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eration

写点小文❤画点小图

【龙族/楚路】I saw you in the backseat



#重发,前尘往事随它去,看着眼熟别在意



 

 

暴雨整整下了一夜。

楚子航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满是碎石的沙滩上,饥饿潮湿还有腥臭味一层层缠绕着他,脱下靴子的时候有螃蟹从里面爬出来。

他踩着水沿漫长的海岸线一路绕过沙地上生长的树林,四周隐隐传来动物发出的声响,苍白而寂静的阳光照在岛上。随着日头偏移,脚下的沙滩渐渐变成了红褐色火山岩,浪头灌进岩洞里又溅出来打在他身上。走着走着,视野终于出现了变化。

前方是一堆礁石,有一块上面坐着路明非。

废柴师弟缩着肩膀像是畏寒一样面朝着大海,两只手形迹可疑地窝在腿间,领子里面支出来的一截脖颈被风吹得惨白,整个人给楚子航一种会被大浪卷进去然后拍在沙滩上的萧瑟感。

“哟师兄你醒啦,这破地方没信号啊没信号……”路明非头也不回地向他晃了晃手机,如果楚子航没看错的话那应该是自己的,不过他懒得计较,只是走过去坐在了同一块礁石上。

“要是没船来的话这儿就是我们家,找个洞住着每天钓鱼种玉米啥的……这么一想要是你是鲁滨逊我就是是星期二耶……”听着路明非碎碎念,楚子航觉得自己有必要纠正一下:“是星期五。”

“反正我比较二嘛,”路明非说,“其实我记得是星期五,只不过想逗师兄你说说话而已啦。”

楚子航看了他一眼,清汤挂面的侧脸,眼皮耷拉着不知道在看哪里,光着的两只脚几乎踩在海面上。“你的鞋去哪了?”

“啊?……哦,丢了吧大概。怪不得走起路来这么痛……”路明非下意识地往后瞟,楚子航随之发现海滩已经被浓厚的白雾给包围了,意外的倒是不冷。他认真地考虑了一下从雾里面杀出来一只上古爬行怪兽的可能性,但路明非又开始碎碎念了,那份危机感突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唉师兄你有没听过一个沙滩上看日出的故事——算了我是说你有没想过你老了会是什么样子?我倒是YY过一脸山羊胡跑到你家豪宅去蹭饭唉,然后看着你这个孤家寡人帅爷爷一边拿拐杖调教关门弟子一边跟凯撒下棋斗气……ono我不要想象诺诺成了老太婆的样子……”

楚子航想指出这段妄想里面路明非的成分已经被各色人等稀释得连口盐汽水里面的盐都不如,但他突然意识到路明非不应该是自己生活中的一部分,这不是什么既定观点,他从来都没思考过这个问题,只是在当下拎出来做了这样的判断。他确实曾经帮这个废柴师弟付账摆架子泡妹子,而接下来的发展就像是他一人一刀扑上一头龙而路明非坐着灵异地铁绝尘而去那样,他或者壮烈牺牲或者英勇地迎来下一次壮烈牺牲的机会,而地铁上的乘客继续着要么突然爆种要么仍然碌碌的日子。简而言之,他意识到自己和路明非的人生本来不该有什么特别的交集的。

但这个想法意外地让他感到不快。

 

楚子航记得中学时期路明非曾经坐过自己领队的校车。他们不是一个年级,因为种种安排路明非像个包裹一样被扔到他们车上,在短暂持续又迅速消失的寂静中拖着步子蹭到了最后一排,那里一个人也没有,他心安理得地靠着窗户坐下去,存在感像个气泡一样迅速消失。

一路上楚子航有意无意向他的位置瞟过几眼,路明非既没有摆弄东西也没有睡觉,就只是撑着头看窗外,脸上影子一晃一晃地飘过去,有时会闪得他眨几下眼睛。

那一排座位看上去空旷极了。

 

后来楚子航会把很多东西归结到血统上面去,但他始终觉得路明非与众不同。路明非身上的血之哀似乎一点也不庄严空灵孤寂,但楚子航知道那是一种更加沉重无可解脱的东西。有时候他会以为路明非已经习惯了,但接触之后才发现衰小子大概从没理解过孤独之外的生活状态。他并未因此同情他,也并没有感到自己因为察觉这点而背负了什么责任。

