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eration

写点小文❤画点小图

【蝙超/BS】The Tiny Adventure of Clark.Kent

#拇指姑娘paro 拇指酥皮的挖煤大冒险

#清水 只想写个愉快的paro 结果并不愉快【泣

#真的不是人兽你们别害怕



最后一个氪星人落在了肯特家的院子里。
肯特夫妇俩给他取名为克拉克,他像拇指一样小,却聪明伶俐,心地善良。玛莎和乔纳森用核桃壳给他做了床,被褥是新鲜的花瓣。
小小的克拉克白天在母亲的盆栽里玩耍,它们对他而言就像森林一样大,晚上,他会亲吻自己的父母,然后在核桃壳里入睡。

克拉克有时会感到孤独,父母亲总是这样的忙碌,同龄的孩子们对他而言又太过巨大粗暴,他没有朋友,鸟儿们偶尔会隔着玻璃同他讲话,告诉他外面的世界是多么可怕又美丽。

有一天,从被叫做天启的沼泽里出来了癞蛤蟆之王,达克赛德,它一眼就看中了睡梦中的克拉克。
“这氪星人同我的儿子倒是般配!”于是癞蛤蟆把整个核桃壳连同里面的克拉克一起背在背上偷走,跳进了溪流。它找到一张大小适宜的荷叶,把小人放在最中央,这片叶子对克拉克来说几乎是无边无际的,达克赛德放心地前往沼泽,去召唤自己的继承人和迎亲的队伍。 

早晨,克拉克被粗暴地叫醒,癞蛤蟆侍从们傲慢宣告了他的命运,要求他梳妆打扮,等待王子来迎接。
他伤心地坐在荷叶边缘上,用一滴露珠洗了脸,向路过的蝴蝶道别。
“永别了,我的朋友!我即将被关进沼泽的最深处,同青蛙作伴了!”
“让我来帮助你。”蝴蝶哈尔说,“我的翅膀很大,有的是力气,用你的腰带把我和这片叶子系在一起,我们顺流而下,谁也追赶不了。”
克拉克照着做了,哈尔的鲤鱼朋友们聚拢来,咬断了荷叶的根茎。他们顺风而行,把气急败坏的蛤蟆们抛在脑后。

 

“让我带着你靠岸,”哈尔努力扇动翅膀,“去找到我的鸟儿,它会载你回家。”
但这时,一只路过的独角仙布莱尼亚克,看见了小小的克拉克。
“这倒是个顶漂亮的氪星人!”金龟子于是从天而降,用六条腿抓住克拉克,把他带回了自己的巢穴。
克拉克并不太担心自己,他一想到可怜的哈尔还和叶子捆在一起,就悲伤得想要掉泪——事实上命运并没有残酷如斯,在哈尔被激流吞没之前,红雀巴里从枝头上飞下来,解放了它。

它们徒劳地巡视了河岸,却再也找不到克拉克。

小小的氪星人正被困在独角仙的巢穴里,他内心非常惊慌,却仍然保持着镇定的神态。可惜这些虫子并不懂得欣赏这份勇气。

布莱尼亚克的同胞们也都是独角仙,它们也都叫做布莱尼亚克,这群聒噪的生物聚拢来,对克拉克评头论足。
“他只有两只手!”
“他没有翅膀!”
“他实在太丑陋了!不配与我们为伍!”
掳走克拉克的这一只布莱尼亚克,它的意见很快便受到了干扰,开始质疑自己的决定。最后,它就像来时那样把小氪星人抓起来,随便放进了田野里,飞走了。


时值深秋,收获的季节已然过去,干裂的土地里耸立着被割断的麦秆和野草,天空中阴云密布,眼看就要下起对克拉克而言无异于灭顶之灾的暴雨。

他躲避着粗暴的蚂蚁和沉默的蚯蚓,想要给自己寻找一处可以躲避的洞穴——但雨水毫无怜悯地落了下来,每一滴都让克拉克无法站立,他虚弱地攀附在一根树枝上,被地上聚集起来的水流冲击着四处飘荡。

