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eration

写点小文❤画点小图

【Timkon/蝙超】The Hero and The Dancer.2.

#超人和一些英雄组成了神秘组织,蝙蝠侠和一些英雄组成了正义联盟。两个阵营,必然会相互交错。充满了BUG和狗血的八点档。前文在

#两个青少年的身份梗真好玩【可惜读者全都被原作剧透了唉

#进展怎么这么慢,对不起啊两位家长【跪


                               第二章

 

 

“你需要帮助吗?”

提姆摇下车窗,向靠在篱笆上的少年喊道。

目测十五、六岁的年轻人转过头,和提姆视线交接。他的蓝眼睛在夕阳下显得晦暗而沉稳,一眼便和大部分毛躁的同龄人拉开了距离,他朝提姆靠近,修长的四肢和结实体魄足以让人心生倾慕,不难想象完全成熟后会变得非常富有魅力——错了,提姆矜持地将目光从那张线条明晰的英俊脸庞上移开,内心赞叹了一下眼前的陌生人是多么具有吸引力……并隐藏起这份惊艳。

“我需要搭车去哥谭,”英俊男孩朝提姆朝气十足地咧嘴笑,“你顺路吗。”

当然。

他们一路相谈甚欢,相较于提姆有技巧的讳莫如深,康纳,肯特家的男孩明显没什么需要隐瞒。提姆很快便得知了康纳的故乡是斯莫威尔,农场里养着一只叫小氪的狗(奇怪的名字),高中在大都会念而社团……竟然是跳芭蕾,哇哦。

康纳很不好意思地揉了揉自己的脸:“我看上去太粗糙了对吧?更像个运动员。”

“不不不,”提姆连忙反驳,“我一开始还以为你是个演员呢——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咳,这绝对不是搭讪。

太老土了。

“是海报吗?”康纳兴致高涨地联想着,“我们的舞团会在哥谭巡演一周,或许你看到了我的海报?”

“——你是说表演。在哪里?”提姆随口问道,“我还算,那个,喜欢古典艺术。如果时间合适的话,可以去支持一下你们。”的课后活动。

“哥谭大剧院。”

“……康纳,你该不会其实很有名?”

副驾驶座上的男孩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在不影响提姆开车的情况下舒展开身体——这幅年轻,活力十足,又充满了力量的姿态,和提姆记忆深处的,一时无法捕捉的存在实在太过相似,让他下意识朝尾箱里藏得严严实实的罗宾制服瞄了一眼。

而康纳的回答将他的思绪全部冲散。

“我也觉得你很眼熟哦,提姆,”那双蓝眼睛害羞地闪烁着,“呃……这么说是不是有点老土……?”

 

好吧,回忆到此结束。

 

事态同样非常老土地发展着,只见天花板整个朝罗宾垮塌下来。

罗宾射出抓钩,抢在杀人鳄的咆哮和爪子追上自己之前凌空飞走,稍许有些狼狈地落在一处通风口下方,悬挂着,手指间滑出好几只蝙蝠镖,等待一个机会——

“罗宾!撤退!”布鲁斯在频道里怒吼,完全不像是个病患。“我还能坚持一下!”罗宾答道,死死盯住因为药效动作愈发迟缓,愤怒得打破更多承重梁的杀人鳄,“我马上就可以——”

他的叫喊被巨大的崩裂声掩埋。

废楼的天花板已然不复存在,只剩一个大洞。所有钢筋水泥都砸在倒霉的杀人鳄身上,但真正把这邪恶生物打垮的,是站在废墟中的红蓝身影——超级小子用非常讨人厌的轻慢态度活动了一下关节,被面具完全遮住的脸转向提姆的方向。

“罗宾,”他用那副机械质感的虚假嗓音嘲讽道,“需要我帮你下来吗。”

“不用了,伙计。”罗宾反唇相讥,“我记得你也不会飞。”

“不要挑衅他!”蝙蝠侠继续怒吼,“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超级小子哼了一声,毫不费力地把杀人鳄拎了起来。

“回家去找你的蝙蝠爹地吧,小鸟!”随着一声巨响和更多被踩裂的地板,超级小子跃出空洞,消失了。啊,真是讨人厌啊,超能力者真是,太讨人厌了。

……至少今晚和康纳的约会还不错。

提姆在通风管道里一边勤恳地爬行,一边自我安慰着。

 

 

有什么东西响了一声。

康纳敏锐地关上花洒,探出脑袋扫视了一番房间,确保哪里都没有藏着某个神秘闯入者之后,他裹着毛巾走出了浴室。他在大幅度减退的疲惫感之中叹了口气,端起床头柜上的马克杯。

“咖啡不是个好选择。”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他握不住手中的杯子,害它向着地面直直坠去——然后被一只成年男人的手救起。一滴也没有漏在地板上。

