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eration

写点小文❤画点小图

【superbat】Batman,The Great Wizard.上.

#友情轻松向,主世界超人穿越到了一个蝙蝠侠是巫师的魔法世界

#沉迷HP不可自拔,借用魔法体系写个文自己爽,绝不商用

#本文涉及到一个包袱,该包袱结尾才会抖,又涉及到一个有些读者可能无法接受的设定,如果担心被雷可以等下篇发布了看完结尾再补【无懈可击友善脸


正常情况下,从高空坠落是不会让超人感到太过痛苦的。

但这一次他似乎是没完没了地下坠,内脏里有种不同于失重,更加冰冷又滑腻的恶心感在肆虐,一直到他后背着地,四肢发麻地瞪着眼前的星星发呆时,那稀罕的反胃感受才渐渐褪去——他小心地飘了起来,检查了一下自己,毫发无伤。

他原本正飞过哥谭的上空,却毫无缘由地掉了下来,最好的解决方案是赶在蝙蝠侠提问之前离开。超人环视了一番四周古老高耸的砖墙,直觉空气中弥漫着一丝异样感,不知道是因为他无法看透这些含铅的建筑,还是因为天空中的星星太过明亮了,几乎成了一双双严厉的瞪着他的眼睛,使得他不自在地呼吸了几次,把地表上寒冷的雾气吸进体内。

不对,有点奇怪,太安静了,又太黑暗了,仿佛除了夜色和罪恶以外还有什么其它庞大的不可视之物在这座古老的城市里游走——他该联络一下蝙蝠侠……

“昏昏倒地!”

一声低哑的怒吼撕裂了雾气,超人甚至来不及反应,便被一道冰冷的光束击中,打落在地上——这是什么武器?竟然和声音一样迅速,虽然除了让他头晕也没什么效果……在第二次攻击到来之前,超人明智地喊叫起来:

“等等!是我!蝙蝠侠!”

雾气和沉默瞬间变得浓厚起来,不由得让看不透也听不到声音的氪星人加倍警戒,虽然几个小时之前他和蝙蝠侠还一同在瞭望塔参加会议,但几个小时的时间已经足以让蝙蝠侠拿出一套完整的干掉超人的方案并予以执行(不,他多么希望自己在胡思乱想)……

“……超人,”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技术,比平时还要低哑和难以辨识的嗓音质问道,“你在我的城市干什么?”

“我只是从上空经过,不知道为什么掉了下来,”他辩解道,“你用什么打了我?感觉……很奇怪。”

沉默又回来了。想继续提问的超人突然感到一阵恍惚,许多记忆在他的脑海里飞速流过——在他已经回忆起自己养过的第一只牧羊犬舌头落在脸上那种触感时,突如其来的茫然停止了,一个漆黑高大的人影穿过雾气,站在了他的面前。

毫无疑问是蝙蝠侠的男人俯视着他,伸出一只手将他拉了起来。超人不太清楚自己是该抱怨两句还是直接就怪异现象进行提问——但他只看了一眼自己的盟友,便屏住了呼吸。

虽然装备几乎一模一样,但眼前的男人明显要……年轻,纤细一些,带给人的压迫感减轻了许多……最大的区别是,他的手里没有握着飞镖或其他武器,而是一根长长的,做工精细的……筷子。

“看来你已经发现了。”蝙蝠侠暗淡的嘴唇上露出一个略带兴味的笑容,“这不是你原来的世界。”

 

 

一番波折之后,他们行驶在了返回蝙蝠洞的路上。

这个世界的蝙蝠侠和他熟知的那位拥有许多细小区别,除了对自己讳莫如深这一部分。超人坐在比外观要舒服很多的蝙蝠车后座上(啊,这一辆竟然装备了宽敞的后座),眼睁睁看着蝙蝠侠用筷子戳了戳方向盘下面的某个位置,开启了自动驾驶,真稀罕,这一点作风也完全不同。