终于,一棵大树拯救了克拉克即将被淹没的命运,他振作起最后一丝力气跳上树根,钻进了自己能够到的树洞里。

他又湿又冷,浑身发抖,但终于可以歇口气啦。

小小的氪星人镇定下来,才发现自己置身于一处通道之中。树干被开凿出一条长长的光滑隧道,通向地下,他实在是按捺不住好奇心,一路摸索着走了下去。

通道尽头是一处宽阔的——对克拉克而言相当雄伟的厅堂,四面墙壁上布满了门框,克拉克猜想那是和他走过那条相似的道路。

这里就像是人类的建筑,只是更小,对克拉克的大小而言非常合适。

他忍不住期待起来,如果这世上还有同他一样的存在,他们或许可以成为朋友,他将在自己的家里招待他们,就像此刻在他们的家里他得到了庇护一样。

事实却叫他失望。

 

“你不能留在这里,”年轻的田鼠梅茜冷漠地告诉他,“这是卢瑟先生的领地。”

“……现在是雨季,在外面我会活不下去的。请帮帮我吧。”克拉克恳求道。

它审视了他很长一段时间,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带他一路向下,前往更深更深的地底。它叫他像其他田鼠一样为鼹鼠,卢瑟先生工作,克拉克同意了。他住在照不到阳光的洞穴里,每天走过一段长长的路为地下王国收集食物,过着单调的日子。

他期待着雨季结束,回到地面和自己父母的身边。

但在那之前,卢瑟先生召见了他。

他跟随梅茜,走过曲折幽深的道路,最后来到了一处格外宽阔的长廊里,地表漏下的光被墙壁镶嵌的玻璃碎片反射,冰冷地晕染开来。他们走啊走,直到前方出现了一块巨大的阴影,硬生生将路面占去了一半。那是某种动物,被树枝和叶片做成的屏障遮挡着。

“是只死掉的鸟儿,从天上掉了下来。”梅茜不为所动地带着他绕开障碍。“等到春天翻修,我们会找帮手把它移开。”

克拉克忍不住朝缝隙里窥伺了一眼。他没有看见羽毛,反倒是有什么漆黑而光滑的东西,在亮光下危险地闪动。

那不会是鸟儿。

 

卢瑟先生是只头顶光秃秃的鼹鼠,它非常的具有威严和某种,让克拉克感到难受的气质。

“你是个氪星人,这意味着你和世上的所有生物都不同。”卢瑟傲慢地指挥他,“我要你每天来我的房间服侍我,你应该比那些愚蠢的田鼠表现得更好。作为报酬,你可以得到更多的食物。”

克拉克没有其他选择。

回去的路上,他独自一人,再次走过了那简陋的坟冢。好奇心驱使着他靠得更近,颤抖着伸出一只手去触碰,并感觉到稀薄的体温。

他把母亲为他缝制的外套留在那幸存的动物身上。

 

第二天,他带去了一些自己积攒下来的棉絮,和口粮。

 

第三天,依然如此。

 

第四天,地动让隧道塌陷了少许,又震落了覆盖住沉睡之物的遮挡。克拉克得以毫无阻碍地观察它——当然不是任何一种鸟儿,它的翅膀是光滑而密实的,紧紧折叠在一起。它长得有些像田鼠,尖尖的耳朵和锐利的爪子,因为脖颈上厚实的绒毛看上去要高贵许多。

克拉克看着它,想象着它在空中自由自在飞行的样子,把棉絮和布条重新覆在它漆黑的身体上。

冬天快来了。

 

第五天,卢瑟大发慈悲让克拉克提前离开,于是他在自己的照顾对象身边多坐了一会儿。

没有田鼠会经过这里,他放任自己埋在软和,温暖的绒毛里,思念起父亲和母亲。

“如果你还能醒来的话,”他悲哀地抚摸着它紧紧闭合的眼睑。

“飞吧,回到你的家人身边去。”

 

第六天,他得到了一些额外的口粮。

他把食物都放在了它的枕边。

 

第七天。

他在卢瑟的洞穴里忙忙碌碌,照料鼹鼠的收藏。他需要费很多力气才能抬起一颗纽扣,给它打蜡。克拉克悲哀地意识到,远离阳光让自己变得虚弱了。

“你知道,这里距离地面太近了,十分嘈杂,”卢瑟在他背后若有所思地念叨,“你去过鼹鼠的王国吗,克拉克?”