 

他只是一直认为自己可以对路明非再好一些。

 

 

“……然后师兄你就跟我说些什么未来是我的妹子也是我的啥啥啥,哎哟你当时是晕了没听见我笑你啦,”路明非的声音模模糊糊持续着,自己像是走神很久突然被打回现实,“……我是知道师兄你是好意,但你才几岁啊啥都没经历过,还以为自己要壮烈牺牲孤寡一生勒,怎么可能嘛。你那时候还教我怎么泡妹子……喂喂你自己身边到处都是妹子还不开窍才可恨吧!……当然那是因为她们不够好吧,总有一天你会遇到自己的那个妹子啦,然后你肯定就不想死了……就会发现屠龙算个屁啊,自己的人生才是最重要的嘛……”

 

那你呢。楚子航问。

 

“——噶?我啊……我不就继续这样额……打打星际啥的……”絮絮叨叨絮絮叨叨,楚子航什么也没听进去但他直觉路明非在说谎,头越来越疼,四周的景物仿佛都开始晃动,唯有路明非仍然傻坐在缠绕在一起的光影色彩上面,看上去格格不入又安然得让人感觉恐慌。

 

“……没时间了呢师兄。”

 

路明非突然把一根胳膊搭在了自己肩上,轻轻一拖,楚子航感觉整个世界最后晃了一次便安静下来,他斜靠在路明非身上,下巴顶着对方的额头,眼皮下面是对方脸上支棱出来的鼻梁和睫毛,清晰毕现。

他和路明非从来没有这么亲近过,肩靠着肩,呼吸贴着呼吸,他们即使是劫后余生双双把家还也从没这么亲密过,不曾把酒言欢,不曾共述衷肠,他们的交集就像是被贴着标签装在瓶子里那样一眼就看出了数量。但楚子航直觉自己或许看漏了什么,错过了什么。路明非不算是拥抱的拥抱,贴在身上的跳动的胸膛还有体温。还有一些话语。

但他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因为绝对会被讨厌,我原本打算就是死也不会说的哟。”

路明非顿了顿,因为角度关系显得鲜明的嘴角弯了起来。

“不过现在可以说了。我喜欢你啊,楚子航。”

 

一切都崩塌了。

光线,大地,声音,温度,握着他肩膀的手指变成缠绕在一起的彩色光线又扯散在空中,脸孔涣散成大片的让他眼睛发痛的空白,嗖嗖的风声把乱七八糟的句子强行灌进他的耳朵里,连同不断切割着记忆中黑色区域的闪回咒。

“你别死啊师兄,我朋友不多的。”

——连同着孤注一掷的誓言以及牺牲重新将自己填满支撑的生命。

这就是路明非给予他的东西。

 

【无边无际的沉寂中,楚子航意识到自己已经丢失了声音。

但他知道回答是毫无意义的。

他知道路明非从来没有指望过会从他这里得到回应。

而自己也无计可施。】

 

 

 

楚子航在卡塞尔学院的救援船上睁开了眼睛。

他看着舷窗外的蓝色,突然想起昨晚自己在雨中将黑龙王……将路明非斩杀的时候,鲜血把海洋,暴雨和天空都染红了。



END

 

 

后记:

唉……路明非这个人物真是非常难把握。

感觉他内心深处毫无希望或者期待,但是有一点温暖就会巴巴地贴上去,脆弱不堪地生存着。

就连在同人里我也不知道楚子航到底是不是喜欢他。

但是觉得要是他死在楚子航手上,内心一定充满了宁静和安详。

这篇故事来得有点痛苦。

看了江南先生的《龙族》之后,对其中热血朝天但是男主角荒凉孤单的设定(当然是自我流设定)很有感触,是故想要搞点东西来表达一下。

然后因为原作在卖腐还顺其自然收获了CP……男主角和万能师兄……

原作真的很凶残——很凶残——以至俺觉得同人无路可走……总而言之整个空虚的八月,都在用失败的文艺腔和不知道怎么表达的情绪在磨这个生硬又不怎么新颖的同人。

 

不过写完之后还是如释重负,下收。

 



评论(4)

热度(34)

©Lacerat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