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eration

写点小文❤画点小图

【superbat】Superdog!Friendship is Magic!

#萌宠文,酥皮是只氪星狗,剧情基本是这篇的后续

#看过表情包的人都知道我的灵感来自何处,虽然我给改成了柯基,柯基万岁

#因为有想写的梗就写了,似乎比第一篇多了一点CP感【个屁】,然后夹带了一点点神奇哈

#没有后续啦,不再撸狗,撸人去【报警了哈】



“你们这群愚蠢的人类!!!竟敢污蔑我是一条狗的跟踪狂!!!!”

变成光头,仍然非常尖下巴的莱克斯.卢瑟隔着监狱栏杆朝蝙蝠侠怒吼:“等着瞧吧!!你们关不住我!!只要让我拿到一根毛——氪星军团!我将统治世界!!”

栏杆外所有人都毫无危机感地展望了一下短腿在整个地球上践踏的景象。

“我看他是疯了,蝙蝠侠。”戈登摇摇头,“阿卡姆会欢迎他的。”

“他确实很疯狂,也很危险,”暗夜骑士走向卢瑟,投下一片威慑力十足的影子,“虽然我赞成人类都很愚蠢这一点……可惜你也不够聪明,卢瑟。”

“你还没发现超狗根本不掉毛吗,傻瓜。”

 

 

SuperdogFriendshipis Magic

 

 

布鲁斯.韦恩心情非常糟糕。

因为他在清晨六点钟被一只狗踩醒。

罪魁祸首克拉克.超狗.肯特正在床上打滚撒欢,他的床,四只爪子在床单,被褥,枕头,他的腿,肚子,还有脸上面蹬来蹬去,救命啊。

“我和你只是普通同事关系,超狗,谁允许你上我的床?!”愤怒的蝙蝠侠摁住氪星狗毛茸茸的脑袋,“还有你怎么会在我家?!”

超狗假装听不懂人话并舔了他一脸,摇晃着屁股挣脱开来,窜进了被子,然后裹着它一起从床上滚了下去。

中年危机绝对就是这种感觉。

 

1

“莱恩小姐去了非洲,她拜托我们照顾克拉克。”

“……我怎么不记得这事儿?”

“因为我没有告诉您,现在请抓紧,克拉克还要去星球日报上班呢。”

“……关我什么事。”

“您要送它去呀,老爷。”阿尔弗雷德用可恨的理所当然口气在频道里对他说教,“超级英雄的秘密身份是需要好好经营的。”

布鲁斯疲惫得无力提醒他还有翘班这一选项。真的。星球日报连工资都不给它发好吗。

 

笼罩着哥谭首富的阴云在他走出洗手间之后消散了少许。

良心未泯的超狗整理好了被它自己弄乱的床,正叼着一朵玫瑰花(你去摘的时候考虑过阿尔弗雷德感受吗)飘到花瓶上空——哦,它甚至帮布鲁斯搭配好了衣服。

审视了一番床罩上放着的格纹西装,格纹长裤,格纹衬衣,格纹领带,布鲁斯深沉地看了一眼超狗:“不行,太土了。”

它露出大受打击的表情。

布鲁斯勉为其难地戴上了那条领带。

 

2

登机时布鲁斯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

他甚至还没发动,只是把手放在操纵杆上,超狗就像个气球一样被紧张情绪充满,然后飘了起来。布鲁斯默默地注视着它撞上直升机的顶棚,如梦初醒,哼唧一声蹦回座位。

“你自己会飞,还害怕坐飞机?”

克拉克垂头丧气地爬进宠物专用椅,自己扣上了安全带。

他思考了一下,善良地放弃了戏谑:“我倒是觉得很安心——毕竟有超狗在我的飞机上。”

氪星小狗振作了几秒钟,又因为起飞的震动萎靡下去。

……这个弱点被敌人抓住可不得了。蝙蝠侠自顾自地警惕了起来。

 

3

阿尔弗雷德最近是不是太闲了。

布鲁斯阴郁地看着自己从包里掏出的狗绳,纯黑色,带两个小小的蝙蝠翅膀,不出意料,他又摸到了一个配套的眼罩。

超狗对打扮成蝙蝠狗并没有什么意见——又或者它根本不知道自己背上多了一对翅膀,乐呵呵地拖着布鲁斯走进星球日报大门。

一人一狗引发了一阵小骚动。布鲁斯完全无法理解员工们充满爱怜的目光为何在看到自己时变得如临大敌,直到某个眼熟的摄影师跑过来迎接他。

“早上好克拉克,你好,韦恩先生,我是吉米.奥森——路易斯交代过——哇噢,克拉克当上了蝙蝠狗!”

