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eration

写点小文❤画点小图

【Timkon/蝙超】The Hero and The Dancer.1.

#超人和一些英雄组成了神秘组织,蝙蝠侠和一些英雄组成了正义联盟。两个阵营,必然会相互交错。充满了BUG和狗血的八点档,老梗而啰嗦

#因为是架空,随意带入自己喜欢的人物形象就好

#群像怎么这么难写,OOC满天飞,见到了太丧病的请指正

 

 

 

冰雪的世界里,一双红靴从天而降。

那是超人,人类一直试图去了解的神秘英雄,他穿着蓝色制服,鲜红披风迎风招展,像是一片羽毛,落上了南极的冰面。

这具雕像一般完美的躯体上,从未被人窥见过真容,被面具覆盖的脸孔抬了起来。超人仰望着天空,轻轻地吐出一股在严寒中化作白雾的吐息。

冰面上传来轻微的开裂声。

那双红色的靴子绷紧了,脚尖在冰上平稳地滑行,不断变幻着……舞步。如同从枝干上探出的花朵一般,那双手也轻轻抬起,在空气中划出美妙的圆弧。伴随着寒风呼啸和冰层连连碎裂的声音,超人,在天幕下自由自在地——像是鸟儿,又像是一片雪花那般,舞蹈着。

鲜红披风连同完美躯体,在冰雪的喧嚣之中优雅旋转着,任何一个软弱的人类——在观赏到这一幕之时,都会被难以承受的美感和敬畏压垮了脊梁。

超人停了下来。

最后一声轻轻的碎裂声之后,整个冰封的湖面崩解开来,厚重冰层在那漂浮的半神脚下,谦卑地化成了碎片。

 

直到天空中的身影完全消失,蝙蝠侠才丢开了自己的伪装。他活动着僵硬的四肢,       驱动起几乎凝结的血液。一种罕见的恍惚纠缠着他——大概是寒冷的缘故,又或是因为……脑海里那一抹鲜红的影子。

仿佛是为了提醒他,飞机失事,迫降在南极以及偶遇超人的这次经历并非做梦一般,海水震荡着,将一块带着裂纹的冰块推向海岸。

 

 

                         The Hero and The Dancer

                              ——英雄和舞蹈家——

 

 

布鲁斯.韦恩恹恹地靠坐在沙发上。

身为正义联盟的顾问以及蝙蝠侠,他却仍然是个凡人,在南极得到救援之后,仍然避免不了患上重感冒的命运。那些可靠的英雄同伴们乐得将他丢在家里,开一些无关紧要的视频会议,然后在瞭望塔载歌载舞,完全不操心这个还算和平的世界。

他浏览着新闻,神奇女侠在大都会救了猫,照片非常失礼地给她的胸部来了个特写。然后是遥远的非洲,超人……扑灭了一场小村庄里的大火。如果不是当地刚好有个野生动物考察团,这件事恐怕将不为人所知,就像超人和其他的非官方英雄,在世界各地的隐秘举动一样。

世界已经和超级英雄相处了近乎十年的光阴,算是一段关系的良性阶段,面对正义联盟那些有称号,有领地,甚至有的还拍广告的成员,民众会给他们掌声和欢呼,而面对超人以及他的那些——蝙蝠侠始终认为是跟班的存在,人们依然是敬畏,乃至畏惧地——充满了狂热。

每当那些神秘的超能力者在世间降临,网路上总会有激烈的讨论,甚至有新兴的崇拜团体应运而生,他们如饥似渴地研究那些模糊的照片,四处寻找神秘英雄的痕迹,还通过投票等参与度高得可怕的方式给他们取了名字。这些称号,就连官方媒体也自然而然地予以接受。

动了动手指,布鲁斯调阅出一系列档案,在眼前铺陈开来:超人,超级小子,超级少女——从制服上判断,拥有某种密切的关联;火星猎人(他自称来自火星,谁知道呢),火星小姐——同样是绿色皮肤,同火星猎人拥有显而易见的亲缘关系;星火,极有可能是塔马兰星人,但太遥远了难以考证;渡鸦……从体型上判断,是个相当年轻的少女。

然后是神奇队长。

他是唯一一个在公众面前从不隐瞒长相的神秘英雄,甚至接受过采访,并在采访中公布了自己的称号。在超人的监管下,神奇队长同正义联盟合作过,然而不管他和正联的英雄们如何勾肩搭背,甚至还一起打过乒乓球(谢谢你,钢骨),一旦这家伙从公众视野中隐退,便再也没有人见过他。

他们是否还隐藏着什么能力?他们的团体是否有更多成员?

