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eration

写点小文❤画点小图

【Credence/Newt】A Tiny obscurus .上.

#斜线无意义,养崽,傻白不太甜,崽啊第二部你一定要幸福【嚎啕大哭

#看完电影仿佛被脑控,默默然什么的,虽然有点可怕但也是神奇动物啊,所以就假装它有毛茸茸的形态吧,养个毛茸茸什么的,最棒了呢【棒读

在船上度过的第三天晚上,Newt.Scamander发现自己正在被跟踪。

野外生存的经历令他察觉到若有似无的视线,从不同的方向和角度,带着毫无恶意的好奇心逡巡在自己的脊背上。或许是某种神奇生物,未被发现和记录的,默默无闻地生存在这片海洋里——这念头让他兴奋得难以自己,特地延长了饭后散步的时间,直到甲板上空无一人。

动物学家将手提箱放在地上,面朝大海,安静地站立。他在月光里等待着,海风阵阵,将浪潮中咸腥的味道吹来,他将魔杖执在指尖,希望它不会有被派上用场的机会。那神秘跟踪者的存在感变得强烈了,无声无息地,它在逼近,在Newt脚下蔓延成黑色的,寒冷的影子。

Newt慢慢转过身。

那是黑暗所化身的,一丝月光也无法渗透的漩涡。它在半空中沉默地盘旋,不安抖动,慢慢地扩散开来,驱逐了夜色中仅剩的光亮。它是虚无而哀伤的,又沉重而怯懦。

“……Credence?”

在思考之前,他下意识地呼唤,声音和真相就像火一样灼痛了眼前的默默然,黑雾慌不择路地在他面前溃散,瞬间便只剩一个细小的形体,一个影子,它飞快地逃进了船体缝隙的阴影中。

风声,海浪,机械运行,外界的声音被Newt脑海中巨大的轰鸣全数覆盖,更加庞大的喜悦和如释重负震荡着他的整个躯体,直到双腿不堪重负地弯折,他脱力一般坐在了自己的箱子上,大口地呼吸着。

不是梦也不是幻觉。他那几乎被冻僵的脸上,露出一个想必非常狼狈的笑容:

Credence还活着。

那个无辜的男孩,和他体内悲伤的生物,受尽压迫,根本难以想象是怎样坚持地生存了下来……然后在他面前被杀死了——在一个自以为能够“帮助”他的人面前……但他还活着,不,梅林啊,他还存在着。

魔杖从巫师的指尖滑落,就像一根平淡无奇的树枝一样在地上滚动,Newt麻木地看着它,竟然提不起去捡拾的欲望。它就像他一样伤痕累累,太过自满,误以为自己能探索任何奥秘然后……

魔杖突兀地停下了。

Newt只是怔怔地看着,它在原地毫无理由地旋转了一圈,竟又朝着主人的方向,慢慢挪动了过来。好似有什么在推着它,有什么……

Lumos。巫师的声音在颤抖,简单的无杖魔法将他的魔杖点亮,柔和的光线蔓延开来,照在一个漆黑的物体上。

那是个小小的浑圆球体,真小,或许能被英国人轻松地握在手心。它看上去是真实存在的,并不像旋涡或者烟雾。它绕着魔杖小心翼翼打转的姿态,就像是胆怯的,蜷缩成一团,长着毛皮的小动物。

球体欣赏够了魔杖发出的光亮,又开始推着它向Newt靠近,友善而怀有戒备地,在动物学家伸手捡起魔杖时瑟缩了一下。

但它并没有逃走。

“谢谢你。”Newt迟疑了,不敢贸然唤出名字,他只是放低了自己的身体,将一只手摊开在地面上,等候。“请你……到我这里来。拜托你。”他恳求着。

那无疑是Credence的球体停下了,没有长着眼睛和其他五官,纯黑一片的体表上,绒毛被海风吹得微微向一侧偏去。风同样打在Newt被冻得通红的脸上,弄乱他原本就样式糟糕的额发,遮盖住一只诚恳到几乎在流露恐惧的眼睛。或许正是这幅狼狈的模样消解了它仅剩的疑虑,球体利落地滚动了一下,最后停在Newt的手心里。

那份触感也像是小动物。

只不过是冰冷的。

 

TBC

深夜驾车要猝死啊!!!有BUG明天起来再说【嗝屁

评论(24)

热度(191)

©Lacerat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