克拉克惊呆了,徒劳地扭过头去看自己的背,并因此开始原地打转。

“……我们哥谭人行事比较特别,”布鲁斯咳嗽一声,“是我的错觉,还是我在这里很不受欢迎?”

“哦不,不是的,只是你知道,他们大概以为路易斯把克拉克卖给你了——介于你是哥谭首富,我们恐怕是买不回来了,哈哈哈哈。”奥森在他的注视下勉强又笑了几声,“这、这边走,请。”

他们走进了用餐区域,精心装饰的墙面,点心,玩具,彩带,一大群吵吵闹闹的小孩,典型的“带你孩子来上班”主题。克拉克在他解开牵引绳的那一瞬间便跑进了人群,在孩子们惊喜的欢呼声中,它摇着尾巴,把前爪搭在一个坐轮椅的小女孩膝上。她惊喜地叫着克拉克的名字,把好几个吻印上它毛茸茸的脸。

奥森如释重负地叹息了一声:“谢谢你带它来,韦恩先生。孩子们见不到它会很失望的。”

布鲁斯决定原谅它今早的踩脸。

 

4

时值下班高峰。

哥谭市中心,黄金口岸,墙面是林立的广告屏幕。

它们全都在插播同一内容:超狗为了拯救与地球失联的空间站飞进太空,遭遇失重,它的毛发通通不再受地心引力管束,自由舒展,形成一个完美浑圆的毛球。

毛发阻挡了它的视线,毛球不得不跌跌撞撞地滚到距离最近的一处卫星,开始疯狂地给自己梳毛。

滚动的这一部分被重播了五遍。

绿灯亮了,交通却仍然停滞不动,满世界都是傻笑和手机闪光。

人类没救了。

布鲁斯看着趴在副驾驶上一脸羞耻的克拉克,并不打算安慰它。

 

5

事实证明秘密身份果然是需要努力维持的。

按住布鲁斯.韦恩的仅仅是几个小丑帮的混混,但他现在是个身高一米九的虚弱中年企业家——所以只能眼睁睁看着不知所措的普通小狗克拉克被举起来,递给站在车顶上的哈莉.奎因。

小丑女像个高中生一样尖叫着,把克拉克按在自己胸口上蹦跳,高跟鞋踩着车顶的声音太折磨人了,布鲁斯不得不强忍住揍扁这群抢狗混账的冲动。

“拜……拜托,把它还给我,”他努力拖延时间,“我有的是钱,小姐,但我的狗——”

“从现在开始它就是我的了!”她又唱又跳,举着克拉克转圈,“谁是乖狗狗?谁是乖狗狗?我要给你做一件小丑服~我要给你画个小鬼脸~”

克拉克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它抓住了自己的腿和哈莉的脸距离最短的那个机会——蹬了她一脚,从高空滑落,掉到车顶,跳上地面,一头扎进了布鲁斯敞开的风衣。

……哥谭首富盯着自己胸前鼓起的一团,心如止水。

“坏孩子!坏孩子!”小丑女毫无意义地原地蹦跳了几圈,又拿起棒球棍疯狂挥舞:“我要揍扁你的主人!我——”

“这里唯一的坏孩子就是你,哈莉。”

救援来临。终于。

真言套索和神奇女侠从天而降,利索地将这个打劫团体捆成一团。哦,其中那个逃狱犯有特殊待遇,神奇女侠尤其贴心地把她多捆了几圈,搁在地上。

“这不公平,”小丑女抱怨道,“你是个公主!公主太漂亮了,不该出现在哥谭。”

“噢,谢谢你,我会把它当成夸奖的。”戴安娜好整以暇地帮小丑女理了理头发。她现在看上去没那么疯了,只是咯咯傻笑:“我们应该做朋友,我们会成为好朋友的!”