没有,先生。他回答,一颗心沉了下去。

“我打算近日便返回我的行宫,当然你也有这个荣幸,”卢瑟慢悠悠地,理所当然地宣告,“我会给你最好的仆人房,我的氪星男孩。”

傍晚来临了,克拉克走出它的房间,越走越快,最后奔跑了起来。

田鼠们把守着通往外界的每一道门。

他停下了脚步。

夜色从天空中落下,浸透土壤,把稀稀落落的星光漏进幽深的长廊。克拉克靠近了他的动物,他把自己整个埋进柔软又暖和,随着呼吸微微起伏的绒毛里,伤心地闭上了眼睛。

“如果我被带走,谁又来照顾你呢?”

它仍然一无所知地沉睡着。

克拉克伸手捏了捏它尖尖的耳朵,又用脸蹭了蹭湿润的鼻头,动物的躯体再也不像克拉克发现它那时一样僵硬,他试探着把它的翅膀拉开,钻进了那个小小的缝隙里,就这样靠着它起伏的腹部,蜷缩着睡了过去。

睡梦中一颗强有力的心脏跳动着,安抚了他的无助和恐惧。

 

克拉克梦见自己在飞行。

他在草尖上滑翔,撞碎一颗饱满的蒲公英,举着洁白的小伞飘落;他在蘑菇上跳跃,比蚱蜢还要自由,轻松地将地面上的蜗牛甩在脑后;一阵风托起他,引领他,直到云层之上,比棉花糖还要甜蜜温柔的云是船只,载着他在村庄和荒野之间漂流。

脚下的世界变得那么小,所有的房屋和森林,所有的风车和河流,小到可以让他自由地行走和奔跑——就像是一片属于他的,再也没有隔阂和危险的乐土。

但是他越升越高。

太阳,许久不见的光和热沉重地覆盖上来,灼烧着他。

但并不是痛苦的。

他惊醒过来。

 

夜色尚未褪去,克拉克迷茫地躺在原地不想动弹,他体温很高,被身边的热源蒸腾得浑身发烫。这种感觉并不算特别舒适,但他并不想离开,只是更加贪婪地把自己埋进了绒毛之中。他满足地,疲惫地想要叹息一声——却打了个喷嚏。

克拉克正在纳闷背后袭来的凉风来自何处,整个人便剧烈地摇晃一下,跌落在地——在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之前,他抬起头,看见了一双闪亮的,属于野兽的眼睛。

它醒了。

这动物用冰冷的,毫无感情的漆黑双眼看着他,克拉克能在它的瞳孔中看见自己苍白疲惫的脸……和隐隐带着恐惧的表情。

它原来是这么庞大的吗?克拉克木然地注视着它微微张开的嘴,尖锐的牙齿和戒备地显露出来的爪子。它粗暴地伸展开自己的翅膀,它们把整个隧道都占满了,土屑纷纷落下,扬起灰尘,呛得克拉克剧烈地咳嗽起来。

“……抱歉,”他在咳嗽声中听见另一种低沉的男声,“我忘了自己在地底。”

骚动停止了。

“我不知道……你是什么?”

“我是只蝙蝠,”蝙蝠无害地收起了翅膀和利爪,趴在地上,它严肃地看着克拉克,点头向他致意,“谢谢你一直照顾我。你……跟我想的不太一样。”

克拉克释然地笑了起来:“我以为你一直在睡觉。”

“你可以叫我布鲁斯。”布鲁斯凑近了一些,它湿润的鼻头轻轻贴上克拉克的脸,嗅了嗅。“我只是无法完全醒过来,对周围发生的事情还有些感知。”

“我……”克拉克如梦初醒地跳起来,布鲁斯的耳朵随着他的动作弹动了一下,它经历了漫长的睡眠,却仍然维持着非同一般的敏锐。

“我给你攒了些食物。”

 

