝卜,一手掏出怀表看了一眼,“就当是为了韦恩企业辛勤的职员着想吧,请不要用迟到辱没了您所剩无几的名声。” 
虽然遭到了差别对待,但韦恩老爷还是昂首挺胸,充满尊严地走出了蝙蝠洞。就让那匹谄媚小马摇它的尾巴去吧……说真的,摇尾巴?它以为自己是犬科吗? 

克拉克实在是情难自禁。
变成马之后,它的思维变简单了,看到食物就想吃,看到广阔的空间就想奔跑,看到漂亮的草地——比如韦恩家的园林,就想……就想…… 
它确保周围什么人也没有,才曲起前腿,在地上快活地滚了一圈。 
唉,它的马腿真的很短,这可让打滚变得舒服多了,那些长腿的马打滚不难受吗,它真同情它们—— 
——在超人的意识深处,被暂时封印的理智提醒它,这种情况不太正常,它应该有更多忧患意识才对……但是,哦!它的脑袋旁边有一颗蒲公英呢。
超级小马立刻喷出一股鼻息,把花球吹成一朵朵白色的小伞,在它们的包围下又畅快地滚了一圈。 反正……有什么事情就让人类来操心吧。 
它精神抖擞地站起来,抖了抖身上的草屑,兴致昂扬地轻轻跳了跳。不远处有一座喷泉,它打算把自己的鼻子埋到水里吹几个泡泡……那里的水比不上堪萨斯的小溪甜美,但也可以将就啦——它转过头,便僵在了原地。 
在距离它不到二十英尺的位置,匍匐着一个……男孩。看体型不超过十二岁,但浑身凝聚着非常可怕的气息,比狼和熊还要可怕,一双捕猎者的眼睛灼灼发亮,吓得它一动也不敢动——就在刚在,它却连这男孩的存在都不知道! 
它的马脑袋努力转动,终于回忆起这孩子的身份:达米安.韦恩,布鲁斯的儿子(但这个认知并没有让它感到宽慰)。
达米安发现自己曝光了,连表情都没变一下,而是将手探到背后,摸出了一卷绳索,那是……
套马绳啊! 
克拉克当机立断,拔腿就跑,朝着韦恩大宅狂奔。
达米安紧紧地追在后面。
这种时候,克拉克终于意识到,长腿果然还是有好处的——那个男孩的腿都比它的马腿要长!要不是它有四条腿,早就被追上了!
……没被追上也够可怕的!为什么达米安拿套索丢它的姿势这么标准啊!这孩子平日里到底在学些什么呀! 
在不断躲闪,一路狂奔的克拉克面前出现了韦恩家的侧门,谢天谢地阿尔弗雷德正站在那里,目前不会说话的克拉克非常希望管家能一眼就看穿自己的危机——
“请小心家具,克拉克先生。”阿福处变不惊地往一旁挪了挪,任凭刹不住车的超级小马窜进了门廊。
……不对啊!一般情况不是要阻止追我的人吗!
毫无选择只得继续逃跑,它凭借对韦恩家的熟悉,在达米安紧紧追在后面(那是什么声音?什么碎了?)的情况下成功地逃进了——后院,修剪得非常整齐的草坪上坐落着壮丽的园林景观,万能管家亲手打造的灌木雕塑作品,有着古典流派的抽象审美……克拉克脑海里某处有个声音告诉它:弄坏这些植物你就死定了!
但它还是决定赌一把,于是赶在达米安追来之前,克拉克小心翼翼地把自己塞进了两处灌木之间的,一个不大不小,三面都有遮蔽的空隙。
它赌赢了。
“见鬼!”达米安在草坪边缘刹住车,像只狮子一样愤怒地走来走去,寻找破绽,“潘尼沃斯禁止我进草坪!你运气真好!”
大宅里遥遥地传来一声“我真高兴您遵守了纪律,达米安少爷”。
剧烈运动之后,虽然游刃有余,但还是露出一丝疲态的男孩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眼神仍然灼灼发亮,却多了很多欣赏的情绪,他盯着克拉克,几乎目不转睛:
“看看你,多聪明!多健壮!你一定是父亲专门为我挑选的,和其他动物完全不同!”
唉,克拉克不自在地想,这大概是因为今早上我还是个人。
“它们都臣服于我,太轻易了,你却不同——我一定会驯服你,好好地锻炼你!”
发表完演讲的达米安看上去就像要扑上来了,克拉克警戒着,男孩却只是转过身,大步流星(姿态有些像他爸爸)地走开了,小小的背影消失在门廊深处。
克拉克闷闷不乐地把头搁到蹄子上,它没有休息好,又饿,又渴,也不敢吃周围的叶片……它用鼻子翻找了一会儿,找出几个野草莓来吃掉,却只是更饿了。
快点回来吧……它向韦恩家的主人许愿。
有什么东西在它眼角一闪而过。
那滚动过来,停在它嘴边的是一块雪白,诱人的方糖……不远处有第二块,第三块,第四块,更多的方糖等距离,迷人地排列着,形成一条再明显不过的直线,一直通往达米安脚下。
哼,这种招数只能对付普通的动物,果然还是个孩子,克拉克在心里暗笑着,我才不会上当,我只吃这一颗。
它把最近的那颗糖卷到嘴里,快活地咀嚼了一次,两次,三……次……
黑暗铺天盖地笼罩下来。
……太小看他了!
残余的意识哀鸣着:
不愧是蝙蝠侠的孩子……