“当然,哈莉,只要你乖乖待在监狱里。”

女战神耐心得毫不必要地看着她被警车带走,才转向从头到尾都只需要坐在地上的布鲁斯:“嗯……她还挺可爱的不是吗?”

克拉克从他怀里钻出来,不赞同地汪了一声。

 

6

他们在当晚的正联会议上又见到了闪电侠,有趣的年轻人。

速跑者是联盟吸纳的第一个英雄——他在见到超狗的那一瞬间就沸腾了,围着它转了鬼知道多少圈,眼巴巴瞅着蝙蝠侠:“我可以摸它吗??拜托??”

“……你可以直接问它,”蝙蝠侠叹了口气,“它是超狗,智商超过绝大多数人类,而且比你年纪还大。”

超狗得意洋洋地飘起来,一脸前辈做派和速跑者握了握爪。

第二次见面,闪电侠带来了自己收集的所有周边,和印泥。

超狗哀怨地给它们全都按上了爪印。

第三次见面,闪电侠用超级速度把超狗揉成了莫西干发型。

它直到飞回家照镜子才发现。

诸如此类的事件之后,氪星狗对闪电侠已经非常警戒了——直到今晚的例会结束,年轻人从怀里掏出一个飞盘。

蝙蝠侠冷眼看着闪电侠将飞盘丢出去,超狗雀跃追赶,在它跳起来去咬的那一刻,速跑者已经瞬移到了它的面前,将飞盘拿在了手中。

“哦不我真的错了再来一次好吗??超狗??狗狗??酥皮??拜托??”

克拉克心灰意冷地用屁股对着他。

 

7

某天照常的新闻时间,布鲁斯看着自己腿上的狗,突然意识到闪电侠在取名上大概是个天才。

“嘿。酥皮。”

超狗懒洋洋地在他手上磨了磨牙。

 

8

“阿尔弗雷德,我们需要谈谈。”

“好的,老爷?”

“昨晚我夜巡回来,克拉克跑来迎接我——”

“哦,这真是太贴心了。”

“这不是重点。凌晨四点钟,我在它身上闻到了烤羊排的味道。”

 阿尔弗雷德的眼镜寒光一闪。

“不想回答吗?你一直都在频道上,所以排除你的嫌疑——羊排是我们的午饭,我有充分理由怀疑你在厨房的某个位置藏了一份,它随时都可以飞进去用热视线烤熟再吃掉……我知道你在听,克拉克,给我出来。”

超狗委委屈屈地从窗口探出个脑袋。

“您真是世界第一侦探,老爷。”

“别奉承我——你知道这是只靠光合作用就能生存的狗。”布鲁斯把它拎起来,提到阿尔弗雷德面前,“你们的过度溺爱除了堆积无用脂肪对它没有任何好处。你自己看看。”

“我没看出什么,老爷。”

布鲁斯残忍地用另一只手捏起超狗的双层肚皮。

克拉克呜呜叫着把脸藏在前爪后面。

“关于一件事您是错的,”阿尔弗雷德在离开之前告诉他,“克拉克会用烤箱。”

“……哦。”

“厨艺是必要的生存技能。您或许也愿意学一下。”

哼。

 

9

溺爱的形式不止一种。

蝙蝠侠盯着神奇女侠大腿上那块长着耳朵和尾巴的毛绒坐垫——也就是,超狗。完全瘫软,柔若无骨,展示出了氪星体质的多样性,除了被揉耳朵的时候会哼哼几声,对外界毫无反应,一只耽于享乐的狗。

“我今天带它去做了个桑拿加按摩,”戴安娜解释道,“那之后就这样了,大概是香精和印度按摩师的双重作用。”

“……你和这个三十多岁的雄性生物一起进了澡堂?”

