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eration

写点小文❤画点小图

【米英/原创】There is no smoke without fire

#人生若只如初见,以前有发过一遍,反正砍号又重练,看着眼熟别打脸

 

「我已經說過很多次,我沒什麼可以教給你的東西了。」大魔導師亞瑟.柯克蘭憂鬱地注視著自家的天花板,他是一名離群索居的孤僻高智商魔法界精英,平日嗜好是種花還有刺繡,比如天花板上的吊燈罩就是全手工的雛菊圖案……「可以從我的吊燈上下來嗎阿爾弗雷德,別逼我把它點亮哦,燒爛你屁股哦。」

「你騙我!」燈柱上面烏黑的一團不停地扭動加嚎哭,「你說過會一直和我在一起的!」

「這不代表我會跟你結婚——而且現實點,你是頭龍唉,」亞瑟豎起一根手指,火花插著小黑龍的尾巴尖點亮了一朵雛菊,逼得阿爾弗雷德鬆開前爪尖叫著倒吊在半空中(哎呀好可愛❤,魔導師忍不住想),「還是頭雄龍……要是你能夠變成大胸部的軟妹子我還可以冒著斷子絕孫的風險考慮看看——」

小黑龍徹底不幹了,他一邊大聲哭嚎著亞瑟是個變態亞瑟是個騙子一邊拖著圓滾滾的肚子整個房間亂竄,魔導師柯克蘭不得不抓緊時間給自己的收藏品丟過去幾個保護咒,是說他果然是把阿爾弗雷德喂得太肥了,真是個失敗的飼主啊。

他在深淵中發現了還是一枚蛋的阿爾弗雷德,他把他撿回家,放在壁爐裡孵化,每天把他喂飽,帶著他遛彎,騎上掃把教他怎麼打開翅膀,在他換牙疼到哭的時候摟著他唱搖籃曲。然後阿爾弗雷德的青春期快到了,他應該回到山巒和峽谷之間,免得哪天一覺醒來變成一坨又大又硬的東西把亞瑟的小房子擠成稀巴爛。

但是某個流程出了問題,阿爾弗雷德在身材還是個小豆丁的階段腦子毫無意義地超進化了,他在亞瑟發表了離家宣言的一瞬間撲過來摟著魔導師的大腿,哭哭啼啼地向他求了婚。「我要你當我一輩子的伴侶!!!!」諸如此類。

……嘔,單親爸爸真是難當。

阿爾弗雷德的反抗變得越來越堅決,亞瑟拆了他駐在壁爐裡的窩,他就躲進煙囪,亞瑟往煙囪里丟大蒜,他就躲在房梁上,一整晚冷得打噴嚏也堅決不下來,阿爾弗雷德還試圖挾持亞瑟最最喜歡的獨角獸查理先生(布偶),但魔導師沖他瞪了瞪眼睛小黑龍就嚶嚶著鑽進了扶手椅下面。

可他畢竟已經長大了,不得不拆掉心愛椅子來解放阿爾弗雷德肥屁股的魔導師感慨著。

 

 

 

 

「你不要我了!你不要我了!」阿爾弗雷德的尖叫被穿過大峽谷的強風扯得老長,連同他小小的,單薄的翅膀也大幅度被風鼓起來,「不要丟下我!亞瑟!」

「我不是要丟下你……阿爾弗雷德,你會好端端地變成一頭又大又威風的龍,你不是一直都想變得又大又威風嗎?」亞瑟沉穩地試圖把阿爾弗雷德從自己臉上扯下來,對於坐在掃帚上的他來說這可不算簡單,哦主神,那幾根被吹走的東西是不是他的眉毛?

「我會餓死的!我會凍死的!」

「你不會的,你五個月大的時候就能放倒一頭野牛了。」魔導師亞瑟.柯克蘭循循善誘地把小黑龍摟在懷裡,「而我也不會丟下你……當你穿過這片峽谷,你就會長大。」

「而當你長大了,就會明白很多事情……比如想不想跟我在一起之類的。」

「可我最喜歡你了。」小黑龍迷茫地睜大了藍眼睛,他初見規模的爪子緊緊嵌在亞瑟的斗篷里,「難道我長大了就會變得不喜歡你嗎?我不要長大……」

「你會知道的。」亞瑟甜蜜地親了親阿爾弗雷德的額頭,然後把他高舉過頭頂丟下了懸崖。

 

 

 

【你以為他不喜歡你。但事實是,無風不起浪。】

 

 

 

 

亞瑟把阿爾弗雷德撿回來的本意是入藥。一枚被岩漿燒過的龍蛋看上去跟石頭也相去不遠,但他試圖把蛋殼敲開的時候,阿爾弗雷德動了一下。

魔導師立刻被擁有一條龍的誘惑淹沒了。他暈乎乎地找來了這樣那樣的東西給未來的小龍築了個窩,甚至暫時放棄觀星計劃每晚都守著壁爐添柴……以及魔法。他甚至一本正經地對著一枚蛋念詩,只差幫他織毛衣了(並不是說他不會,但總得先知道小龍到底是什麽顏色對不)。

