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eration

写点小文❤画点小图

【Hartwin】死过一百次的艾格西

#哈利没吐便当,不甜,慎吃

#笔者写得哭成傻逼,简直不知自己是何苦

#卧轨情节致敬盗梦空间,可甜可甜了(个鬼)


           


  艾格西第一次死去的时候,他躺在铺满干花的白船里,顺流而下,空气干净又静谧,潮水在阳光下暖洋洋地簇拥着。

  他转过头,看向哈利,而哈利对他微笑,被他枕着的胳膊结实有力,舒服极了。

  艾格西心满意足地闭上眼睛。


  他的第二次死亡发生在火车的轮子下面。

  他和哈利,像电影的男女主角一样十指相扣,身躯懒洋洋地陷进秋天茂密而好闻的草丛,头枕着震荡不息,嗡嗡作响的铁轨。

  他们粘糊糊地对视着,傻气地只是笑,艾格西的角度看不见火车,他只是随性地在哈利的漂亮虹膜里找找自己的倒影。

  钢铁的响动震耳欲聋,而哈利凑过来吻他,紧紧地,轻轻地。

  艾格西幸福得飞到了天上去。


  也有飞翔一样的死亡方式。

  大概是在某个任务中,他们的飞机要坠毁啦,哈利一边折腾飞机一边和他没完没了地调情,他被逗得咯咯直笑,天啊他都不知道自己能发出这么高频率的声音呢。

  终于飞到了无人区,哈利丢下操纵台,在失重和艾格西的调笑声中踉踉跄跄又不失优雅地走到舱门,打开它,气流把他靓到不行的燕尾服吹得老高,比电影明星还气派。而他施施然伸出手,对艾格西做一个邀请的姿势。

  他立刻扑进了哈利的怀里。


  “你跳我也跳?”

  “糟糕的场合,艾格西。”

  哈利喘了口气,就算是伤痕累累血迹斑斑他也帅到不行,就算是谁也没法跳的场合艾格西也一点都不担心。

  火沿着他们被囚禁的塔身一路烧上来了,还有什么更戏剧性的呢?艾格西身上还绑着个炸弹呢——滴滴答答,老派十足地演奏着。

  “抱歉,艾格西。”哈利有些忧郁地把他抱到自己的腿上,他高高兴兴地搂住哈利的脖子。

  你永远都不用道歉。他低下头去亲哈利,而好情人抚摸他的脊背,赞同地哼了声。

  所有问题都引刃而解了。


  一百次里面也有一些艾格西不太喜欢。

  比如那些很讲究先后顺序的……像是他去到一所教堂,结果里面刚好在举办哈利的葬礼……所以他冲进去朝自己头上开了一枪正好摔进棺材啦,或者他被人干掉,哈利大发神威杀出一条血路到他身边,然后搂着他被机枪扫射成很多亮闪闪的碎片这种……实在是老套又缺乏美感,还没有调情呢。

  虽然他也没多少选择就是了。


  【突如其来的黑暗将痛苦全部驱散。

  那黑暗蔓延着,覆盖了他所处的整个世界。

  哈利.哈特站在他所不能见的万物边缘,唯有他一人散发着光辉。

  而他知道哈利将会引领他,到那光辉中去。

  到死亡中去。

  他跑向哈利。】


  他最喜欢的,其实也是俗不可耐的死亡。

  艾格西和哈利站在充满魔法的森林中,紧紧相拥。他们驻足在地上的双脚,他们互相依靠的双腿,他们亲密地贴合在一起的躯干,他们互相拥抱的双臂,他们甜蜜亲吻的双唇,每一寸肉体,都逐渐变成了岩石。

  森林投下的树荫安静地笼罩着他们。


  【然而痛苦又回来了。

  它残酷地灌注进他的大脑,他的双眼,他的胸腔,最后才是四肢。

  艾格西就这样在某一张缠满管线的病床上,在某一个漏水又肮脏的地窖里,在某一片潮湿而布满尖锐砂石的沙滩边缘,在某一段锈迹斑斑散发出糟糕气味的铁轨,在他没完没了的疼痛中醒来。

  就这样艾格西又一次地活了过来。】


  当艾格西的第一百次死亡来临,他并非毫无察觉。

  因为这是最特别的一次。

  没有黑暗,没有闪光,时间简简单单地定格在他被击中倒下的那一瞬间。

  然后,它开始倒流。

  他从战场上坐起,子弹纷纷离开胸膛,皱纹从眼角褪去,身体更加青涩有力,他的西装颜色鲜活挺括,脚步踉跄又生机勃勃,所有的敌人胸膛鼓胀,呼吸着退出他的视线,所有的朋友青春焕发,看着他的表情从温柔到平淡,他脱下第一套订制西装,举起枪对着曾经心爱的狗,穿着俗气的衣服在街道上倒退,眼前双面玻璃裂纹愈合身体被卷入水中,子弹列车呼啸着载他离开HQ,更衣室从地下慢慢升起,继父母亲的脸被关在门后,最后的最后,时间停在哈利出现在警察局外那一刻。

  这一次,他得以看清哈利.哈特那没有笼罩在虚幻的光晕或爱意中,清晰的,不再年轻的脸。

  他说出那句话。


  “艾格西,需要我载你回家吗?”

  是的。

  请。

  求你了。


  【年轻愚昧,无所畏惧的艾格西,跟随着哈利.哈特,向着光明与自由,一往无前地走去。】

 


END


#本来想让他们在最后牵手的,但还是让蛋蛋认清了现实,我【

#他们去阿瓦隆谈恋爱了真的不要打我

 

 


 


 


评论(3)

热度(31)

©Lacerat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