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eration

写点小文❤画点小图

【蝙超/BS】Home,Sweet Home.上.

#简介:过什么七夕,快到婚姻坟墓里带孩子去——by 阴暗的作者

#第一次尝试这种题材整个人都是懵逼的。BUG漫天飞舞。

#ABO设定,生子,产乳提及,雷!!!【以及虽然影响不大,但设定里酥皮比老爷要大几岁,你们意会吧嘻】



“结果证明你只是个凡人。”塔利亚轻蔑地看着他,那副养尊处优又暗藏杀机的神态让布鲁斯浑身紧绷。即使他穿着蝙蝠装,浑身都是武器,塔利亚也总能给他“惊喜”。

“你除了英俊强壮一点,和这地球上别的男人也没有什么不同,”她嗤笑着打了个手势,一个手下出现在甲板上,小心翼翼地抱着某种脆弱又危险的包裹,向他们靠近,“我真不该在你身上浪费时间。”

“我相信你漂洋过海不是为了来讽刺我的。”蝙蝠侠警惕地看着那包东西,时刻准备后退,但她只是把它接过去,抱在怀里,心不在焉地抚摸了一下。

包袱开始嚎啕大哭。

“这是你的儿子,达米安。”塔利亚伸出手,他如同被傀儡线扯着一般不由自主地凑上去,接过那……孩子。不超过一岁,肤色介于他和塔利亚之间,黑头发,紧紧皱起的眉毛,脸颊饱满,哭声响亮有力——一个小小的,毫无疑问的韦恩。

“你到底——”

“我和你的遗传基因而已。”

她毫无留念地转身离开,背影曼妙而冷酷。

“……你毕竟是她的母亲。”

“别东想西想,亲爱的,他没在我子宫里待过,”进入船舱前,塔利亚抛给他一个兴致缺缺的媚眼,“如果你不想要,送给别人就好。再见。”

 

 

Home,Sweet Home

 

 

“这会是韦恩家的头生子!”

“别慌张,阿尔弗雷德,我们还没做过基因检测。”

“哦老爷,我真该给您看看旧照片,”阿尔弗雷德在投影里毫无必要的满脸堆着慈爱,“达米安少爷和您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天啊,我还以为这一天——”

“拜托,阿福,”布鲁斯精疲力竭,徒劳地用胳膊颠簸婴儿,却只是换来更大声的嚎哭,“想想办法。”

“迪克少爷在赶来的路上,但更快的办法是向——”

“不!我不能告诉克拉克我,我突然多了个儿子。不行。”

“您是个正值盛年的Alpha,他会理解的。”

这种性别歧视的笑话并不值得推崇。布鲁斯内心极度崩溃地缩在码头的阴影里,旁边停靠一辆蝙蝠车,内心祈祷没有人经过没有人听到达米安也不会突然尿裤子然后——见鬼,他完全,根本,没准备好这个。

他也没准备好看见穿着三原色完美无缺的身影降落在自己面前。

“我听到你的心跳声很混乱,所以来看看。”超人微笑着向他靠近,蝙蝠侠条件反射后退一步。

孩子又哭了起来。

“你从哪里……”克拉克睁大眼睛,气势汹汹地从他手中抢走婴儿,搁在自己的怀里。他身上几乎瞬间便释放出一股甜蜜又温柔的气息,和发情的诱惑味道完全不同,属于Omega伟大天赋的另外一面。克拉克只是没什么技巧地摇了摇达米安,又轻轻哼了些小曲,哭声便奇迹般地停止了。

神奇的大自然啊。

“你真是个可爱的小宝贝,”他的男友抱着他的儿子(大概),钢铁之躯软化成一个温柔得不可思议的怀抱,让婴孩舒适地躺在臂弯里,“你从哪儿来?”

