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eration

写点小文❤画点小图

【蝙超/海超】From The Sea to The Cave

#又名第一次跟同事约pao就被项目小组长发现了我该如何是好【海巨巨只是来苏一下没有感情线tag就不打了


#有海超亲热戏哦!虽然没有肉但还是有哦!洁癖的天使注意避让! 


#一开始是想写个中篇的酥皮和亚瑟炮圌友关系被老爷发现老爷假装不知道但每次都打断他们的约会酥皮就觉得你就是猜忌我啦你这个反同直男怎么懂得我内心深处隐藏的小小情愫厚然后患得患失再经过一大堆狗血事件最后HE亚瑟从头到尾都是帅帅的没有被卷入感情漩涡(只是想苏一下他科科)——但后面觉得要死哦,还是用我一贯的进击老爷加智障展开来写短篇吧!耶!


#电影宇宙哒,虽然完全看不出来呢……










“小鸟儿,”伟岸的半神,亚特兰蒂斯的王者站在波浪顶端,他的手中握着武器,眼神却并不警惕,“你到我的海上来做什么?”


超人注视他,国王的脚下是一头巨鲸,它温顺如同一块庞大的毯子,鱼群反常地于水下自在游动,不再互相畏惧,互相捕食,仿佛等候着听从任何一种号令,哪怕命令是跃出海面,于沙滩上搁浅,成为人类的食物。


出于记者的天性,他本来想反驳,争论这片海域的所有权,但那些阳光下迷幻闪烁的鳞片太过美艳,诱圌惑他从半空中走下来,踩着海风,跨入亚瑟.库瑞的领地,海水躁动着打在他的靴底,巨鲸温顺如斯,等着他降落。


他伸出一只手,毫无目的地,然而亚瑟将三叉戟丢下,握住了它。温热的,魔法和生命力包裹住他的指尖。他问。


“你为什么这样叫我?”


“因为你很小,而且会飞。”


亚瑟——正如他们曾经在战斗中交换了名字和尊重,自然而然地揽住他,他记得那对强壮的臂膀和坦率伟力的拥抱,但海王只是掌握住他,直到他的头颅枕在古老的盔甲上,他的脚底仍然悬空——亚瑟用单臂将他抱起,证明他如鸟儿一样轻巧,纤细,甚至给旁观者以脆弱的幻觉。


克拉克颤抖了一下,他张开嘴唇,呼出最后的犹豫,他用脸贴着海王的脸,用手臂环住战士坚不可摧的颈子,最后一丝飞行的维系也消失了,他的身体沉重而稳妥地坠入亚瑟的怀抱,他的嘴唇热切而盲目地寻觅着亚瑟的嘴唇。


这是他第一次并非出于爱情,而是出于欲圌望和仰慕去吻另一个,同等的存在。


他们以等量的激情投入其中,毫无负担的享受,毫无意义的亲密,这非常……让他安心,和愉快。


 


 


                                          From The Sea to The CАVe


 


 


亚瑟扯下了超人的披风。


他把它丢在水里,鲜红的四个角被鱼儿咬住,规整地铺陈在水面上。“所以你不需要和鱼说话。”克拉克调侃道,他挂在亚瑟身上不想动弹,矜持地放任一只手剥掉自己的靴子,右脚,然后是左脚。它们被同样漫不经心地丢进海水,由随便什么海洋生物去保管,没什么可操心的。亚瑟握着他的脚踝,就像是检视完它的状况是否合适游泳一样,才回答他:“驯服动物靠的是别的东西。它们会因为强大和可靠选择跟随你,必要的话,为你而死。”


人类却不同。


巨鲸和鱼群都离开了,海王抱着他站在水面上,日头西沉,地平线闪烁金色光辉。克拉克有种一口气游到印度洋的冲动,他提了出来,但亚瑟只是哈哈大笑。


“我有更好的主意。”海王用对待搁浅人鱼的小心翼翼把他放在水里,“一个岛。”


“是金银岛吗?”


“不,吉姆*,更好的东西。”


海水比想象中冰冷,又或者,是因为他们用人类的那部分记忆在交谈,这让他变得清醒了。克拉克抗拒着理智,将自己埋进水下,睁开眼睛。


他们自圌由自在地穿过海域,珊瑚和鲨鱼,沉船和水母,海洋之王引领他浮上海面,繁星之下,他看见一座梦幻之岛。


他们在星空下缠圌绵。


 


 


他喜欢人类。


那些超越凡人的英雄们,像神话一样美丽,像战争一样强大,像时间一样永恒。他可以选择不一样的道路,踏上无人能及的神秘岛屿,潜入魔法环绕的古老海域,将养育他的世界抛下,爱上一个同等的存在,建立起自己的村庄,城镇,又或是一个小小的王国。