“……谢谢,”康纳低下了头,“爸爸。”

“你一定很累了,康纳。”男人的声音很温和,“我只是来看看你好不好。”

“我很好。”康纳呆头呆脑地挨着床沿坐下。就像学校里的同级生一样,他不能免俗地处于一种不知道和父亲该如何相处的阶段,只能听话地接过杯子,喝掉准备好的牛奶。室内是如此的安静,只剩下冲洗玻璃杯的声音——康纳注视着男人帮他收拾餐具的背影,突如其来地感到一丝羞愧。

“我今天做的好吗?”他问道。

“你表现得非常好,”他的父亲回答。“我以你为荣。”

更多的,未能被宣之于口的情绪在房间里涌动着,直到他们互道了晚安,房门被拉开,康纳才如梦初醒般发出了声音:“爸爸——我……”

“睡吧,孩子。”

他的父亲仿佛了然一切,只是微笑。

“我们可以等到明天。”

 

 

提姆想要唉声叹气,但权衡了一秒之后,还是选择打个呵欠。

表演尚未开场,衣冠楚楚,完美得不能再完美的布鲁斯在他们的包厢外应酬着不知道第几批访客——说到底布鲁斯为什么要跟来,上次他们一起听歌剧他全程都在玩手机游戏,吵得提姆觉都睡不好。

……等等难道说又会有类似于企鹅人的事件发生?

警觉的提姆.罗宾.德雷克拿起望远镜,扫视全场,包厢被一群相当眼熟的名流占据着,楼下是看上去再普通不过的民众,一派太平景象。帷幕尚未拉开,但他的特制镜片足以看见后台奔忙的人影轮廓。他花了不太必要的时间在观察那些优美的年轻躯体上,带着某种寻找的企图……

“别紧张,提姆,我不是为了任务而来。”

一只手按上提姆的肩膀,促使他慢慢转过头,看向满脸深沉的养父。他在内心暗自祈祷,快来个什么人拜访首富先生吧,快,现在就出现——“就像你一样,亲爱的孩子,我突然对‘古典艺术’产生了兴趣。”哥谭王子缓慢而劝诱地眨了眨眼睛,“不过,如果你能告诉我她的名字,大家就不用再兜圈子了。”

“……是他。”

提姆垂下视线,看似温顺地腹诽着可恶的控制狂我可从来没操心过你胳膊上挂的姑娘哦不康纳我不是在拿你跟她们比。

“你马上就会看见他了,布鲁斯。”

布鲁斯虚伪地露出一副无辜脸,终于在他身旁落座。

大幕向上升起,掌声向着灯光聚集的舞台涌去。年轻的舞蹈家们从舞台两侧跃出,如同星群一般在天幕上铺开。他们旋转着,绷紧的脚尖不遗余力,落下的姿态又是那么的轻盈……或许就像布鲁斯讽刺他的那样,提姆开始对这门古典艺术抱有认真的欣赏态度。不如说,又有谁抗拒得了美丽的东西?

“这是什么剧目?”布鲁斯轻声问道。

“原创的。”提姆很庆幸自己学到了不少知识,“叫做小镇。”

扮演春之女神的美丽女子——提姆发现昨晚正是她帮自己和康纳解了围,她披着象征神力的纤薄舞衣,在道具风车上独舞,直到灯光倾斜,象征着丰收的金色在舞台上铺陈开来。穿着民族服装的女孩们举着镰刀和篮子翩翩纷飞,优美地变幻阵型,她们之间仿佛出现了一条小路,通向并不存在的村庄——而康纳,他就这样出现在台上,舞蹈着从她们身边穿过,灯光和音乐护送着他,引领着他抵达舞台的中央。

和第一次坐在这张椅子上的心情截然不同,提姆开始心无旁骛地做个观众,并假装自己没听到布鲁斯发出的,那一声了然的轻哼。

 

蝙蝠侠检查了一番自己的终端。

没什么好在意的,他关闭了它,用更加舒适的姿势枕在椅背上,目光向舞台逡巡。关心提姆自然不是他前来观看的唯一目的。但如果是为了别的……又太过模糊,根本不值一提。

他闭上眼睛。泛着微光的黑暗一旦降临,冰面上神秘的威胁便自然出现,在他意识深处开始舞蹈——搭配上剧院里奏响的交响乐,似乎异常的相得益彰。布鲁斯叹了口气,不得不再次将眼睛睁开。

提姆的约会对象正在独舞,所以就像以前的自己一样,提姆这小子的眼光和运气也还算不错……这名少年的舞姿和形貌比起布鲁斯约会过的顶级演员也不算逊色,他不由得带上欣赏的眼光注视着年轻的舞者轻松跃起,像只鸟儿一样掠过故事里的麦田。