达米安舒展开来的小脸实在是太过惹人怜爱,布鲁斯几乎为此感到震惊。这孩子打了个哈欠,在襁褓里自在地动弹几下,便睡了过去。

“我们要找到他的父母。”克拉克轻声说,抬起头看向布鲁斯,然后因为目击到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挑起了眉毛。

布鲁斯赶在他发问之前交代了一切。

 

克拉克看上去很生气。

但并不是针对布鲁斯,谢天谢地他是这世上最通情达理,温柔善良的……氪星人。

“她怎么能抛弃自己的孩子呢,这太过分了。”克拉克用手指轻轻抹掉达米安脸上的一丝泪痕,“就算是用人工方式孕育……这么可爱的孩子……”

“奥古家除了统治世界什么也不感兴趣,”布鲁斯打开通讯器看了看迪克的坐标,“夜翼快到了,我们会一起返回韦恩家。你……”

“我当然要跟着一起去,”克拉克叹了口气,把达米安抱得稍稍高了一点,让小婴儿的头枕在自己暖和的胸口上,“没有了母亲,Omega的气息至少能给他一些安慰。他需要我,布鲁斯。”

这幅景象完美极了,象征着世上美好之物的信息素,连同克拉克圣徒一样平和又慈爱的脸击中了布鲁斯。

或许,比起达米安,他才是那个真正需要超人……需要克拉克的人。

“……跟我结婚吧。”

哦该死,说出声了吗。

“好啊,”克拉克头也不抬地整理襁褓,“你把戒指藏在哪了,腰带里吗?”

“……不,床头柜上。”

“我的在钱包里。早知道你这么不浪漫,我就抢在你前面了。”

他们愉快地,簇拥着稚嫩的小生命,分享了一个吻。

 

 

1

一岁整,衣冠楚楚的达米安小少爷闷闷不乐地坐在客厅中央。靠着一座生日礼物构成的微型山峰。

“我不太确定他喜欢你送的迷你蝙蝠车。”迪克忧愁地看向杰森,让后者翻了个白眼:“是啊,蝙蝠玩具才是个好主意。”达米安正意兴阑珊地拉扯布偶的两只翅膀,在发现扯不掉之后立刻失去了兴趣,将它丢到一边。“——是谁送的超人婴儿套装?说真的,红色尿布?”

提姆默默地举起了手。

“我……我觉得挺好的。”作为一位贴心的少年泰坦以及半个氪星人,康纳试图维护同伴,并为自己也赢来了一个白眼:“你们两个小家伙在买东西之前看看大小好吗?这小鬼头的屁股绝对塞不进去了。”

两名青少年垂头丧气地缩进沙发里。

“哇哦杰森,你会成为一个好爸爸的。”

“真有趣,你看上去才是喜欢搞大别人肚子那个。”

在夜翼和红头罩打起来之前,韦恩宅的主人出现了。他用人类绝对做不到的轻松姿势端着一张宴会桌从天而降,把食物,食物,数不清的美味食物搁在躁动的年轻人之间。

“布鲁斯马上就回来了,”克拉克把看上去终于,高兴了一点的达米安抱起来,“大家先喝点饮料好吗?”

占据地理优势的达米安积极地推倒了一杯橙汁。

他那毫无血缘关系的家长除了被逗得哈哈大笑,咯吱他又亲他的脸之外,完全一点责备的意思都没有。这种教育方式真的没问题吗——在场的其他人都思考起来。

一段和平悠闲的时光之后(杰森看不下去,主动帮忙更换了桌布),另一位家长也到场了。布鲁斯还穿着上班的三件套,他亲了达米安和克拉克,又犀利地看了眼十分钟之前还不在这儿的宴会桌。

“我们不是讨论过这个问题吗?”布鲁斯严肃地揽过他丈夫的腰,“超能力越少越好?”

克拉克故作无辜地朝他眨了眨眼睛。

在这对韦恩夫夫开始旁若无人你侬我侬的时候,提姆戳了戳康纳,凑到他耳边轻声公布了自己的新发现:

“那包尿布大概不需要退货了。”

 

 

2

蝙蝠侠总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以及无所畏惧。

他在韦恩宅里搭建起一座领先人类技术三百年(感谢氪星科技)的病房,就算全地球断电也能自行运转二十年,还找到了足够多精通救死扶伤,从冥界抢回灵魂这种级别的——医生,科学家,魔法师(有备无患)。