神秘的,让人忌惮的组织,原本已经够让蝙蝠侠失眠了,自从那次偶遇之后,他就连梦里都有个超人在跳舞。

“你应该更信任他们,”神奇女侠,联盟主席曾经劝诫他,“你也是个有秘密身份的人,或许他们也有自己的苦衷。”

但是,戴安娜,我只是个凡人罢了。

如果超人或者他们中的任何一个背叛人类,又或者只是内乱……一股难以形容的战栗情绪沿着蝙蝠侠的脊梁往上攀升。

那双靴子,可以选择在冰上旋转,也可以选择将整个地球踩碎。

 

“……布鲁斯?”

在布鲁斯意识到自己在沙发上睡了过去的时候,一双手谨慎地推着他的肩膀,让他恢复成坐姿,是提姆。年轻人穿着……一身西装?领结还有胸花一应俱全,头发全部被规整地梳到脑后,看上去瞬间长了三岁。布鲁斯茫然地伸出手去拨乱了他的发型。

“——嘿!我赶着出门呢!”罗宾挣扎道。

“你的打扮不太适合夜巡。”

“现在是下午再说我只是出去看场表演!”提姆在束手束脚的情况从他手下空翻着逃走,“不用等我回家吃饭了!再见!”

他的监护人沉吟起来。

“阿尔弗雷德,他要去哪里?”

“哥谭剧院有一场芭蕾巡演,老爷。”

“芭蕾?”布鲁斯嘀咕道,“上个月我带他去听歌剧,他一直睡到企鹅人进场打劫。”

“青少年总是一天一个样,但是嘛”,阿尔弗雷德给他倒了杯茶,“我一不小心发现提姆少爷订了一束花。很大的,一束花。”

两位家长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坐在汽车后座上,对着镜子重新整理仪表的提姆.德雷克对此一无所知。终于对自己满意之后,他从西装内袋里掏出了一张制作精美的门票,门票背面,一行稍微有点幼稚的字体写着:我会在更衣室里等你——K。

十七岁的提姆,突然对古典艺术充满了期待。

 

 

大幕在潮水般的掌声中落下。

瞬间挤满了人的后台走廊,演员们像小鸟一样尖叫着,互相拥抱,庆祝成功,蓬松的裙摆和女孩男孩们细长的腿簇拥在一起,如同一大捧开得非常繁盛的绣球花。

在剧团负责人开始讲话之前,几名最为美丽的少女从人群中溜走了,她们手拉着手,窃窃私语,像是一群年轻的缪斯,唱着歌,轻巧地舞动着,躲进了休息室。

“我累得要死了,”金发的卡拉躺在沙发上,抱怨着开始卸妆,“希望没有犯错才好。”

“就算犯了错,谁也没有发现呀!”梅根欢快地骑在化妆椅上旋转,她的鼻梁上散布着一些非常可爱的雀斑,和一头红发无比相配。柯莉截住她,帮梅根摘掉头发上的花环——她是女孩之中最为成熟的那一位,蜜色皮肤美艳无比,至今为止收到了很多参演电影的邀约,不过她都拒绝了。

“我很喜欢新的编舞,”柯莉温柔地继续梳理梅根那一头长发,“让我想到我的家乡。”

“我也是。”卡拉抱住抱枕,闷闷地赞同道。

瑞雯突然朝她们嘘了一声。

年纪最小的女孩一直在房间角落沉默地盘腿冥想,这会儿倒是睁开了眼睛,她的眼神相对于年龄来说太过深邃,就连成年人也不愿与之对视……但在她轻手轻脚靠近房门的时候,它们开始闪烁着促狭的神色。

瑞雯将房门打开一条缝,往外看了看,又对其他女孩打了个手势。

她们立刻叠在一起往外窥伺——对面的房门开了,一位西装革履的年轻男子抱着一束偌大的,比他的肩膀还宽的捧花站在那里,正和他们舞团同样年轻的台柱——康纳.肯特相谈正欢。他们身高相仿,越过陌生人的肩膀,女孩们完全将康纳一脸羞涩的笑容收入眼底,他连妆都没卸干净,脸颊上的红晕也不知到底是粉底还是别的东西。

“不要压着我!”瑞雯警告道,“我站不住了——哦!”

提姆嗖地一下扭过头,然后看到四个,对人生经验还算丰富的他来说,都漂亮得有些过头的女孩子摔成了一团,正互相抱怨着在门口打闹。察觉到他的视线,她们齐刷刷地看了过来,令他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康纳,尴尬地朝她们比划了一下:“她们……都是团员。”

是的,我刚才在台上看到了。提姆附和道。

“你还看得到我们!”卡拉挥了挥拳头,“我以为康纳都不够你看!”