戴安娜用玩味的表情看了他一眼,嘴角上翘。

“外表决定一切,蝙蝠侠。”

雄性生物醒了,它打了个软绵绵的呵欠,慢条斯理地睁开眼睛,看了眼蝙蝠侠。似乎没意识到自己正在例会上偷懒,超狗纡尊降贵地朝他递出了一只短短的前腿。

“我开始怀疑你们到底谁才是公主了。”蝙蝠侠嘲讽它,但还是接过那只爪子,捏了捏被蒸汽泡得格外柔软的肉垫。

 

“唉……好棒哦。”

闪电侠盯着神奇女侠的腿喃喃自语,蝙蝠侠皱起眉头,发出警告:“神奇女侠是位可敬的战士,你需要注意自己的态度。”

“嗯?啊,对啊。可是我也不错啊……”速跑者幽怨地嘀咕着,“酥皮连摸都不给我摸一下。”

……你羡慕的对象有点问题。

……而且这不都怪你自己吗。

 

10

“人类擅长欺骗,”亚特兰蒂斯之王戒备地在胸前交叉双臂。“让我跟你们的领袖对话——如果他能证明自己更强大,更勇猛,我就同意与你们结盟。”

“好吧。”

蝙蝠侠同意,并举起了一只狗。

超狗热烈地摇起了尾巴。

“……请不要喂它任何东西,”蝙蝠侠对海王美丽又容易被蒙蔽的妻子强调,“它正在节食。”

超狗哀怨地垂下了耳朵。

 

11

维克托.斯通小心翼翼地把超狗捧在手里,满眼都是惊叹。

“哇哦,我想说,你看上去比视频里漂亮多了,”劫后余生的男孩遗憾地看着自己的机械手臂,“我一直都想摸摸你,一定很柔软吧……真希望传感器能再灵敏一些。”

超狗沿着他的手臂一路爬到肩膀,在那里安顿下来,它舔了舔男孩脸颊上属于人类的那一部分皮肤,在他因为发痒咯咯发笑之后,将自己毛绒绒的脸蹭了上去。

他们像认识已久的好朋友一样亲密地玩闹了很长时间。

 

12

路易斯.莱恩在非洲的工作取得了重大突破。

所以她必须暂时隐藏起来——布鲁斯对她总是能趟进浑水的能力感到由衷敬佩。这就意味着超狗不得不在韦恩宅再“打扰”一阵——虽然克拉克这家伙明显没有这种概念。

吃完过于丰盛的午饭,布鲁斯抗议无效,被迫出门遛狗,他看着克拉克在韦恩庄园里一路撒欢,把芦苇丛踩得东倒西歪。

它突然停了下来。

氪星小狗灵敏的,足以捕捉地球上任何一声呼救的耳朵转动着,在风中接受信息。它并没有急着换装飞走,而是踱到布鲁斯旁边,汪汪叫了几声。

“你……要离开?”

克拉克点点头,把前爪搁在他的鞋面上。

“你想让我一起去?”

小动物难得露出了踌躇的表情,它绕着布鲁斯转了好几圈,在他的裤管上蹭了蹭,伸了个懒腰——然后重新严肃起来,热视线从它眼中射出,在土地上书写成相当工整的文字。

 

【家】

 

多年前,一艘小小的飞船带着氪星小狗逃脱了灭亡的命运,降落在堪萨斯的田野里。

老实本分的肯特夫妇捡到了它,养大了它,它将他们视为自己的父母亲。布鲁斯营救了被卢瑟阴谋牵连的玛莎.肯特,他让阿尔弗雷德把她送回家,回到丈夫的身边去。

但他并没想过自己会以布鲁斯.韦恩身份,坐着私人飞机去拜访他们——克拉克向他发出邀请的第二天清晨,他们便出发了。

飞机正在准备降落。克拉克在他膝上被气流颠簸,呜呜抱怨。

布鲁斯安抚地揉了揉它的耳朵。

 

克拉克跑得很快。

就像普通的宠物一样,它在泥地上跌跌撞撞地奔跑,完全不顾飞溅到自己身上的泥浆,飞快跳过篱笆和水坑,奔向那间小小的农舍。

欢叫声让玛莎和乔纳森从家里跑出来,他们在院子里拥抱亲吻了它。

“请叫我布鲁斯,肯特先生。”他和乔纳森互相介绍,而玛莎冲过来,在他能说出什么漂亮话之前紧紧地拥抱了他。

“谢谢你,为了这一切。”她哭了,这让布鲁斯不知所措,幸亏乔纳森及时搂住她安抚,而克拉克依偎在父亲怀里,用毛茸茸的耳朵去擦拭母亲的泪水。

他突然理解了克拉克对家的眷恋。

 