再也没有人视他为异类,需要他,又猜忌,爱他,又恨。


但他喜欢人类。


 


 


氪星人喘息着。


他和亚瑟身体交叠,密不可分又毫无关系,仿佛岛屿之上有另一座岛屿,容纳一些嬉戏和休憩。他枕在国王的胸膛上,任凭那战士的手在湿漉漉的黑发间做些略显笨拙的安抚,偶尔抬起头去索取一个吻。


“你在想什么?”亚瑟心不在焉地继续抚摸圌他,从不知道藏在哪里的酒壶里饮了一口,并邀请他分享。克拉克谢绝了,他对酒精和亚瑟变味的吻都毫无兴趣,惹得男人恶作剧性质地啃咬起他的嘴唇,才顺水推舟地将双圌腿缠在对方腰上。


“……我刚才在想,是回去吃晚饭,还是吃点……别的东西。”


他的露水情人像掠食者一样笑了起来,在暮色中显得非常迷人:“我很乐意帮你做这个决定。”


一声尖锐的鸟鸣打断了所有气氛——在两人都错愕地向天空投去视线时,一大块红色又厚重的布料——毫无疑问正是超人的披风,遮天蔽日地落了下来。那几只帮忙运送的海鸥更加愤怒地尖叫了几声,拍着翅膀飞远了。


“这就是你所谓的妥善保管吗?”克拉克从障碍物中钻出来抱怨,亚瑟却执着地用红色织物裹住他,并大为赞赏这幅景象,全圌裸的超人和红披风,非常性圌感,真叫人跃跃欲试。


我穿着它是为了需要帮助的人,英雄呢喃着,沉入国王的怀抱,您又需要什么呢?


在亚瑟回答之前,通讯器突然响了起来。


 


 



 


 


超人落上蝙蝠洞的地表时,身上海水已然干透了,湖水再一次将他打湿,水迹悄无声息地在脚下扩散开来。蝙蝠侠坐在他一贯的宝座上,全副武装,手指于操作面板焦躁地飞舞。


“出什么事了?”克拉克略有些担忧地看着他的背影,看着布鲁斯停下手上的动作,仍然端坐着,转向了自己。蝙蝠侠不是第一次从千里之外传来呼唤,但这一次,他拒绝在通讯里透露原因。


但是从布鲁斯那里传来的,几乎有些艰涩的发问,却像雷鸣一样在他的血管里炸开。


“……你为什么和海王在一起?”


一开始,他甚至不知道这个问题到底具有什么意义。


但超级头脑运转得非常迅速,以至于他飞快地领悟了布鲁斯所质问的事情,并情不自禁地后悔了一步,几乎愚蠢地摔在自己披风上面。


“你怎么——你为什么——”太晚了,在克拉克意识到自己已经落入陷阱,对超人和海王之间的关系毫无否认时,布鲁斯却先一步移开视线,仿佛地板上有什么有趣的东西——比超人和海王在一起寻欢作乐被蝙蝠侠发现还有趣!但是为什么,到底……


“……你为什么会知道?”克拉克不知不觉已经漂浮在空中,双臂抗拒地交叠在胸前,“你监听我们?我明明开了单向通讯……”


“……我不太赞同你的选择,”布鲁斯不为所动,完全不打算回答地继续陈述,“你是地球上最强的存在,而他掌管海洋,如果你们的恋情出了什么差错,人类很可能会沦为你们之间斗争的牺牲品——”


“布鲁斯!”克拉克忍无可忍地叫起来,“我们没在谈恋爱也没在谋划统圌治世界!就只是……就只是一圌夜圌情而已!”


哦天啊他说出来了。


光顾着脸红和后悔的克拉克完全没有注意到,布鲁斯悄无声息地松了口气,整个人松懈下来。


“我仍然不太赞成,”但他还是一根筋地继续反对,这可是别人的私生活,到底管他什么事!“和自己的队友尝试这种行为实在是太轻浮了,事后会非常尴尬——”


——不绝对不可能比现在还要尴尬了!克拉克绝望地在内心呐喊着。


“如果你是觉得……寂寞,我相信一个更平凡的交往对象和一段稳定的关系能够更加——”


“不。”超人生硬地打断他,“谢谢你,但这是我的私生活。”他的嗓音在发颤,却并不打算去控制,“就好像我不想要共度人生的对象一样!我只是不想再有谁因为我被绑架或是从楼上摔下去!所以至少,”他看着自己的手掌,苦笑着,“至少亚瑟足够强大。”


还很性圌感,他在内心补充道。


“……对不起。”布鲁斯站了起来,看上去真实地感到抱歉,这让克拉克的心一瞬间便软化了,“我不该说这种话。”


“我原谅你。”好吧,至少这块地不会尴尬到让人无法站立了,克拉克重新落回地面,几乎露出了一个安抚的笑容。但是等等。


“……所以你怎么知道?”他结结巴巴地继续质问,“我和他没有……我以前也……今天才……”


毫无理由地,布鲁斯看上去几乎在高兴了,这个怪人轻描淡写地向他示意:“我在帮你修补披风时使用了一种特殊的材料,能够被追踪。今天的大部分时间,坐标都显示它在海里漫无目的地移动,所以我就用卫星监控了一下。”


“……监控?”