“你是在嫉妒康纳的戏份太多吗?”梅根天真地发问,得到了一声恼怒的“才不是!”作为回应。柯莉笑了起来,朝男孩们靠近,她有点太过迷人了,提姆下意识地转过脸,试图拉开点距离。

“真是漂亮的花,”她自然地从提姆手中接过花束,“我会帮康纳照顾它们的,你们为什么不出去一起喝点咖啡呢?”

康纳的耳根泛起了粉红色——这下不会有人误解成腮红了,他低声嘟囔了句不用你管,一把拖过提姆,大步流星地朝着后门前进。

“……谢谢你们!”在消失于楼道拐角时,提姆后知后觉地朝她们喊道。

作为回应的是卡拉——“康纳!九点钟之前不回来你就死定了!死定了!”

 

 

虽然康纳向他保证了自己没有什么节食的习惯,提姆还是避开了热量过高的选项,端着餐盘回到了他们的座位。

经过蝙蝠侠和罗宾多年的苦心经营,哥谭市中心这一带已经呈现出一片平和的面貌,天色将晚,街上人流穿梭,偶尔还能听到欢声笑语。在这里招待康纳让提姆有种隐秘的自豪感,可惜无法和坐在窗边的同伴分享。

康纳已经把脸上的残余物都擦得一干二净,显露出浅麦色的健康肤色与生机勃勃的蓝眼睛。他看上去和舞台上的模样很不同,就连今晚看过表演的人也很难辨认。但,他的样子更近似于提姆在哥谭郊外遇见他时……打住,现在不是回忆的时机。

“哇,好多……蔬菜,”分量太大了吗?康纳看上去有点勉强地拿起了餐具,“你真体贴……”

少许有些尴尬的沉默弥漫开来。

“……你今天的表演很精彩,”提姆终于把食物都塞进了肚子,“我是个门外汉,但真的很棒。”

“谢谢你,这次的舞蹈可都是原创。”康纳快活地向他解释起编舞,排练,林林总总提姆根本不感兴趣的事情,但他并不想打断,就像这些词句突然拥有了附加魅力似的,他带着一丝笑容,津津有味地听了下去。

“——这次巡演的收入会全部用于飓风受灾地区的灾后重建。”康纳总结道。

在寂静再一次开始扩散之前,提姆干巴巴地咳了一声。

“……嗯,谢谢你愿意抽空跟我吃饭。”

“哦!也谢谢你的花……”康纳用叉子戳动一朵西兰花,“明天不用送了……我不太懂花,你能来就很好了。”

“我一定来,我的大学课表很空的。”

“什么!你是个大学生!”

“我真的只有十七岁!”提姆急忙辩解道,“你要看我的证件吗?”

康纳哈哈大笑起来。

“不,我是在夸你是个天才。”年轻的舞蹈家轻松伸了个懒腰,“既然是天才,希望你明天能带我去更好玩的地方——明晚我们不用排练。”

这股轻松的情绪朝着提姆发散过来,让他感到一阵舒适和愉快。你当然可以交给我,他想张口回答,但尖锐的警报声撕破了街头的宁静——一辆运钞车冒着烟,在道路上绝望地打着转,被开着装甲车的持枪歹徒紧紧追击——

“见鬼,快跟我来!”他嗖地一声站起来,拖过康纳,带着他向餐厅大门奔跑,不远处有可以躲避的地方,他知道,哥谭就像他的游乐场。康纳一声不吭地跟上他的脚步,然后他们一齐,在门廊上停了下来。

神奇队长已经将歹徒全都捆好丢在了路边,正悠闲地用手拍掉车轮上的火花。

“好啊!你们这两只爱情鸟!”这好出风头的英雄突然朝着他俩开起了玩笑,“还不快回家去!是想等着蝙蝠侠来踢你们的屁股吗!”

他就没有别的事情好做了吗——康纳愤怒地低声抱怨,拖着提姆离开了现场。

但是。

在神奇队长看来,我们是在约会吗?

满脑子胡思乱想的提姆,在离开之前朝那个英雄不由自主地傻笑了一下。

 

 

(chapter1 end)

Bonus:

老爷:小红靴……

提姆:爱情鸟……

康纳:肉……QAQ

卡拉:门禁!!!

沙赞:拍拖!拍拖!

酥皮,无知无觉。

【特别鸣谢 @左右不分 大宝贝 她的年轻芭蕾酥皮有如一剂强心针打入我的屁股 让我挣扎着坐起来挑战自己】

【为了酬谢友好的读者,有想看的情节可以给我提一下,本篇不会用于出本等用途,可以安心点播✧٩(ˊωˋ*)و✧】

评论(34)

热度(223)

  1. 重雪晚Laceration 转载了此文字
©Lacerat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