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eration

写点小文❤画点小图

【蝙超/BS】Needle and Thread (3)

#电影宇宙

#大超心理并不健康,介意者慎入

#BDSM有

#作者有病请关怀——哇靠我更新了!简直是有生之年系列!给自己鼓掌!【你要点脸】

#觉得大概很多人都忘记前文de传送门

第一章

第二章

 

严寒蔓延上他的鞋面。

他的同伴们在雪地上呼喊奔走,把一片完整的白色踩得七零八落,树丛中传来猎狗激烈的吠叫声。有什么巨大的力量在林间挣扎,战斗,灌木和树冠晃动着,抖落一层层蓬松的白雾。

猎人们开枪了,一次,两次,密集的尖啸声撕裂空气,击中了他们的猎物。那庞然大物在树林中哀嚎着,摇摇欲坠,它所遭受的痛苦绵长而沉重,濒死的愤怒又是多么强烈尖锐,想要乘胜追击的几只猎犬被狠狠击飞,从空中洒下纵横交错的血线。

又是一声沉重的哀鸣,目标终于倒下了,空旷之中回荡着它绝望的喘息。

“等等,朋友们,”一个眼熟的俊秀青年,仿佛凭空出现似的,从准备收尾的猎人手里拿起上趟的猎枪,“这份荣誉理应归属于韦恩先生!”

他看了一眼青年尖尖的下巴和狂热的眼睛,接过武器,瞄准,扣下扳机。

枪响之后,天地间只剩一片寂静。

所有人都没有跟上来,那些猎人,那青年,他步履沉重地向树林走去,身后只留下一行深而冰冷的脚印。

他终于得以见到真实。

自己所造下的——所杀死的——白色的雪之上,红色的血之上,躺着一具人类的尸骸。

年轻的,死去的克拉克.肯特,穿着他寒酸的西装,睁着一双无神的眼睛。

 

那一刻克拉克.肯特确实死去了,复活只是超人的事情。

 

布鲁斯.韦恩并不喜欢清晨。

他总是在太阳初升的时候精疲力竭,深陷睡眠,直到自己的躯体积攒起重新振作的力量,再睁开眼睛,带着伤痛和疲惫继续爬行。

但噩梦和惨剧会让他在黎明时醒来。

惨剧是蝙蝠侠的领域,但噩梦,除了趁虚而入,让他浑身发抖精神恍惚之外毫无价值。从某一天开始,无梦的,空白的睡眠,不借助药物的帮助,竟然成了一种奢侈。

三个月前他还以为自己可以得到解脱,命运却总是另有打算。哥谭清晨的六点钟,他坐在厨房里,等待一杯味道肯定糟糕透顶的咖啡和阿尔弗雷德了然的眼神。

他的管家洞悉一切,却只是态度平静地把早餐摆上桌面,再一脸嫌弃地拿走马克杯,把红茶推过去顶替。

“我猜您起得这么早不是为了观赏湖景。”阿尔弗雷德慢条斯理地往松饼上浇满枫糖,一种无言的优待。“您是在烦恼联盟的事情吗?”

他点点头,又摇头,并不阻止这个话题。

“那么是超人的事情?”

他只是沉默,连回答都不需要,这让老人轻轻叹息了一声。

“恕我直言,布鲁斯老爷,你完全有更好的处理方式。”

“……我一直是个糟糕的同伴。”

“年轻人都很糟糕,”阿尔弗雷德用杯子碰碰嘴唇,哼了一声,将内容倒进水槽,“介于您已经不再年轻了,糟糕程度令人欣慰地有所降低——除了自理能力。”

“……他没有了身份,阿尔弗雷德。没有工作,没有住处,没有朋友,他不能跟自己认识的人搭话,甚至不能回到母亲身边去。”蝙蝠侠又或者布鲁斯,他自己也分不清话语中是警惕还是关切,“我可以随时跟他通讯,我可以追踪他在地球上的任何位置……但这都没有意义。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为什么他看上去很满足?这很异常。”

为什么他不愿意重新做回克拉克.肯特?

阿尔弗雷德严肃地看着他,直到他移开视线,才释放出一丝暖意。

“我相信您的意图是温和的……布鲁斯老爷,所以你为什么不直接问呢?邀请他来拜访我们,喝一杯茶,谈谈天气?我必须指出他对您笑的次数快比过去两年被拍到的镜头——加起来都要多了——还是在战场上。”

这就是异常之处,他的内心深处一个惶恐的声音回响着,你们都不明白,他又有什么理由对我,这样枯燥的存在露出笑容?

