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eration

写点小文❤画点小图

【蝙超/BS】Cinderbat

#每当我不高兴,我就要写智障。这个智障脑洞开了几个月了,放出来吓人【

#灰老爷和氪星“王子”,夹带了timkon!纯爱的早恋组!

                                           

很久很久以前,在遥远的哥谭,居住着一名任劳任怨的灰蝙蝠。

每当夜幕低垂,农夫和羊群都已经沉睡,灰蝙蝠便展开锋利的翅膀在空中滑翔,降落在任何一块冒出犯罪萌芽的土地。

灰蝙蝠用沉重的拳头打击小偷,抢匪和更加罪孽深重的人类,鲜血溅落在黑色盔甲上,夜复一夜,渐变成了令人畏惧的深灰色——虽然不太符合科学理论,总之他就这样获得了灰蝙蝠的外号。这份义警的工作被完成得太过出色,时日一长,所有的罪犯都被锁上了镣铐,关进监狱和阿卡姆疯人院。

灰蝙蝠并没有失去警惕,人们仍然能看见深灰色的身影在哥谭上空掠过,并胆战心惊,匆匆回到家中。即使在哥谭领主韦恩大人的治理下,粮仓里装满了食物,人人都有一份工作,哥谭的居民也再不用担心饥荒和罪犯——他们仍然唉声叹气,郁郁寡欢。

当然,最忧愁的大概是监狱里的罪犯,他们被惩罚做些繁重的工作,被关在狭窄的房间里,抬起头来,时不时还能看见一个可怕的影子伫立在月光下——虽然都是罪有应得,却也叫苦不迭。

狡猾的罪犯们聚集在一起,想出了一个主意。

“河流对岸的大都会,即将举办一场舞会!”

双面人抛着硬币,展现出它背面的那座城市。

“美酒!音乐!还有黄金!”

企鹅人擦拭单面眼镜,用它遮住一只贪婪的眼睛。

“氪星王族将在舞会上出现!他们要为王子挑选一位伴侣!”

毒藤女笑得邪恶美艳,手中植物长着爱心形状的叶片。

“额——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这么说话,”没有血清的瘦弱贝恩抗议道,“这跟该死的蝙蝠又有什么关系?”

其他罪犯一齐白了他一眼。

“在场所有人都知道‘它’的身份,”猫女玩着自己的指甲,“‘它’会接到邀请,然后置之不理,我们要制造一个理由,让那只性感的大蝙蝠在舞会上出现。”

“然后!蝙蝠会爱上王子!”

小丑女尖叫道。

“结婚!授勋!蜜月!定居大都会!我们就可以越狱!过自在日子!”

恶棍们手拉手围成一圈跳舞,然后把贝恩打晕塞到衣柜里,假装他成功越狱。

舞会即将被破坏的匿名信连同邀请函,一同寄到了韦恩大宅。

所以说,就连邮差都知道蝙蝠即是布鲁斯.韦恩。

 

 

领主坐在长长的餐桌旁,睡意朦胧地吃着早饭,顺便观看他的两个小儿子打成一团。

“您收到了两封特别的信,老爷。”全知全能的管家端着托盘,正好在布鲁斯一伸手就能够到的位置,“宫廷舞会?没兴趣。”他拿起另一封,“见鬼,贝恩扬言要从哥谭一路挖到大都会然后在舞会上暗杀氪星王子,为什么要特别强调王子长着一头打着卷的黑发,迷人的蓝眼睛和鲜花一样红润的嘴唇?”

“我们又怎能揣测罪犯的思想呢?”阿尔弗雷德把两个男孩分开,“您打算怎么办?”

布鲁斯沉吟片刻,抬眼打量了一番自己健壮又可爱(就是有点烦人)的两个孩子。

“你们两个,谁达到了合法的结婚年龄?”

“父亲!”达米安受伤地叫喊,“我才十岁!”

“这是个童话故事,达米安,”阿尔弗雷德安慰他,“年龄不是问题。”

“我愿意去,”提姆温顺地回答,完全不见刚才那副用叉子刺死达米安的劲头,“我十五岁了,已经可以进入社交界——虽然哥谭没有社交活动,大家都不出门。”

“很好,你们准备一下,”家主宣布道,“我们下午出发,去大都会参加这个晚会。”

 “我去给您准备礼服——”

“没有礼服,阿尔弗雷德,”布鲁斯严肃地说,“我会作为蝙蝠,从天而降,让他们猝不及防。”

孩子们眼睁睁看着父亲离开去补觉,提姆忧心忡忡地思考了一会儿没有监护人自己要怎么初次登场,但很快便释然了:

他可以溜进去。

 

 

舞会风平浪静,无聊透顶。

蝙蝠盘踞在视野极佳,方便入侵的玻璃穹顶,密切监视整个舞池。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欢呼和掌声,这意味着氪星王族们正穿过拱门,走进大厅——他们确实如传闻中一般美貌而高大,蝙蝠眯起眼睛,很快便找到了人群中最醒目的,天神一般英俊,漆黑发丝打着卷儿,眼睛像天空一样蓝得迷人,嘴唇有如花瓣——总之,氪星王子。

他当机立断,赶在犯罪分子有所行动之前,一跃而下,一把扛起那处于危险中的王族,在守卫们反应过来之前,丢下一颗烟雾弹并夺门而出。

 

 

“天啊!!!国王被人抢走了!!!”

可惜正策马奔腾的蝙蝠没有听见。

真正的氪星王子(他的头发是直的,顺带一提),当机立断,抢走侍卫的马,气势汹汹朝着父亲被掳走的方向追了上去。

一片混乱中,躲在草丛里的提姆叹了口气。

他把吃到一半的螃蟹放到路边,钻进了蝙蝠车。

……连烟雾弹都有了,蝙蝠车又有什么稀奇的。

 

 

就在提姆追上了小王子并解释完来弄去脉,然后一起坐进蝙蝠车里兜着风的时候,布鲁斯终于赶到了自己的安全屋。好吧,杰森的,他的二儿子收拾得比较干净。

“……殿下,”他握着缰绳,不卑不亢地看向马上仍然一脸茫然的男子,“您现在安全了,我可以帮您送信给亲卫,在他们赶来之前,不要离开。”

“你从宴会中将我带走,这是什么奇怪的地球风俗吗?”氪星人用优美的音调质问道,“以及,你应该称我为陛下。”

“什么——”

“我是氪星的国王,卡尔.艾尔,”国王的微笑仿佛给了布鲁斯当头一棒——他看上去确实不像是十五岁!该死!“陌生人,我配合了你的行动,向我解释你的意图?”

“……我收到一封匿名信,说要刺杀王子。”

“康纳?他很好。”国王随意地朝某个方向看了一眼,“他正和一个刚认识的男孩子兜风呢……没什么可操心的。”

“见鬼,你可以看到——”

“很远的地方,没错。我具备很多种超能力。你并非我的臣民,所以用名字称呼我吧,”氪星人在他面前,飘了起来。字面意义上,漂浮。噢,他会飞,他就像一片云那样飞得更近,仿佛毫无威胁,却让布鲁斯浑身僵硬,“为什么要戴着这个?你明明有一张很英俊的脸。”

哦。

见鬼。

他摘掉了我的头罩。

见鬼。

哦。

在布鲁斯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之前,他已经骑在马上,疯狂地朝着河流狂奔——他的脸被夜风拍得发痛,满心满意都是崩溃。

 

 

“欢迎回来,老爷,提姆少爷已经睡了。”

阿尔弗雷德包容地迎接他,对消失的面罩和一身狼狈视若无睹,你最棒了阿尔弗雷德。

“今晚不太顺利吗?”

我被罪犯们耍了。贝恩在衣柜里。氪星人有超能力。卡尔.艾尔看见了我的脸!……算了,反正秘密身份这玩意儿连邮差都骗不过去。

“……没事。”

最棒的管家给了他一碟小甜饼和一句晚安。

 

 

卡尔.艾尔降落在人群中。舞会彻底泡汤,他不得不向惊慌失措的大都会人解释王子一切都好,自己也毫发无伤。至于那只神秘的蝙蝠?哦,就当是余兴节目吧,毕竟非常有趣。

礼节性地微笑着,他向远方,哥谭那座神秘的大宅投去目光——他的儿子,康纳正和那个开车的男孩躲在被子做成的帐篷里,一同看着画册,摆弄着看上去特别像武器的一些小东西并咯咯发笑。如果愿意的话,他可以听到孩子们所说的每一句话。不过他是个开明的父亲。

另一间卧室里,神秘的蝙蝠,英俊的领主正在睡梦中焦虑地皱着眉头,卡尔等待着,直到他的呼吸变得平缓,身体也不再翻来覆去,才移开了视线。

或许,明天我该拜访一下布鲁斯.韦恩。

他愉快地想着,又或者,把面罩的事情公布出去——他会主动来找我也说不一定。

地球真是个有趣的地方呢。

 

 

END

 

 

评论(35)

热度(253)

©Lacerat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