“我很乐意回答你的疑问,”蝙蝠侠喝着不知从哪里掏出的……药水,悠闲地直视面前的街道,这辆车行驶得异常顺利,仿佛地上没有任何凸起,那些错综复杂的狭窄巷子也完全不具有通行上的障碍,真奇怪。“在这之前,不如你先回答我的问题,点头和摇头就可以。”这样说着,蝙蝠的语气却完全是陈述性的,“卡尔.艾尔,你是个氪星人,飞船落在堪萨斯的小镇,由玛莎和乔纳森.肯特夫妇养大,从大都会大学毕业,之后进入星球日报工作——很好,”蝙蝠听不出到底是否满意地又喝了口药,“你也是超人,正义联盟的主席,管理大都会区域,能力有钢铁之躯,飞行,热视线和冰冻呼吸等等……能杀死你的东西是氪石。”

随着对这些答案做出点头的回答,超人心中压着的重量松开了,不自觉地向后靠在椅背上。看来这个世界的超人和蝙蝠侠也是同伴,这实在是谢天谢地,就算这位蝙蝠侠毫无疑问也藏了一大堆氪石……

“我接待过其他世界的访客,从你的反应来看,这种穿越也不是你的第一次经历,这样事态会方便许多。”

随着一声刺破黑夜的刹车声,他们停在了一片湖边,超人不无惊讶地发现韦恩大宅正巍峨地耸立在湖中心——四周不要说桥梁了,连一只停泊的船也没有——光顾着打量环境的他没有发现,空无一人的蝙蝠车自己动了起来,朝着蝙蝠侠再明显不过地沉下车头鞠了个躬,便转身悄无声息地开进了湖畔树林里。

“好了,接下来你做出多夸张的表情都行,”黑暗骑士已经懒得掩饰声音里浓厚的恶趣味了,“我总是很享受你们的反应……”

他抬起手腕,挥动那根筷子,它的顶端流出一丝光辉,静静地注入水面,湖面便像是摩西分海一般分开了——鱼群在两岸高耸的水墙之中自在游动着,水墙之间出现了湖底坚实的泥土,形成一条直直通向韦恩大宅的小路。

“我想你已经明白了,我和你的那位蝙蝠侠最大的区别就是——我是个巫师,”黑暗骑士转向目瞪口呆的光明之子,嘴角上翘成一个邪恶的笑容,“欢迎来到魔法世界,克拉克.肯特。”

 

 

克拉克不太清楚自己是在自主飞行,还是被布鲁斯的咒语悬在空中。

他恍惚地飘在巫师身后,麻木地看着两人背后水墙重新还原成湖泊,又听到布鲁斯对高墙下蹲守的怪兽雕像说了句“小甜饼”,它们就往左右跳开了,一个巨大的暗门,带有韦恩家纹章的厚重石门在地表上凭空出现并打开了,布鲁斯把他推了进去。

许是没考虑过车辆通行的缘故,通往蝙蝠洞的通道相对狭窄,克拉克惊恐地发现墙壁里什么电线光纤也没有,光照完全来自于漂浮在空中的——蜡烛,和几只长得像萤火虫的小生物。魔法,天啊,魔法,不断有折纸的蝴蝶和小鸟飞向布鲁斯,他展开它们读了内容,这些无疑是信纸的东西便还原成小动物,然后在空中自相残杀,全部变成了纸屑——天啊,魔法,天啊!

“虽然我对你的反应很满意,”在前方透出大厅光亮时,布鲁斯友善(?)地拦下他,提醒道,“但蝙蝠洞里的东西和你刚才所见的,完全不是一个级别,需要我给你点稳固心神的魔药吗?”