……但是这些动作,甚至节奏,越发地让他感到熟悉。

布鲁斯.韦恩并不是个艺术家,但他是个渊博的学者。这段舞蹈实在是太精彩了,难度和观赏性都太高,大概是整场表演的高潮——那么它一定是原创的,在这次巡演之前从来没有上演过,从来也没被观看过……是巧合吗?他更加紧密地注视着少年在台上旋转,猜测下一个动作——

——也完全如他的记忆那般。

台上的舞者和冰面上的人影,至此,完全重合。

在提姆震惊的注视之下,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难以自持地站了起来。罗宾看着他,眼神中很快便聚集起询问和警觉,但他只是摇摇头,比了个“没事”的口型,又坐了回去。

他怀着难言的思绪看完了整场演出。


 

“我假定你们有个约会。”

“关于这个……”

“别开玩笑了,提姆。”布鲁斯叹了口气,“要是连这都做不到,你可就给韦恩家丢脸了。”

好啦。提姆悻悻地瘪了瘪嘴:“我要去后台找康纳。”

那就再好不过。“我……对这个舞团的负责人很感兴趣,如果你能见到他,帮我给他一张名片。我想跟他谈谈……捐款的事情。”

“哦,好吧,”提姆满腹狐疑地看着他,“你要给他私人的还是办公室的电话?”

真是个愚蠢的问题。他瞪着提姆。

“……呃,布鲁斯,”提姆更加懵懂地提问道,“所以你不是知道了负责人是克拉克.肯特,想要找个借口约他吗?”

谁?

克拉克.肯特?

克拉克……肯特……仿佛在哪里看到过……很多次……哦。

“那个——陨落的天使,燃烧的陨星,芭蕾掌门人,差点成为史上最迷人联合国慈善大使又拒绝了的家伙?”

你到底看过多少八卦杂志啊——提姆用眼神完全表达了自己的内心,并打了个寒战。这根本不怪布鲁斯,他前几天还在哥谭公报上看到了这个人的访谈,无非就是帮助穷苦的艺术家再顺便给孩子们捐钱买几双芭蕾舞鞋之类的,唔,大概就在他自己醉酒落水被海蜇攻击的报道旁边。

“我……是真的为了慈善。”他令人信服地朝提姆微笑,令他的养子更加激烈地抖了一下。

“好吧——请记住我会回来夜巡的。B。”

“玩的开心,孩子。”就这样提姆迫不及待地向着后台,那个布鲁斯充满了兴趣,或许藏着某些巨大秘密的地方前进了,带着他的一颗躁动少年心。还有领子下面的窃/听/器。

 

布鲁斯坐进车里,打开了剧院的平面图和窃/听频道。

前线传递回来的信息并不怎么有效。提姆和他的小男友似乎被一群女舞蹈家围堵了,吵闹得让人头疼,他把注意力分散了一些,转移到眼前的人物资料上。

克拉克.肯特,美国人,出生于穷乡僻壤斯莫威尔,母亲是退役舞蹈演员,从小耳濡目染,十五岁出道,一鸣惊人,受到评论界和观众的双重热爱,获得大小无数奖项,直到二十五岁那年在巡演时遭遇恐怖袭击,整个舞团幸免于难,他却因为救人落下严重的腿伤,从此告别了舞台。

如果说这十年是一部悲伤的舞者传记,接下来的十年光阴主人公却并不消沉。不再跳舞的大艺术家肯特转型创作者,同时在慈善领域颇有建树,如果不是他为人低调,布鲁斯大概早就在宴会上跟他寒暄过了。如今35岁的肯特带领着自己创立的芭蕾舞团“坎多”,这个名字奇怪的艺术团体四处巡演,收入几乎都捐给了各种基金会。

而肯特自己也拥有实力雄厚的投资人,约翰·琼斯,新晋的能源大亨,大概也是个慈善家,并不在意损失一点收益。

一切都很完美。

那么超人,这个十年前出现在人类面前的神秘英雄,这个在冰面上旋转的孤独舞者,又和克拉克.肯特以及他的事业……有什么联系呢。

他注视着屏幕上几篇带有硬照的采访——俊美得不像人类,眼神明亮又懵懂的少年时期;略显憔悴,谈吐仍然乐观温柔的青年时期;然后是现在,身形高大,沉稳端庄,遣词造句透着一股讨人喜欢的真诚劲头。克拉克.肯特用他带着笑意的迷人蓝眼睛,透过屏幕向布鲁斯.韦恩散发着善意。

那双眼睛里似乎没有任何秘密。

 

 

(chapter2 end)

Bonus:

老爷:阴谋……肯定有阴谋……

提姆:超能力者太讨厌了……

康纳:好尴尬,不知道怎么跟爸爸相处……

酥皮:按道理说作者还没描写我出场,可所有人都知道我出场了……

作者:连载好累,需要投喂爱【张着嘴等】

评论(44)

热度(232)

©Lacerat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