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eration

写点小文❤画点小图

蝙超贺年Day.03 Butterfly VS Bat

#又是动物化,又是纯洁童话,老爷又是蝙蝠,不过这次酥皮是蝴蝶,科科

#恐蛙患者最近过得水深火热,看到绿色的图都光速拉过去,但……我也想云养蝙蝠啊!最漂亮的蝴蝶注定要最英俊的蝙蝠拥有【其实跟游戏没关系所以养蛙少女们不要讨厌我

#参加一个贺年活动,活动参与者好少噢,欢迎大家来玩啊……!点击活动TAG轻松参与!美艳太太在线催稿【不是说我,不是

如果克拉克懂得人类的语言和知识,它大概会误以为自己是一只凤蝶——又大又漂亮,耀眼的蓝色翅膀饰以红色条纹,蝶翼内侧镶嵌着黑色圆框形状的保护色——但它其实不懂这些,所以不会产生这种误解。

它不是人类所知的任何一种蝴蝶,甚至并非来自地球。它来自氪星,在那颗已经消失的星星上属于一个不复存在的种族,拥有不为人知的名字。

令人宽慰的是它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件事——它是只蝴蝶,蝴蝶不会感到遗憾。

此时此刻,在它的小世界里只剩下一张非常近,非常大的野兽面庞,沉重的黑色鼻头,裂开一道血红裂缝的尖嘴,还有雪白又恐怖的利齿。

不出意料的话,这应该是它在这世上看到的最后一幕景象。

“妈妈……”蝴蝶发出了比触须还要纤细的悲鸣,“玛莎……”

 

 

“你为什么说那个名字?!”

隆隆低音像是从遥不可及的天幕上降下来的远雷,却只是将它踩在爪下的野兽在怒吼。

“等等,你在说话?”

 

 

布鲁斯觉得自己犯了个错误。

一般来说,蝴蝶这种轻飘飘又没多少肉的小东西并不在它的食谱上,但这一只又蠢又肥,飞得离它打盹的树枝实在太近了,捕猎冲动很难抗拒。

抛开这些不谈,布鲁斯从来没遇到过会说话的食物。真是非常的……倒胃口。

呕。

强行按下娇生惯养的念头和不该产生的好奇心(放轻松,玛莎是个大众名),布鲁斯决定听从自己的野兽本能:尝一尝再说。

既然这东西会说话,事情就简单了许多。

“告诉我……”蝙蝠逼近了自己的点心,“你会掉粉吗?”

 

 

克拉克奄奄一息地上下浮动,从一处草尖飘到另一处,它狼狈极了,像团皱巴巴,湿漉漉的手绢,还……浑身野兽味儿。

没准手绢都比它飞得好些呢。

蝴蝶毫发无伤,内心严重受创,已经到了想要扑在母亲身上瑟瑟发抖的地步。

那只恐怖的……凶残的野兽甚至没耐心等它消化掉那个无礼之极的问题,就咬了它!谢天谢地没咬破也没有很疼……但真的很可怕!然后……然后那家伙把它翻来翻去地舔了一遍!还嚼了嚼它的翅膀!太无礼了!太过分了!

最过分的是,发现它没法入口之后,野兽非常不屑地转身就飞——把浑身狼藉的克拉克丢在了原地。

……它好像还说了什么?

“口感太糟糕了,你难道是橡胶做的吗。”

……克拉克不太理解对方的遣词造句,但它知道自己被侮辱了。

被吃掉和被这样……到底哪一种命运比较悲惨?

蝴蝶陷入了哈姆雷特样式的哲学漩涡。

它在漩涡里跌跌撞撞地飞啊飞,花了比平时多一倍的时间才回到自己的家,迎接它的是母亲,慈爱,温柔……非常惊慌的母亲。

“快逃走吧,克拉克!”母亲从屋檐下朝它呼喊道,“这里已经不安全了!想要伤害你的人就在这里!”

克拉克警觉地停在一丛矢车菊上,小心把翅膀藏在深蓝色花盘之间。

它透过窗户看到了一个并不属于这间农舍的人影,他穿着亮闪闪的衣服,头发颜色也非常鲜艳,还不断做着手势,发出刺耳的声音。这就是那种克拉克绝对不会愿意绕着飞的人类。

陌生的人类手里拿着一个连接着长柄的……网?

它看过人类从水里用网捞起鳟鱼,也看过树上坠落的苹果落进网兜,但这个人手里的网更加奇特,看上去就像是为捕捉更小更脆弱的东西准备的……就像是……

克拉克猛然醒悟过来。

 

 

布鲁斯是被一种异常恼人的响动吵醒的。

非常嘈杂,有些耳熟,大概是一百只蚊子。它的起床气立刻在今天之内第二次地发作了。

啊,不管你是什么,我都要吃了你。蝙蝠冷酷地做了决定,睁开眼睛。

一只非常眼熟的假蝴蝶用至上而下的刁钻角度瞪着它,身后两面翅膀异常努力地扇啊扇。

好端端倒挂着的布鲁斯意识到:一,这只蝴蝶竟然是停在我鼻子上的;二,它果真不掉粉,绝对是塑料制品;三,这家伙的胆子真的很大。

“你总算醒了!明明太阳半个小时前就落山了!”