克拉克充满尊严地闭上了嘴。

“不,不需要,”他干巴巴地反对道,“我刚才只是太吃惊了,现在已经好了,真的。”

布鲁斯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闪到一边,虚伪地做出个邀请的手势。

克拉克慢慢走进了蝙蝠洞。

这是一处巨大的——和他所熟知那个秘密基地完全无从比较的空间,墙壁一路蔓延到——天空?!穹顶上乌云密布,不断有闪电划过,肯定是某种法术——在那人造天空下面,高度近似于屋顶的位置,无数的蝙蝠挂在悬空的巨大古董吊灯上,数不清的蜡烛散发出柔和有如月色的光晕,蝙蝠们轻轻抖动翅膀,像一只倒挂的交响乐队那般叽叽唱着怪诞的古典乐——布鲁斯打了个响指,它们就安静下来。

“屋顶是阿尔弗雷德的品味,我个人觉得有些太浮夸了,但他说了算……”

克拉克完全没听清布鲁斯在说些什么,那个原本放着布鲁斯战利品的角落——本来是恐龙雕塑的位置,盘踞着一头来自神话里的庞然大物,蜥蜴一般青绿却闪烁暗金色光泽的皮肤,巨大的翅膀折在背后,长出凶残利爪的四肢蜷缩着,还有长长的,倒刺突出的尾巴……这头龙睡着了,鼻孔里偶尔喷射出一两团火星。

“匈牙利树蜂,但这只是个模型,达米安的生日礼物。”布鲁斯用评论变形金刚玩具的口气埋怨道,“小男孩的爱好……”

“……它会喷火吗。”克拉克问。

“这就是为什么我把它安置在壁炉旁边。”那个漆黑的装饰着恶魔图案(恶魔时不时会挥舞几下叉子,吓跑靠近的蝙蝠)的高大壁炉燃烧着纯蓝色的熊熊火焰,堆在一旁的木柴时不时会从筐里蹦出来,排队跳进去——筐子瞬间便自动补满了。

“就像是美女与野兽一样。”克拉克几乎是感动地看着这一切。布鲁斯宽容地哼了一声,表示这倒是个很可爱的评价。

当然蝙蝠的收藏品也还是存在的,它们整齐地陈列在靠墙的高大立柜里。克拉克难以抗拒地靠近,他发现这些东西有的相当面目可憎,比如一只枯槁的握着蜡烛的手,和一串沾满黑色鲜血的蓝宝石项链,有的却神奇美丽到不可思议——

透明的玻璃罩子里下着雪,一只蛋正不断地孵化出小企鹅,它迅速地长成高大的帝企鹅并衰老,重新变回了蛋,不断循环——

装在盒子里的迷你乐队,竖琴,风琴和小提琴自动弹奏着,琴弦在振动,按键不断跳跃,奏响被玻璃阻隔的旋律——

占比最大的是武器,有一些克拉克在原来的世界也见过,它们安安静静地躺着,也有不少在捆绑着自己的绳索和铁链里拼命挣扎……

眼花缭乱,目不暇接的克拉克轻轻舒了口气,把目光转向另一处墙面。那里悬挂了一些做工精良的……扫把?扫把下面放着一口砰砰作响不断摇晃的箱子,像有什么东西想要从里面逃出来。

“这是飞天扫帚,巫师们靠它来飞行。”

“等等——所以你不能飞?”

“巫师也只是地球人,当然不会飞。我们有一种球类运动就是骑在扫帚上进行的。”布鲁斯敲了敲一直蔓延到黑暗深处,几乎占满墙面的古董书架,那些看上去有几百年历史的书籍颤抖起来,从某处飞出一本……杂志?布鲁斯递给了他,他看见封面上用现代气息十足的印刷体写着《白头鹰怒吼,失落的勇气重新崛起!美国魁地奇年刊》(魁地奇这个词看上去实在是古怪极了),配图是一张年轻人们骑在扫帚上飞行的照片——克拉克一点都不吃惊地发现照片上所有的东西,人,扫帚,颜色各异的球全都在活动。