“……我尝试过了,但是。”他干涩地回答,“这很困难。”

 

想象一下蝙蝠侠对超人说:好吧,朋友,既然你不当记者了,闲暇时间都在干什么?要不要到我家来坐坐,喝一杯看个球赛什么的?当然我支持哥谭队,上个礼拜他们输得可真惨,该死的大都会……

完全不行。

蝙蝠侠大步流星走进基地深处,大门为他敞开,在大概一百块监视屏幕中央,氪星人正悠闲地漂浮着,摆弄一座小小的模型。木制品,手工还不错,看上去像个后现代风格的金字塔,超人头也不抬地把一小块零件嵌进去,如释重负地落回地面。

“你对建筑有什么研究吗?”超人满怀希望地看着他,“我从资料库里查到的,这是最简单的结构……但我是个文科生。”

“我有一个这方面的学位。”蝙蝠侠审视它,和他,“你很惊讶?”

“不,只是——那是多少年前的事情?”年轻人露出一脸讨人喜欢的促狭表情,“你上大学的时候我才七岁?还是八岁?”

“……少说废话,小子。”布鲁斯的嘴角抬了起来。“这是你的新爱好?”

“准确的说是个遗迹,她……露易丝曾经也去过,在北极,我想把它修整一下。”

“就凭你一个人?”

超人耸耸肩:“系统会帮我设计和运算,然后再就地取材,就像拼装积木——我们可以把它作为联盟的备选基地?”

蝙蝠侠伸出手去,触碰模型被打磨得光滑的外皮,他思索了片刻,又憎恨了一阵自己的表达能力,最终才做出回答:

“那是属于你的,超人,把它作为秘密基地,保护好它,不要轻易告诉别人。”

氪星人的披风在他视线边缘闪了一下。

“我明白了,”超人平和地回答,“但我会告诉你。毕竟我已经把更重要的事物都托付给你了,我的朋友。”

我的朋友。

布鲁斯.韦恩仿佛看见了一扇敞开的大门,毫无保留,热情而忠诚,他急切地想要走进去,探索,询问,最终找寻到自我的安宁。自私的想法,他唾弃自己,但更迫切的——想要让那些隐忧和噩梦停下。

他摘下面具,转过身。

“我希望能和你谈谈。”

超人的,克拉克.肯特的脸上闪过一丝惶然的表情,连同笑容都变得更加勉强,需要用尽全力去支撑:“我们不是正在谈吗?”布鲁斯几乎能从中听出一丝恳求,却残酷地继续进攻,去挖掘他的内心。

“我联络了一些人脉,他们可以用线人保护计划来定义你的‘假死’,充当遗体的人偶已经准备好,足以骗过参加葬礼的普通人。”他不得不用视线向那双错愕而无法移开的蓝眼睛施加压力,“一句话,克拉克,说‘同意’你就能回到母亲的身边,还有星球日报,你曾经拥有的——”

“停下。”

这声音很轻,却像落雷一样击中了蝙蝠侠站立的土地。他条件反射地后退了一步,伸出手,但超人已经飞了起来,优雅而无声地站立在半空中,屋顶上那些横梁投下阴影,覆盖在他俊美的脸上。

“你一直在逼我,为什么?现在这样有什么不好?”氪星人仿佛在喃喃自语,越来越快地,越来越绝望地,“人们比以前更喜欢我了,我可以好好当个英雄,为什么要回到以前?你害怕我吗?害怕我不当个人类,就要毁灭世界杀掉你们吗?我让你在我身上放了跟踪器,我假装不知道它根本就是无法被关闭的——我甚至把孤独堡垒也告诉了你,你还想要什么?你为什么还是不满足?!!”

“克拉克——”

“别叫那个名字!”钢铁之躯,蕴含着神之伟力的双手扬了起来,蝙蝠侠有一百种躲避方式,但他强迫自己站在原地,毫无退缩,直到那双手精疲力竭地捂住了藏着热视线和所有秘密的眼睛。

“你什么都不懂,布鲁斯.韦恩,你根本,不知道克拉克.肯特想要什么。”

超人的嘴角尝试了很多次,最后定格成一个苦涩的笑容。

“……告诉我。”

“不……”最后,那痛苦的年轻人说,“我也不懂。”

 

(chapter3 end)


恶搞小剧场:

酥皮:you know nothing at all,Bruce.Snow

海王:咦,我走错了片场了吗 =血=




评论(21)

热度(159)

  1. 封颗Laceration 转载了此文字
©Lacerat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