可小龍就像北國的春天一樣遲遲不來。

亞瑟.柯克蘭總是有很多事要忙,於是他把龍蛋隨便堆在火灰裏面,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雖然他也不是一點都沒有傷心。

 

在某個尤其寒冷的晚上,魔導師冒著山谷里和冰雹也差不到哪去的風雪給自己所有的玫瑰和藥田都上了好幾重防護罩,結果回到家的時候發現煙囪被大雪埋掉了。憂鬱的柯克蘭先生索性直接將自己的體溫提升得溫暖如春,用散髮著熱量的雙手慢騰騰清理掉了壁爐裡的雪塊。然後他毫無意外地發現了冷冰冰的龍蛋。

魔導師惆悵地將自己永遠也沒法出生的小龍抱在了懷裡。

只聽啪嘰一聲。

 

雖然孵化的過程漫長而令人疲憊,但阿爾弗雷德實在是比最不嬌貴的小獵犬還好養,首先他什麽都吃,再來他也不是非常害怕餓肚子……雖然有那麼一天亞瑟回家太晚,發現阿爾弗雷德聽從野性本能撲住了一隻田鼠——這孩子似乎已經餓得連噴火燒烤一下都記不起來了。深刻反省了自己的柯克蘭保父總算領悟了儲備糧的重要性,還再接再厲地將下山去喝頓酒的次數都大幅減少了。

阿爾弗雷德很聰明,如果不是龍和魔法始終不能相容他大概能學會亞瑟所有的本事。雖然有些遺憾,但至少他已經學會了獵食,打滾,飛,打掃煙囪,以及撒嬌。當然和奇怪的騎士以及公主保持足夠距離大概也無師自通……會被童話故事嚇得睡不著覺的龍寶寶真可愛啊,醉酒後的魔導師大人在酒館大肆談論著什麽又小又短的黑色爪子,光滑還軟綿綿的肚皮,總是搖晃個不停的小尾巴……有沒有給鎮上的人造成相當的困擾也不得而知了。

 

可阿爾弗雷德是一頭真正的龍。

巨大的,會噴火的,威風的黑龍。

而人類是沒辦法永遠把一條龍養在自己的壁爐裡的。

 

「你不是要跟我永遠在一起嗎!」阿爾弗雷德被拋下山崖的時候悲傷地哀叫著。

 

 

 

【你以為他騙了你。但事實是,無風不起浪。】

 

 

 

後來魔導師老了……好吧,他只是年紀輕輕就提前退休了,因為和學院的其他幾個導師起了某些不可調和的衝突(比如把鬍子男燒得全身只剩一把鬍子),於是他再也不用一年飛過去那麼幾次為蠢得要死的學生們上課了。

魔導師的生活陷入了平靜。他早起,照顧農作物,研究魔法,偶爾下山喝酒。他會在喝得尤其醉的某些晚上看見一個小小的黑影圍著自己的腿轉圈追蝴蝶。事實上那只可能是個被他踢得團團轉的罐子。

 

「你會成為巨大又威風的黑龍。」

「你會明白很多事情。」

「你會明白是不是真的想和我共度一生,阿爾弗雷德。」

 

 

小小的阿爾弗雷德迎著從巨龍巢穴吹來的強風,一瞬間便飛遠了。

 

 

魔導師搖著搖椅坐在向陽的山坡上,爲了製造老年人應有的氣氛,他還在膝蓋上鋪了一張毯子。被馴養過的野兔子在遠處的花叢里跑動,暮色中晚風從太陽的方向吹過來,令草叢在他的腳邊沙沙作響,一首孤單的曲子。

亞瑟.柯克蘭靜靜地注視著夕陽,他的雙眼刺痛。孤獨並不痛苦,絲毫不痛苦,痛苦的是【不孤獨】。如果他沒有放走阿爾弗雷德,把他像隻兔子一樣養在腳邊,難道他就不會痛苦了嗎?

魔導師忍不住閉上了他那雙碧綠的眼睛。

 

 

 

他做了個漫長的夢。

阿爾弗雷德褪盡黑色的幼鱗,變成了修長身軀的金色巨龍,仍然是一雙活潑的藍眼睛。他越飛越高,自由地向太陽飛去。

 

 

 

【你以為能放下一切。但事實是,無風不起浪。】

 

 

金色的威風的龍離開了太陽,朝金色的亞瑟.柯克蘭的眼睫毛飛去。

 

 

END

 

 

後日談:

「靠肌肉男你誰!」

「我是你的小親親阿爾弗雷德啊!我從太陽盡頭回來了!泥看窩的胸肌!夠大嗎!」

「哇靠好大!就是泥了!」

於是他們沒羞沒躁地HE了。

 


评论(2)

热度(49)

©Lacerat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