你是没见过赖床的生物吗。布鲁斯冷漠地看着蝴蝶停下翅膀。它故意打了个呵欠,并满意地看到对方被自己震慑得落荒而——嗯怎么又回来了。滚开,不要抱着我的鼻子。

“你……你必须帮助我!”蝴蝶一鼓作气地聒噪起来,“都是你的错!现在我浑身都是你的味道,我的朋友们全都不敢靠近,我连个求助的对象都找不到!”

那真是太可惜了,如果你的朋友们具有食用价值。

“所以你必须帮我找到一只蝙蝠——!”

蝴蝶毫无必要地呐喊道,夜色中呈现暗蓝的蝶翼激烈扇动,掀起一股奇妙的气流。

这景象倒是有可取之处。

“哥谭森林里神出鬼没的蝙蝠大王,能帮助我的动物就只有它了!如果它的传说是真的,我必须先见到它的同族……”

布鲁斯无情打断了它:“你叫什么名字,孩子?”

“……克拉克。”

“那么克拉克,你觉得我是什么动物?”

脑容量堪忧的昆虫卡住了,苦思冥想片刻之后,它迟疑地回答了布鲁斯:

“呃……田鼠……不!不要咬我!”

 

 

克拉克很想生气,因为它好容易才整理出来的仪表又被布鲁斯给弄得一团糟,这次连触须都打成了乱糟糟的结。

但它实在没有立场生气,因为布鲁斯,也就是蝙蝠大王(没有大王,不要这么叫我)答应要帮助它。

“这片土地上生活着很多珍稀物种,”布鲁斯威压感十足地弓着背匍匐在树枝上,“驱逐非法捕猎者是我们的责任。”

它好像没之前那么可怕了,克拉克目不转睛地看着蝙蝠,想着。是因为我有自信不被它吃掉吗?还是因为它其实不恐怖呢?

一阵悦耳的鸣叫声打断了它的思绪,蓝色知更鸟划过林间夜空,落在了蝴蝶和蝙蝠占据的树枝上。

“这是夜翼,我曾经的学徒。”

“好久不见了,蝙蝠,”知更鸟音调美妙地发表着恐吓言论,“所以这只蝴蝶是给我准备的夜宵吗——唉我开玩笑啦~很高兴见到你噢。”

试图挽回气氛的夜翼绕着克拉克跳来跳去,差一点就把它从树上掀了下去。但空气终于不再停滞了,它们在几分钟后便有说有笑起来。

“所以布鲁斯教会了你什么呢?”

“啊,也就是如何飞得更快,打架更狠,多吃维生素A在夜间看得更远之类的啦。”夜翼整理着自己引以为傲的羽毛,还把喙戳到布鲁斯脖子上的绒毛里,它被一次次推开,却乐此不疲,“所以你没关系吗克拉克,真的要陪我们一起去?”

“我保证不会拖你们后腿的,”蝴蝶绕着动物义警们一圈圈地飞,它的速度的确很可观,夜视能力也不同寻常。布鲁斯断定它绝对不是真的蝴蝶,难道是变异——“而且我的妈妈,我是说我的养母玛莎,我担心它会被你们吓到。”

 

 

布鲁斯被玛莎吓得浑身的毛都竖了起来。

 

它们圆满完成了任务,蝙蝠扑向手无寸铁的人类,制造出足够混乱之后夜翼找准机会狠狠啄了一口他的胳膊——这招百试百灵,人类立刻以为自己被野生蝙蝠咬了,他满嘴乱跑着鼠疫!狂犬病!破伤风——之类的医学术语,冲出门落荒而逃,大概十年之内都不想再亲近大自然。

为什么不直接咬一口?因为布鲁斯是一只拥有不杀人原则的蝙蝠,谢谢。

“这还是个人类幼崽呢……”夜翼带着一点点羞愧落在窗台上目送人类的身影远去,蝙蝠十分享受这种沉默,于是并未告诉学徒它们对付的是人类青少年,比幼崽好欺负多了。

 

如果是弱小愚蠢的蝴蝶……什么样的人类都毫无区别。等待它的命运,只不过是一根穿过胸口的针。

 

走神的蝙蝠落上窗台。

一阵诡异的热风吹过,它抬起头,直直撞进了一双巨大的眼睛。

 

玛莎是匹马。

农家最好的朋友,非常高大,强壮,足以拖动一台拖拉机,它走动的时候大地都在震颤,布鲁斯实在不想承认,但它内心的野兽本能是非常不想接近玛莎的,尤其是像鞭子一样甩来甩去的长尾巴。

“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们才好,”玛莎闭上了湿漉漉的眼睛,让克拉克可以停在自己的眼睑上,它们非常亲密,“克拉克是我在一朵苜蓿上发现的,它小时候可爱极了,我从没见过这么可爱的毛毛虫!糯糯的,还又圆又胖!”

