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eration

写点小文❤画点小图

【蝙超/BS】Something Wild and Free .1.

#BVS人设,贵族老爷X神奇小酥皮,奇幻AU,某个大概算是中世纪的时代

#我一开始只想写肉的,然而……

#生活如此痛苦,我为什么还要开坑……感觉……莫名的愧疚……

#哦……我真的不喜欢人兽……真的……


流水带来了好消息。

他们射中俊美又强壮的雄鹿,追着它翻山越岭,穿过荆棘和树丛,最后只有他胯下的头马坚持下来。Ace并不熟悉地形,差点扭伤了前腿,又愤愤不平地被甩开,最终也只能徒劳地原地打转,在空气中不甘心地嗅着野兽无迹可寻的气味。

但布鲁斯·韦恩向来是个有耐心的人。

他仗着日头尚未西斜,牵着马儿,拿出干粮吃饱喝足,精神饱满地探索这片领土。他回到哥谭故居的时间并不长,但这片荒无人烟的贫瘠森林属于他,其间奔跑隐匿的野兽自然也是属于他的。他信步踩着湿润的土地行走,直到听见不远处传来水声。

某种神秘的灵感驱使他将缰绳系在就近的树上,孤身一人,带着枪和警觉性走向水源。这是一条狭窄的溪流——从他脚边潺潺流过的清水中,夹杂着一丝隐晦的血线。

他屏住呼吸,在下风处更小心地隐匿起来,窥视他们追逐了很久的猎物。

在这种距离之下,他发现这其实是一头相当年轻的雄鹿,只是体型比同类更加高大健壮,头上顶着堪称艺术品的繁盛鹿角,它优美的姿态,无疑是自身灾祸的源头。这动物焦虑不安地踩着水,鼻尖翁动,它的后腿,被子弹嵌入的部位仍然无法止血,一旦奔跑停止,松弛下来的肌肉便被染上稀薄的红色。坚强的野兽并没有被疼痛折磨得方寸大乱,它仍然机灵地,警戒地闪烁着漆黑而湿润的眼睛。

可惜,雄鹿面对的是个更加沉得住气的猎人。他们僵持了大概一刻钟,猎物终于错误地认为自己安全了,低下头去打算饮水——修长的脖子完全暴露在布鲁斯的枪口之下。

猎人缓缓地将食指放在扳机上。

在枪声响起之前,极端突兀,重物坠入水中的声音,令猎人忘记自己使命,惊愕地瞪视眼前超出常理的景象:那精美沉重的鹿角从雄鹿头顶完全脱落,坠入水中,瞬间便化作一团白雾消散——动物庞大身躯仿佛被肉眼不能见的野火灼烧,厚实的深棕色毛皮颓败为黑色灰烬……野兽庞大的身影眨眼之间便被抹去了,显露出属于人类的清晰轮廓。

一个不着片缕,年轻而俊美的男人。

布鲁斯完全无法移开自己的视线,他死死盯着那雄鹿化成的青年清洗自己毫无瑕疵的躯体——除了带着弹孔的右脚,没有任何一丝伤痕或缺陷,完美得有如被雕刻而成,异常,异端。那双曾像动物一样漆黑湿润的眼睛也发生了变化,它们仍然是湿润的,然而呈现出一种平和的蓝色。黑发,蓝眼睛,这只野鹿已经和任何一个行走在世间的普通人类没有什么不同。

但它无法再骗过布鲁斯.韦恩。

猎人慢慢放下枪,随手捡起一块石子,瞄准了投掷出去——眼前的生物捕捉到了这一响动,如他所料般机警地转过身,把宽阔而毫无防备的脊背完全暴露在他面前。

树顶上掠过一群被惊飞的鸟儿。

 

 

Something Wild and Free

 

 

营地里点燃了篝火,抵抗着从天边侵袭而来的黑暗。

韦恩家十二岁的养子距离树丛太近了,他抱着一杆猎枪坐在火堆旁,固执地抵抗着夜晚的寒冷和孤寂。守夜人曾想劝服他,别再等待自己的养父,回到温暖的帐篷里去,但他只是用沉静的蓝眼睛看着他们,一言不发——直到成年人们移开视线,不再做些无谓的说辞。

树林里传来骏马传讯一般清晰的嘶鸣声。

守夜人吹响了号角,随从们开始四处跑动,迎接从狩猎归来的男主人。高大的男人牵着马,慢慢踏入被火光照亮的人类领地,精神饱满,两手空空。韦恩老爷递过缰绳,吩咐了几句便将随从们打发走,然后走向篝火和等待自己已久的男孩。

“提姆,”男孩沉静的蓝眼睛亮了起来,他带着不被察觉的雀跃迎上去,让监护人的大手落上自己肩膀,“谢谢你等我,现在,去睡觉吧。”

提姆点了点头,加快脚步追上布鲁斯的步伐。在这样的长夜里,落在男孩肩上的重量让他感到非常安心,甚至在那只手离开之后也——

男孩瞪大了眼睛。

布鲁斯察觉到并探寻地看向自己的养子,然后恍然大悟,轻描淡写地晃了晃自己的手臂:“别担心。只是轻伤,甚至没有流血。”

但聪明的,总是把想法藏在脑子里的提姆直到闭上眼睛,陷入睡眠之前,也仍然困惑不已:

留在他养父手臂上的咬痕,明显出自人类。

 

 

(chapter 1 end)


评论(27)

热度(206)

©Lacerat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