但这一天当真到来之时,布鲁斯.韦恩除了原地打转之外也没什么办法。

他等待着,焦虑又隐隐感到恐惧,哪怕世界的安危已经妥善托付给了别人,甚至包括哥谭(也就这一次)……终于,映照在无菌室玻璃上的红色光芒转为了金色。年轻的太阳光,充满生命力的金色。

他等待着,直到自己被允许踏上,新生儿诞生的土地。

一片光明又温暖的人造黄太阳照着病床上的克拉克,和他们的孩子。

看上去只有一丝轻微的疲惫,他那英俊迷人闪闪发光的丈夫伸出手,他几乎是感恩地握了上去。氪星和人类的孩子看上去是这么的……完美,脸颊几乎是光洁饱满的,哭声也响亮有力——在布鲁斯有些颤抖地抱起他之后,婴儿打了个嗝,不再哭泣,而是睁大了好奇的蓝眼睛。

“布鲁斯……达米安在哪儿?”克拉克有些不安地问道。

他猛地醒悟过来。

 

或许是从未在母体中接受过关爱的原因,达米安是个有些特别的孩子。

他对外界的兴趣并不大,也从没表现出想要吸引别人注意力,想要沟通的欲望,在没有生理需求的情况下总是安安静静的,尤其喜欢一个人待着。

他和克拉克对此非常担忧,他们挤出大量时间陪伴达米安,一段时间里甚至达到了让这孩子反感的地步——他们的大儿子无师自通地发展出了绝佳的潜伏技巧,有一次甚至连氪星人都找不到,直到出动监控才得以解决。

令人庆幸的是这段磨合期终于结束了,达米安仍然是个爱皱眉头,看上去闷闷不乐的孩子,但他开始享受与人相处并捉弄他们,也接受了亲人和朋友们对自己的关心,并用独有的方式去回应他们。

但就像心理学家叮嘱他们的那样,他惹人怜爱,骨子里几乎没有安全感的儿子,是绝不能缺乏关注的。尤其是在新生命诞生的当口,所有人都忙忙碌碌,几乎没有时间去关心他——

“天啊,布鲁斯,”克拉克惊呼道,“快把达米抱起来。”

布鲁斯这才发现——安静的大儿子,正努力朝着他们的方向,稳健地一路爬行过来。对不起,爸爸不该把你丢在一旁。他抱起达米安,轻声道歉,那孩子亲了亲他——这份原谅几乎让他有些想要落泪。

终于,他所有的珍宝都在这张床上了,安全,健康,又快乐。

“达米安,这是你的弟弟,乔纳森。”

克拉克把他们圈在自己怀里,心满意足地叹了口气。

“乔。”达米安用笃定的稚嫩语调宣布道,“弟弟。”

 

 

3

布鲁斯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幸福和快乐几乎是铺天盖地涌向他,浓厚得几乎让人困惑,即使在蝙蝠侠的领域里——“祝贺你!”那些知情又可靠的英雄们会拍他的肩膀,由衷地为他感到喜悦,这种时候,他的嘴角很难不出现一个笑容。

就连带着一身火药气味和疲惫从夜巡中回返,他也多了别的任务——深夜里婴儿实在是太容易感到饥饿,又或是需要换尿布了。克拉克提出过很多次愿意全权负责这一部分,但他甚至无法向自己的丈夫解释……那些稚嫩的哭声和呼喊总能让他醒来。孩子们的声音比睡梦中的惨叫声还要响亮,笔直地,穿透夜色中深沉的黑暗。

这一切都让他感到欣慰异常。

以及……如果回到床上的时候克拉克正巧醒来又精神头十足的话,他也能获得相当不错的奖励。

 

 

4

“不是说我抗拒自然喂养,”克拉克忧伤地摆弄着挤奶器,“但我的体质就是不配合……氪星距离自然生殖实在是太远了。”

“乔很健康,”布鲁斯安慰地亲亲他,“科技能做到的事情就交给科技吧。”

“早知道这样我当初为什么要剃掉胸毛……”

这一部分我倒是很满意。布鲁西宝贝想。


TBC

评论(26)

热度(345)

©Lacerat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