天亮了。

克拉克从自己充当卧室的洞穴里带来了所有的储备粮和水,布鲁斯将他的水缸——半个花生壳一口吞了下去,他先是吓了一跳,又忍不住哈哈大笑。

“你要快点继续装死,我担心会有田鼠到这里来。”克拉克恋恋不舍地抚摸着布鲁斯被他擦拭得干干净净的翅膀,“我傍晚会给你带来更多食物。”

布鲁斯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把自己的左翼抬了起来。克拉克疑惑地看着它。

“我们为什么要等到晚上?”布鲁斯咬着他的衣角,把他扯到自己的翅膀下面,“趴下,我要把这里撞开。”

整个世界剧烈摇晃。

“——外面是白天!你是夜行生物!”

“哦,不用担心,”布鲁斯停下来,妥善地用翅膀阻挡纷纷滚落的泥土和石子,“你可以为我引导方向。”

它真是克拉克遇见过最神奇的动物。

田鼠们纷纷朝着这场骚动跑来,大地在震动,天空仿佛也在震动,小小的氪星人躲在蝙蝠宽大的双翼之下,它护住他,继续用脊背撞击着厚实的土地。

喧哗之中克拉克听见卢瑟在尖叫,我的氪星人,它命令道,他要逃走了,抓住他。

但谁也不敢靠近布鲁斯。

“抓紧我!克拉克!”蝙蝠喘着粗气,用翅膀粗暴地掀开企图靠近的田鼠们,“我要起飞了!”

克拉克紧紧地攀附在它的脖颈上。

石头,泥土和砂砾纷纷被巨大的气流震荡开来,他的脚离开了地面,风声和日光从翅膀下灌入,托起他,举起他,他们一同离开了幽暗的地底,回到了阳光下的世界。

就像是做梦一样自由。

 

飞行持续的时间并不长。

布鲁斯带着他跌跌撞撞地钻进一片树林,让他坐在树枝上,便如释重负地倒挂在他面前。

“比我想象中还累,”蝙蝠解释道,“我们休息一下,走夜路。”

克拉克不得不赞同,他小心翼翼地坐着,握住布鲁斯利爪上的一个小尖儿维持平衡。清晨,露水和新鲜的空气簇拥着他,感觉就像再次降生于世上那样美满又可贵。

“谢谢你。”他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坚硬的爪子。

“傻瓜,是你救了我。”

蝙蝠睡意朦胧地回答道:“我甚至还没开始报答你。”

 

夜色降临,他乘坐在布鲁斯背上,越过树林与河流,回到了堪萨斯的小镇。

他一眼便认出了自己的家。小小的房屋,夜色中闪烁的灯光,窗户上投下的人影。

“啊,”克拉克哽咽着,攥紧了布鲁斯的绒毛,“他们一直开着我的那扇窗户……”

核桃壳做成的小床也仍然放在那里,等待他。

“唔,你的家具实在太寒碜了一点——抓紧。”

他们降落在窗台上,克拉克急切地想要跑向自己的父母亲,去拥抱他们,亲吻他们,哪怕浑身都被妈妈的泪水打湿。

但他还是回过头去找布鲁斯。

窗台上站着——一个和克拉克一样大小,俊美得不可思议的青年,他穿着一身盔甲,漆黑的,胸前画着蝙蝠的图案。他朝克拉克眨眨眼,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

“再自我介绍一次,我是来自哥谭的布鲁斯.韦恩,”他低沉的嗓音里含着笑意,“我的报恩就从现在开始。”

 

 

END

 

 

续作:布鲁斯.韦恩的小小报恩因为尺度太大被砍掉了好遗憾惹





——最近一些事情忍不住多说几句

我很喜欢蝙超 我也很喜欢大家 谢谢你们给我点的心和推荐 让我感觉很有动力

一个圈最重要的就是和谐和包容 而真正抱着恶意的人也是我们无法左右的 最好的应对方式就是把关注送给真正值得关注的好作品 好作者 好粉丝

希望大家都在蝙超玩得开心 不要被负能量伤害 做一个美美的仙女 么么【……】

评论(57)

热度(392)

©Lacerat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