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eration

写点小文❤画点小图

Bon appetit?

#三次元相关。发泄性质。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请不要转载,也不需要给我评论,会很尴尬。有话随便私聊。










让我想一想,让我想一想。

我感觉自己在腐烂。从内部。可能和我最近情绪不稳有关。可能和今晚煮的一碗馄饨有关。

真难吃啊。

我做的饭,实在是太难吃了。

食物能带来多少快乐,就能带来多少痛苦。虽然这两种情绪的持续时间都不长,但是,它们一直会在那里。就像我两年前在厨房打翻了一锅鸡汤,那天我很累,但我想“犒劳”自己,做点“有营养又干净”的食物当第二天的午饭,所以我拖着沉重的脑袋和双手炖了一锅鸡汤。

我花了三个小时然后它闻上去真的很棒,可能是我能做出来的最好吃的东西,我把它从灶台上端下来,然后不知道因为什么,我把它打翻了。所有的汤汁瞬间流进水槽,在我反应过来之前,一滴都不剩。

当时的我并没有蹲在厨房里嚎啕大哭(虽然内心是想的),但那之后,每当我遇到什么不愉快或是搞砸了什么事情——我会听到一种声音,仿佛是一口锅摔倒了,哐当,然后是汩汩的水声,持续了五秒左右。

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实在是让人作呕。

 

*

 

我小时候对大概五十种食物过敏。

我不能吃鸡肉,不能吃牛肉,不能吃大豆,不能吃冰淇淋,不能吃巧克力,不能吃同学们在下课后分着吃那种劣质但是香味扑鼻的小零食。我每天除了吃药就是吃鱼汤面,里面漂浮着另一种鱼做成的肉丸,加上芹菜和生姜,热气腾腾的一碗。

当时觉得没什么,现在我闻到那种味道会反胃。

真难吃啊。

但算什么呢?孩子生病最痛苦的永远是父母亲,他们竭尽全力地生活,花掉一大堆钱,夜里总是起来给我盖被子,就为了不让我在深夜受凉然后发病,为了让我活下去。

付出了这么多代价,他们却只得到了一个……我。

太划不来了。

 

*

 

随着年纪增长,我的身体好很多,可以去异地求学,去上教育质量更好的寄宿学校。算来,我吃了十年的学生食堂。

平心而论,我的中学食堂味道还不错。只是青春期的我面临着另一个问题:发胖。

当时并不知道是激素的原因,我只知道我和同龄的女生吃同样的东西,但我不断发胖。哪怕是假期回家,吃着家人准备的非常可口的饭菜,我也只会担惊受怕,那些食物的美味和热量让我痛苦。

我不再长高,我长出双下巴,我的大腿很粗,我觉得自己的胸和腰和屁股异常丑陋。但环顾四周,大家似乎都没有注意到这些问题,所以我假装我没有问题。

我只是觉得自己很丑。

学业很重,我没有时间锻炼,想减肥只能靠节食,但我做不到。我的食量非常大,少吃一口都会让我饿得睡不着觉。

所以我必须忍受自己的胖和丑,和其他林林总总的痛苦……我无视这些痛苦,我不去解决问题,浑浑噩噩度日,浪费无数光阴,直到雪球越滚越大。

整个青春期,我没有吃到过任何让我开心的东西。

讽刺的是,高考之后的暑假什么事也没发生,但我瘦了二十斤。

 

*

 

我的大学食堂非常难吃,更糟糕的是,学校周围也没什么好吃的东西。

我大概是从那时开始养成了非常糟糕的饮食习惯。

我不吃早饭,经常断食,每周必然坐一小时的车去吃一顿快餐,我热爱垃圾食品,尤其在我发现它们再也不会让我长胖变丑以后。

真奇怪,外表的改变也并没让我变得更加开心。

但是炸鸡让我开心,路边摊让我开心,那些无证摊贩用绝对不可能干净的器材和双手做出来的东西,真好吃啊。如果可以的话,我可以天天吃这些东西。

因为不可以,我选择挨饿。

挨饿让我头脑供血不足,表现得像个傻瓜。但那又怎样呢,傻瓜的生活真快乐。

 

