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eration

写点小文❤画点小图

【蝙超/BS】So, Let's get some milk!

#OOC是因为作者用魔法打了老爷的头

#傻白甜PWP,失败的milking,轻微spanking,作者有病

#文中所有行为对动物实施了都是犯法的,请不要尝试


“不用担心,蝙蝠侠。”头戴礼帽的黑兔子小姐说,“这种轻微的幻觉魔法最多持续24小时,它对普通人的影响力不会比醉酒更大——当然是比较厉害的喝醉啦!”
蝙蝠侠在他的面罩后面使劲闭上眼睛。
然后睁开。
兔子小姐仍然在他面前悠闲地摆弄着魔法棒,它看上去毛茸茸的,惹人喜爱,绝对真实。世界上最伟大的侦探不得不接受现实,黯然地点头致谢:
“……谢谢你,扎坦娜。”

 

                                         So, Let’s get some milk!

 

尽管做足了心理准备,蝙蝠侠走向瞭望塔会议室的短暂行程仍然充满惊奇——各种各样,五颜六色,他甚至无法一眼就跟本尊对上号的动物在空中,地上,水里(游泳池里有只塞得满满当当的鲸鱼,减减肥吧亚瑟)鼓噪不停,幸而他一贯的严肃作风只需要点点头权作招呼,实在是省了不少事。
他最亲密的队友们已然在会议室中等候,他欣慰地发现自己能毫无障碍地辨识出他们——戴安娜,高贵充满神族气息的白老虎保留了女战神魅力惊人的眼线,它优雅地将前爪搭在圆桌上,充满威慑力的尾巴在空中轻柔挥动:“欢迎回来,蝙蝠侠,希望黑魔法没有对你造成太大伤害?”
“不用担心,戴安娜。”他实在是忍不住去看了白虎的掌心,哦,果然有肉垫,“今天的会议主持是谁?”
“是超人,正从南美洲返回。”往虚空中投射着影像的半机械……不对,全机械化小猪用钢骨的年轻嗓音咔咔作响。实在是太像个大号存钱罐了,蝙蝠侠盯着那憨态可掬的脸,光滑外壳和上下飞舞的耳朵看了半天,说真的,可真想拿起来摇一摇。
而闪电侠,正沉稳地坐在——它的尾巴上。巴里.艾伦明明是美国人,而眼前的澳洲大袋鼠有着强健有力的四肢,看上去完全是个草原上的厉害角色……该死,它不是公的吗,为什么长着哺乳袋?为什么口袋里还装着零食?他瞪着袋鼠掏出一把坚果递给机械小猪,后者吭哧吭哧地啃了个干净。
“嘿,蝙蝠,魔法射线真没打中你的头?你的暗黑大脑还好吗?”绿灯侠,哈尔.乔丹的椅背上,一个小小的,绿色的,像玉石一样光滑靓丽的小东西在呱呱叫,“你好像是有在傻笑——见鬼你是在笑我吗??嘿看着我的眼睛说话!”
“我没有,噗,笑你。”蝙蝠侠用全身力量控制着嘴角,勉为其难地跟青蛙乔丹的那对小眼睛对视了一秒——哦这太难了。他无法控制而身体极度轻微地颤抖,颤抖,颤抖,说真的哈尔是只艺术品一样完美的……树蛙?完美到如果它是个镇纸的话,布鲁斯.韦恩会很乐意摆在书桌上——不行超人再不出现他就会真的笑出声,然后被送进医务室,错过接下来的所有乐子……

这次人类的英雄也听到了对自己的召唤。

大门向两侧滑开,超人完整地,以氪星人应有的形态飘了进来。
他的头上顶着两块轻松耷拉着的黑色耳朵,一对小小的角,身后拖曳着黑白相间的尾巴,除此之外,全然的人类形态。
哦以及他是半裸的——浑身上下只有一条分布着大量不规则黑斑,低腰得难以置信的白色长裤,袒露出健美至极的上半身和宽阔,饱满……堪称丰美的胸膛——他的脖子上环着项圈,项圈下面坠着带S图腾的坠子——不对,那是个铃铛。
牛铃铛。

【以下内容需要付费观看(呸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652735AO3

http://ww2.sinaimg.cn/mw690/ab61f1b4jw1f38ynsq668j20c87kfkjl.jpg长微博

 

布鲁斯.韦恩做了个离奇的梦。
梦里他是只巨大的蝙蝠,毛茸茸的,完全不可怕,整天都挂在铁丝网上吃水果。
他最好的朋友是一只叫做克拉克.肯特的公奶牛,人们让这没有牛奶的生物耕田,拖车,克拉克力大无穷脾气很好,布鲁斯假装自己不喜欢他,却还是天天飞过去跟克拉克聊聊天,分享个葡萄之类的,消磨一下时间。
然而这一天,他在暮色中滑翔时,看到了一个打扮得和自己很像的怪男人,这古怪的家伙个子很高,手也很大,直直地向着农场的方向前进。布鲁斯敏锐地嗅到了危险的味道。
他要去警告克拉克,他必须——

 

“……父亲!!!”
布鲁斯猛地惊醒过来。他瞪大双眼,几乎因为一阵剧烈头痛撕扯他的脑袋而呻吟出声,啊,可怕的宿醉……整个头颅太过沉重,他只能勉强把脸转向声源,看到自己枕头边停着的,小小的一团生物。
那是只比网球大不了多少,气鼓鼓的幼鸟,绿色的,眼周的绿色要更深一些,浑身都是尚未成熟的浅浅绒毛,小小的嘴啾啾叫着:“您已经睡了快二十个小时了!这是相当不专业的!快起来吃早饭!”
“……早上好,达米安。”他条件反射地问候,回忆,清醒,然后倒抽了一口凉气。
罪孽的哥谭啊,他已经开始后悔了。
“……他还在吗?”他没头没脑地问,但达米安明显听懂了,小鸟球兴致勃勃地在枕头上跳了两下。
“超人昨晚跟我们一起夜巡,今天一起打了网球,他正在做早饭。”圆溜溜的眼睛警惕看过来,“他还抓了两个罪犯,我希望您没有觉得他多管闲事?”
他并不打算告诉儿子自己现在没有立场指责任何事。
“超人说魔法的效力可能还剩下,叫您小心一些——父父父父亲?!!”
布鲁斯捏了一下手里的毛球,手感告诉他这是小男孩光滑暖和的脸颊,然后凑上去,在大概是额头的位置落下一个给达米安造成了极大惊吓的早安吻。
反正都是魔法的错,不是吗?他看着跌跌撞撞飞出房间的小儿子,充满期待地,起床去见厨房里不管是什么形态的克拉克,去吃他的早餐。

 

END

 

Bonus:
“……你又剃毛了?”
“……手滑了而已!”


评论(33)

热度(308)

©Lacerat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