“介于……处理你穿越的事情会需要一些时间,你可以拿它消遣。”布鲁斯又递给他一本《诗翁彼豆故事集》,封面上画着一双深邃的眼睛,它们不管克拉克在哪个方向都执着地盯着他看。

“这……这些都很有趣,”克拉克感激地看着布鲁斯,“谢谢你愿意告诉我。”

“你原本以为会被我打晕关在地下室里对吧?”布鲁斯言辞平和地调侃道,“我比你那位蝙蝠侠手段要高明一些……虽然相遇不过几个小时,我却知道你对这个世界毫无威胁——嗯,再说这个世界的你表现得也不错,还会和孩子们打魁地奇什么的。”

“魁地奇!”克拉克忍不住激动起来,“我也是个巫师吗?!”

“很遗憾,你不是,”布鲁斯怜悯地看着他,“但你本来就会飞,比扫帚还快。为了保证比赛公平,你每次上场都要穿着那些东西。”他指了指一堆看上去非常不必要的护具,告诉克拉克那些玩意儿的实际重量相当于一头大象。

仿佛看出了氪星人内心的沮丧,布鲁斯好脾气地变出了一把单人沙发椅,又让装满热巧克力的马克杯飞进客人手中——“你要几块棉花糖?三块?”——随着棉花糖也进了杯子,布鲁斯解释道:“这个世界不是人人都会魔法的,巫师的数量非常稀少,通常会隐藏起来——正义联盟的巫师也只有那么几个。你虽然不会魔法,但体质就像是神奇动物一样——”注意到克拉克满脸被冒犯的表情,他的口气更加缓和一些,“这是褒义,形容你不光拥有强大的超能力,对魔法也具有抗性,普通巫师就算有十多个也是奈何不了你的。”

克拉克半信半疑地指出:“可你不是普通巫师?”

“今晚早些时候我朝你丢了昏迷咒,普通人大概会昏睡一个月,但你一点事也没有,”布鲁斯心不在焉地挥了挥手中的小棍,“以及,这是我的魔杖,你的表情让我觉得自己像个拿着筷子到处跑的傻瓜。”

巧克力棉花糖很好喝。克拉克靠在沙发里,消化今晚的所见所得,激动劲已经散去了,疑惑和疲惫逐渐开始占据上风。不知道是吸收的信息量太大,还是昏迷咒终于起了效果,他难得地感觉到了眼皮上有一股重量。

“我让阿尔弗雷德给你收拾了一间客房,去休息吧。”布鲁斯走向大厅一侧挂着很多画像(每一幅画里的风景和人物都在变化)的位置,一副人像中穿着长袍的男人朝此间的主人低低鞠了一躬便退下了,画框中凭空出现一处洞口。布鲁斯无疑是要穿过它,去往那个真正担负着蝙蝠洞主要职能的地方。

“我能……看看你工作的地方吗?”

“不要得寸进尺,”蝙蝠侠冷淡地回答,“去休息吧,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的话让克拉克变得平静……和沉默了,他毫无逾越地跟随着老管家从旋转楼梯,密道,长长的走廊间穿过,最后来到了留给自己的客房,并假装挥舞魔杖把迪克的睡衣改造得尺码合适的阿尔弗雷德只是个普通的,和善的老人。

“肯特先生,如果您有什么需要,”阿尔弗雷德在向他道晚安后,最后一次提醒道,“摇一摇床头柜上的铃铛,我会及时赶来。”

克拉克向他再一次道谢,他呆呆地注视着壁炉里炉火熊熊燃烧,几根晾衣杆支撑起自己的制服,让它们漂浮在壁炉旁接受烘烤,傻乎乎清了清嗓子,小声说了句:“温度太高了……”

炉火体贴地减弱了几分,让氪星人在舒适的环境里,做起了充满巨大怪物与神秘魔法的梦。

TBC


评论(5)

热度(126)

©Lacerat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