“真不敢相信我竟然错过了这个……”夜翼的声音里充满食欲。意识到这一点的知更鸟赶紧把头埋进了水槽。

布鲁斯忍不住转向克拉克。

蝴蝶看上去并没有向养母告状的意思,它快活地赞扬了一番夜翼和蝙蝠,从而引来玛莎更多的倾情感谢。将所有的美好词藻都用尽之后,它的话题终于转向了正轨:“能请您再帮克拉克一个忙吗,拜托了?”

它忧伤地看着情绪低落下来的养子:“农舍这一带已经不适合克拉克居住了,您能帮它找到一处新的居住地吗?”

老实说,布鲁斯认为克拉克完全具备了充足的野外生存能力,但它实在不忍心用这个借口去拒绝一个母亲。

不过是举爪之劳,布鲁斯。

 

……但它竟然蠢到没有在夜翼开始喧宾夺主之前加以阻止。

 

 

布鲁斯从天而降,用后爪敲了敲玻璃。

年老的男人从书桌前站起身来,打开窗户,放蝙蝠和它的访客入内。

“欢迎回来,布鲁斯少爷……哦,你还带了个朋友。很高兴见到你,漂亮的孩子。”

这似乎是个值得信任的人类,克拉克不失谨慎地选择了一捧插花作为落脚点,然后注视着蝙蝠轻车熟路地巡视一遍大宅房间后,才悠闲地倒挂在设置好的复杂木架上。这装置有很多处供蝙蝠磨牙,挂着或躺着的位置,洗澡的沙盆亮闪闪,还有看上去很新鲜的谷物,水果和饮水。

等等。

“你是只果蝠!”克拉克难以置信地叫道,“而且你还是人类的宠物!”

“胡说八道!”布鲁斯愤怒得啪一声弹开翅膀。“阿尔弗雷德是我的管家而已!我是绝对自由的蝙蝠!”

“那你还攻击我!”

“我是杂食性的哥谭种,”布鲁斯露出其实并不算大的尖牙和磨牙,“如果不是你不长眼睛撞到我脸上……”

“……那你保证不会再想吃我了?”

“哼,”布鲁斯轻蔑地把脸埋进翅膀里,“我才不吃掉在地上的东西。”

“只有宠物才像你这么挑剔。”蝴蝶抢在蝙蝠发火之前飞了起来,这次它停在了一副相框前的水杯上,好奇地观察起照片里的两个人类。

“他们也是你的主人吗?”

“……是我的父亲和母亲,他们研究翼手类动物。我是他们养大的。”蝙蝠闷闷的声音从蝠翼深处传来。

“我可以拜访他们吗?”蝴蝶礼貌地提议道。

“你见不到他们了,克拉克。”

 

我很抱歉。

克拉克内疚地,轻柔地,像花瓣一样飘向布鲁斯,它的翅膀离得这样近,又这样安静,布鲁斯忍不住伸出了自己的爪子,让蝴蝶可以停驻其上。

蝙蝠并不是一种视力良好的动物,但这一次,它看清了蝴蝶身上美妙的纹路——纤弱灵活的触须伸展开来,带着克拉克的信任和善意一下下地触碰着布鲁斯。

布鲁斯突然很庆幸克拉克没有成为自己的盘中餐。

 

“看,阿福给你端了甜水来,”此间的动物主人宣布道,“他愿意投喂你,所以你可以暂时住下。”

“谢谢你,布鲁斯。”此间的客人致谢道,“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才好。”

 

甜水说不定会让蝴蝶变胖,蝙蝠想。

说不定还会改变它的口感,蝙蝠想。

就算到了那一天,我大概也不会吃掉它,我就只……尝一尝味道。

 

今天的蝙蝠先生,也在和自身的野兽本能战斗。

 

 

END

 

 阿福:崽回来了,好开心哦

 阿福:崽啥时候带个蝙蝠妹回来哦 

 

平行世界BONUS

“咦,布鲁斯快看,小布鲁斯带了只蝴蝶回来呢!”

“都说了多少次不要那么叫它。”

“还好是蝴蝶,要是它再和猫混在一起我会真的担心。”

“……”

“呵呵,你不要多想噢。”

JL彩蛋之后我就放不下这个醋王设定了……!

 

 

 

 

 

评论(70)

热度(304)

©Lacerat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