#

作为动物,克拉克的睡眠非常轻松。
安静,暖和,无知无觉,醒来只觉得满足又愉快,以至于它花了好些时间才意识到自己正瘫倒在一间小木屋里,身上披着毯子,一旁站着……达米安.韦恩。
哦,它被药倒了。
达米安皱着眉头,看着它慢慢瞪大蓝眼睛,任凭它挣扎着站起来,做出一副要夺门而出的姿势,却什么也没做,只是轻声嘟囔了一句。
“我也不想给你下药,”男孩试探着伸出手,手里有一把圆圆的梳子,他开始慢慢梳理克拉克身上的毛发……唉,实在是太舒服了,“现在你不要跑了,好吗?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它有些不知所措,只好站在原地。男孩一边精心打理它的鬃毛,一边为它提来了一桶水,克拉克实在是太渴了,它姑且相信这些水是无害的,赶紧将马嘴探了进去。
真好喝啊……克拉克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两个耳朵都舒畅得竖起来了。
“我配置的营养剂最棒了,”达米安骄傲地拍拍它,手法非常老练,“我懂马,你一定能长得更加结实。虽然不能长得更高。”
克拉克不满地用鼻子吹了几个泡泡。
“别误会,我没想过让你当坐骑或者工作什么的,”达米安解释道,继续技巧高超地按摩它,“比赛也可以不参加,你只要留在这里,陪陪我……就好了。”
克拉克侧过头,静静地看着男孩。
他不是没有从布鲁斯那里听过这孩子的事情。半个韦恩,半个奥古,叛逆的男孩,凶狠的罗宾,拥有普通孩子望尘莫及的背景和复杂的过去……但此刻站在它面前的,也只是个有些孤独的孩子。
“是父亲把你送给我的,所以你一定是最棒的。”达米安自信地拍了拍它的脖子,声音里带着一丝难以掩饰的眷恋。
……他就像其他的孩子一样,深爱自己的父亲。
魔法十几个小时之后就会解除,到时候这孩子会失望,愤怒……但是管他呢,就让人类去操心吧,超级小马可不能放着需要陪伴的孩子不管。
克拉克欢叫了一声,摇晃起自己的鬃毛,用额头轻轻顶了顶达米安的脸,再明显不过地抛出了橄榄枝——男孩偏深的皮肤上浮起一层快活的红晕,他终于像是自己的同龄人一样,笑了起来。

#

布鲁斯往窗外看了一眼。便再也无法挪开视线。
他难以置信地凑到窗台上,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景象:达米安正骑在超级小马背上,一人一马,自由自在地跑来跑去,他不用望远镜也能看到儿子脸上明亮的表情。
"真不敢相信,超人做不到的事情一匹马却做到了。"蝙蝠侠感慨地摇了摇头,欣慰的表情却很快暗淡下来,"……真不愿去想我即将告诉他的东西。"
"真相?"
"不,阿福,我的儿子已经有太多的……只是告诉他这不是属于他的马,必须还给别人,"父亲的声音越来越低,"我是个糟糕的父亲。他会原谅我吗?"
"他爱您,老爷。"阿尔弗雷德温和地说,"爱总是能解决问题——而且,您也不是孤军奋战。"
布鲁斯看着庭院里的小骑士和小矮马,冷峻的嘴角终于软化成一个笑容。
"我真希望他还没给它取名字,"父亲低声许愿道,"我真希望。"

#

距离超人遭遇魔法的事件已经过去了一周,世界正常运转。
对此一无所知,照常放学回家,踏着一贯步伐大步流星穿过草坪的达米安,突然听到了一声造作的咳嗽。
“谁允许你来我家?”他转过身去对峙不请自来的外星人,想说的话却卡在了喉咙里。
超人怀里小心翼翼搂着的,是一匹通体纯白,鬃毛纯黑的小马驹,可能只有一个月大,长着褐色的大眼睛和长长的腿,长大之后会成为一匹了不起的骏马——它的后腿打着石膏,这让达米安呼吸一紧。
“它被族群弄丢了,我发现了它,却不知道怎么照顾,”超人虚情假意的嗓音听上去第一次这么顺耳,“我听你的父亲说,你很懂马,达米安?你愿意养它吗?帮助它疗伤,把它养在你们的院子里?它失去了父母,很需要有人陪伴。”
达米安努力让自己表现得不太热情,他哼了一声,又咳了一声,含糊地表示自己不会放着不管,便带领超人向他的小木屋走去。
背对着超人的男孩,脸上露出了一丝温柔的笑容。他想:
这次,我要给它取一个响亮的名字。

END

bonus1
布鲁斯表示:我儿子都可以骑,我却不能骑?
克拉克羞愤难当,骑在他身上作威作福起来。

bonus2
“你想不想在它屁股上弄一个……可爱标志?”
“父亲??你怎么知道这种事情??”

bonus3
为什么父亲气喘吁吁?为什么儿子依赖药物?
因为超马,它有,两百公斤╮(‵▽′)╭

评论(48)

热度(251)

©Lacerat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