“嗯。”


“……你看见了。”氪星人从头到脚,慢慢地变成了化石。“你不是听到的,你是看到的。”


“不,卫星只针对披风进行拍摄,”布鲁斯轻描淡写地解释,“而你出现在镜头里的时候是被披风遮住的,所以不用在意——我是说,我已经把影像全部删除了。”


这句话让克拉克的眼睛重新变回了蓝色。


他再也不要打野圌战了,哪怕在荒无人烟,连船都开不过来的漩涡中心的海岛上,克拉克思维涣散地做了决定,这确实是个毫无隐私的时代,他已经学到了教训。


“我很抱歉。”在这场闹剧即将落幕的时候,布鲁斯疲惫地再次转向他,“我只是有些担心。那些坐标太反常了,我害怕你遇到了危险——下一次,我会用更尊重你的办法去确认。”


他的这番话和亲手泡的茶让克拉克的周圌身温暖了起来,一种让他想蜷缩在沙发上静静回味的愉快圌感受,竟然在这阴森的蝙蝠洞里,在全世界最强硬的男人身上得到了。为了不让布鲁斯得意忘形,他努力压抑下一声满意的叹息。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邀请你共进晚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摘下头罩的布鲁斯,用毫无傲慢情绪的诚恳双眼看着他,“作为对你今天遭遇的波折——的补偿。”


克拉克并不打算拒绝他。


“别去那种需要穿西装的地方,”他朝布鲁斯眨眨眼,“介于我对你还有一点点生气,你最好做足被我刁难的准备。”


而布鲁斯,露出了胸有成竹的自大狂哥谭首富专用笑容,也算是,有那么一点点性圌感。


一点点啦。


 


 


人类爱他。


那些超越凡人的英雄们,能带领他到神话里去,陪伴他获得无数的胜利,拥抱他直到时间的永恒。他们引领他走上不一样的道路,踏上无人能及的神秘岛屿,潜入魔法环绕的古老海域,不再为养育他的世界而驻足,作为同等的存在与他相恋,一同建立起村庄,城镇,又或是一个小小的王国。


但再也没有人会视他为星辰,渴望他,又迟疑,爱他,又卑怯,只是走向他,在短暂的岁月里,在残酷的命数中,走向他。


最爱他的,是人类。


 


 


END


 


 


【强行讨论起生子可能性所以雷就千万别看的番外】


 


 


“这么晚了有事吗,布鲁斯?”


“这是加密频道,所以不用拘束地回答我就好。”


“呃,好?”


“你和亚瑟在一起的时候,有使用防护措施吗?”


“……我们都很健康!”


“不是出于疾病方面的考虑——你们有避圌孕吗?”


“布鲁斯.韦恩!我是个男人!”


“但你是氪星最后的遗孤,身体里蕴含圌着生育法典,海王的血脉又会牵扯到亚特兰蒂斯的继承权问题,凡事必须谨慎一些。下次到我这里来做个检查——”


“我不会做什么鬼检查以及你再多说一句我就把你的卫星砸在你的草坪上!”


“……”


“……”


“嗯,伙计们?这件事最简单的解决方案不是让海王陛下在珊瑚礁上搞几个套套自动售卖机吗哈哈哈我开个玩笑啦~”


“——闪电?为什么闪电在这里?!你竟敢骗我是加密频道!”


“我没有——喂?喂?”


【终端一号已离线。重复。终端一号已离线。】


“噢糟糕……对不起啦蝙蝠侠,但是看到加密频道我就是忍不住要黑进来嘛……对不起啦你可以把通讯器钱……呜……算在我头上……”


“……没关系,闪电。是我太鲁莽了。关于超人的事情我总是出错。大概是因为他对我……对我们人类来说,太重要了。”


“我觉得吧,你下次给他买杯咖啡,再把刚才那句话说一遍就挺好的。”


“……不会那么容易的。但还是谢谢你的建议。”


“那晚安啦B~你知道我们都爱你哦~请注意一下,是我们哦!”


 


 


Real End


 


 


*吉姆是金银岛的男主角


 



评论(30)

热度(162)

  1. 05heibLaceration 转载了此文字
©Lacerat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