*

 

然后呢?然后我过上了衣食无忧,自给自足的生活。换了一种形式的压力和节奏,好像一切都好起来了。

我可以随时约上朋友,去吃火锅,吃冒菜,吃牛排,吃部队锅,吃拉面,吃海鲜,吃肥肠鸡,吃牛蛙……我爱我所在的城市,我更爱蓬勃发展的外卖产业。

唉,只可惜好景不长。

我又开始发胖了。我还开始了亚健康。

唯一的解决方案:自己做饭。干净,低热量,营养的饮食。哪怕它会占据你很多时间。哪怕它真的很难吃。

我真的好讨厌做饭。

我讨厌生肉,讨厌油烟,讨厌火,讨厌一转身灶台就一团糟,讨厌厨余垃圾……当然,我最讨厌自己的厨艺。

我的父母从外地送各种各样的食材给我。原生态的,没吃过饲料,活着的时候在田野间奔跑的家畜家禽,各种蛋,沾着泥土的新鲜蔬菜……如果他们来看我,还会给我做肉丸,包饺子。

但是我还是好讨厌我做的食物。

怎么可能会好吃,“健康”又“营养”,连味精都不该放,由最蹩脚的厨师做出来的食物,怎么可能比得上重油重料的垃圾食品,怎么可能比得过放满香辛料的火锅,甚至比不上飞着苍蝇的摊位上一碗再简陋不过的素面。

而且我总是很累。

我总是不想做饭。

每当我打开冰箱,看着那些食材……它们就像是在提醒我,啊,你是多么的叫人失望,你叫你自己失望,你叫你的父母失望,你甚至叫一块从猪身上割下来的鲜肉失望。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

最糟糕的是我忘记自己解冻了什么东西,过去好几天才发现,打开冰箱扑面而来的那种味道。

我不得不一次次丢掉父母给我的爱。

我的厨房,或是冰箱,装载着正确,而我所做的一切,无疑都是错误。

这种感觉还真是怪熟悉的。

……可是真的好痛苦啊。做饭。

好痛苦啊。正确地活着。

 

*

 

我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

便宜一点,去报个厨艺培训班。

贵一点,雇个厨师。

不过真的有必要吗?难道不是我脑袋里乱七八糟的杂念,或者压力,或者荷尔蒙引发了这篇……言辞夸张,自怨自艾的文字,假装自己站在一束不存在的灯光下,唱起无人问津的歌曲?

或许吧。

这些琐碎的痛苦不是永恒的,伴随我们一生的东西吗。

我还以为自己早就习惯了。

话说这到底是什么,这个——到底算得上是痛苦吗?它配吗?

我配吗?

 

*

 

现在我头脑很清醒了。

我要辩证地看待这个问题。

首先,我还是可以暴饮暴食,我也可以叫外卖。

然后,我要做饭。

接受现实吧Loser,我还没脱离自己给自己做饭的阶级。

其实仔细想想,好像也……不是那么难吃。

吧。

我回忆了一下,被迫在家里用自己做的东西招待朋友的时候,我满怀愧疚,他们的反应却很平常。还不错啊?客人们会这样说,然后把碗里的东西吃完。

再回忆一下,我和当年的同学谈论起我自己的时候,我开玩笑一般吐槽自己曾经是多么痴肥,丑陋,油腻……

他说:

不会啊,我不觉得啊。

 

这些话是真的吗?

如果是的话。

是因为忙于厌恶自己,我才没有发现吧。

 

*

 

It can be possible.

自我厌弃并积极地活着。

毕竟我是……真的,非常喜欢,哼着歌走进厨房,轻松地备餐,愉快地搅拌,认真地烹调,即使失败也轻松一笑,仿佛发着光一样,美好的料理和厨师啊。有这样的念头在,一定能……下去吧。

祝我们都胃口好。



评论(12)

热度(244)

©Laceration | Powered by LOFTER