“我和玛莎三十年前就住在这里,”乔纳森带着他四处走动,参观陈旧而整洁的房舍,“有了克拉克之后,我们不得不多次搬家——毕竟很难向邻居解释为什么它不会长大变老,”这位勤恳的堪萨斯人感慨地抚摸着农具,“两年前那件事之后,克拉克去了大都会,我们也搬回了这里。”

“请不要误解,布鲁斯,我不是在抱怨。”乔纳森温和地说,“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布鲁斯相信他。

 

玛莎在厨房里快活地忙碌。

克拉克也在里面,忙着,把自己的脸埋在盘子里。玛莎充满爱怜地往它的墨西哥卷饼上浇了一瓢肉汁。

“你还饿吗宝贝?早饭没吃饱吗?”它高高兴兴地抬起头叫了两声,又为自己讨来了一根香肠。就在这只狗再一次抬起头打算索取更多食物的时候,布鲁斯终于看不下去了。

“……肯特夫人,我是说,玛莎,”他咳嗽一声,“克拉克早饭吃得很饱,英式的。”他看了眼叼着香肠整只狗僵硬的克拉克,“介于它最近体重暴涨,我十分确信它不需要吃午饭了。”

香肠啪嗒一声掉回了盘子里。

 

午饭非常丰盛,布鲁斯的赞美之词也完全是发自本心,玛莎的手艺让他多少理解了克拉克对于美食这种非必需品的热情。

而肯特夫妇严厉的教育态度也令他大开眼界。

“我们是怎么教你的,克拉克?”玛莎训斥着瘫在婴儿用高脚凳里奄奄一息的超狗,“永远要记得克制,你是个大孩子了,我们没办法照顾你,你必须管好你自己。”

克拉克萎靡地抽了抽鼻子。

“好啦,它知道错了,”乔纳森不忍心地拿起盘子,“来,也不能让你干看着。”

他往盘子里放了一颗西兰花,摆在超狗面前。

布鲁斯忍笑忍得肋骨发痛。

 

午饭后,肯特夫妇和他一同坐在走廊里的躺椅上,看着克拉克在田野里钻来钻去,搅得玉米地沙沙作响。

“我有一点东西要送给你们,”布鲁斯从怀里掏出了支票,在肯特夫妇张嘴拒绝之前赶紧解释,“这绝对是你们应得的,乔纳森,玛莎。我收购了一个和克拉克有关的基金会,赚了很大一笔钱。”虽然赔款也不少。

“每季度都会有分成,你们是我最大的股东——毕竟是你们养育了它。”他郑重地将支票放在玛莎手上,“谢谢你们。”

“不,不。”她的眼中泛起泪花,“和克拉克给我们带来的快乐相比,这都算不了什么。它是这世上最好的,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宝贝……”

布鲁斯将视线投向玉米地。

超狗正兴高采烈地扑着蝴蝶,它可以跳得比风车还高,也可以一口气飞上月亮——却只是像最普通的小狗一样扑了个空。它在地上滚了一圈,毫不气馁地再次跳起来,完美的金色毛皮在阳光下闪耀。

此时此刻,因为它对地球的爱和对人类的守护,他感到了幸福。

 

 

END

 

 

彩蛋:

超狗。

带着一只拉布拉多。

来到韦恩庄园蹭饭。

不是普通拉布拉多,会飞,智商极高,S图案红色披风,会喷热视线。

“这是你残存的族人?你的亲戚?”

超狗摇头摇头,在地上写写写。

“这是,你的,宠物?!!你是只狗??然后养狗??”

“就像高飞和布鲁托呢,老爷。”

布鲁斯。

忍不住想。

这要是人类社会。

妥妥的。

人口买卖。

农奴制度。

罪大恶极。

哎哟,干嘛咬我。

 

(完)




评论(67)

热度(706)

©Lacerat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